首页 - 深圳教育 - 用儿童视角 建设儿童友好城市

用儿童视角 建设儿童友好城市

发布时间:2022-07-14  分类:深圳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4650

张馨月英国注册建筑师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拓展中心设计助理在过去的70年中,全球城镇化率从战后的30%增长到了2020年的56.2% ,这一数字预计到2050年还将上升至68%,世界上更将有70%的儿童生活在城市地区。快速城镇化让人类历史上长期形成的儿童成长路径脱离了原来的乡村发展轨道;与此同时,人们对城市建成环境的理论建构和实践研究也逐渐兴起。国际儿童友好城市建设的序幕城市的发展及其背后的理论模型一直与儿童、家庭和社会福祉有着联系。维多利亚时期英国城市的恶劣生存环境激发了花园城市运动,一时间世界各地都奉郊区为“圣地”,是家庭对清洁、安全、绿色社区生活渴望的体现。1880-1920年间的美国“游戏场运动”便以儿童游戏场为媒介,在美国社会发起了一场涉及教育、社会改革、儿童福利等领域的广泛运动。1943年,世界第一个冒险游戏场(Skrammelllegepladsen Emdrup,又称“垃圾游戏场”,常被称为“游戏的发源地”)在丹麦哥本哈根的一个社区中建成,旨在让生活在城市中的儿童能够像生活在农村地区的儿童一样,在没有成人干预的情况下有机会免费使用废弃材料和工具来创造自己的作品。二战过后,儿童友好空间的相关研究趋于成熟,逐渐从地方性的多元实践转为对整个儿童友好体系的建构,希望通过为儿童争取城镇化过程中被剥夺的权利,以实现儿童友好城市工作的全面推进。美国著名社会活动家简·雅各布斯和城市规划学家凯文·林奇曾经就城市儿童和家庭的前景提出了更为积极的看法,其中后者在1968年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同牵头发起“在城市中成长(Growing Up in the City)”。在项目实行的10年间针对当时正在经历城市化的地区进行与儿童发展关系的比较研究,该项目之后成为了1996年联合国提出的“儿童友好城市倡议” 的基础,就此拉开了我们今天熟知的全球儿童友好城市建设运动的序幕。将儿童的声音纳入城市决策体系中2016年10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第三届联合国住房和城市可持续发展大会(简称“人居三”)上发布一项题为“你对人居的看法”的问卷调查报告,对来自65个国家的35000名儿童和青少年对城市生活中常见问题的意见进行结构性梳理:公共服务:30%的儿童表示他们所在的城市在健康、保护和教育方面的服务不足。安全保障:25%的儿童表示其城市生活缺乏安全感:半数的儿童主要关心的问题为犯罪;超过40%的儿童在公共空间中行走时感到不安;一半的受访者在身边见过童工或乞讨的儿童。社会包容:50%的儿童认为受到了歧视,只有26%的受访者表示成人或相关机构听取了他们的意见。环境风险:40%的儿童认为他们的城市对建设健康的环境、控制有毒气体排放、垃圾循环利用或节约能源等问题并不关心;超过50%的儿童认为他们的城市没有做好应对自然灾害的准备。儿童需求优先级排序:就医(80%)、上学(70%)、更加安全的环境(65%)、与家人和朋友距离更近(55%)。尽管世界上每座城市各自禀赋不一的情况意味着不存在一蹴而就的问题解决方法,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将儿童的声音纳入城市决策体系中也可谓是从“治本”的角度开出的“万用良方”了。在儿基会2018年发布的《儿童友好型城市规划手册》中,进一步提出了10项“儿童权利和城市规划原则”,从政治赋权、土地权属、城市公共体系和安全体系等领域提出儿童权益保障的指导方针,为全球各个城市提供了一个既标准、又不失在地性的城市参照体系和行动框架。从“一米高度”看儿童之城建设儿童友好城市在空间规划和建设以外,还需要城市为其建立一个全面的体系,包括儿童的权利保障、公共参与、公共服务体系等一系列涉及法律、行政、管理等各个部门的支持和协同。深圳作为一个年轻的城市,不仅要请得了人才,还需要留得住人才。对年轻家庭的育儿支持无疑已经成为提升城市竞争力的重要因素,深圳在此方面也当仁不让地做出了积极的示范。从上世纪末开始,深圳官方相继发布了《九十年代深圳市儿童发展规划》《深圳市儿童发展规划(2001-2010年)》《深圳市儿童发展规划(2011-2020年)》。2016年5月31日,在联合国“儿童友好型城市倡议(Child Friendly City Initiative)”提出20周年之际,深圳率先宣布建设全国首个儿童友好型城市。2018年,深圳又印发了《深圳市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战略规划(2018-2035年)》,提出了相应目标、城市策略体系和保障措施,坚持“从一米高度看城市” 。“一米高度”视角下的出行体验往往是最引人关注的,这也是联合国十项“儿童权利和城市规划原则”中明确提出在交通系统方面城市需要保障的儿童独立出行能力和权利。深圳市在2018年出台《深圳市儿童友好型社区建设指引》,强调了儿童出行安全并提出打造“儿童友好步行路径”概念,通过实施一系列城市道路设计标准和策略保障儿童出行的深圳娱乐安全性、便利性和多功能性。以宝安区福海街道为例,该地区为深圳传统制造业片区,曾经存在着大量“儿童不友好”空间弊端,如:公共服务设施缺乏、人车交通混杂度高等。对此,街道多个社区作为“儿童友好型街道”试点单位开始就“社区创新空间、服务、政策”三方面展开系列行动,其中新和社区推出“1+8+6”空间结构——构建1个15分钟儿童友好出行圈、设置8条结合儿童上下学路线的步行巴士路线、两类步行路径共串联6处趣味节点,将文化、游戏、康体、教育等功能整合在一起。除此之外,深圳通过更广泛的制度建构鼓励儿童参与城市建设以达到“一米视角”建设“一米空间”,成立各级儿童议事会119个,支持儿童开展“我与我的城市”系列互动活动,提高儿童参与社区、学校等空间的共建意识和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城市规划是一个强有力的介入工具,能够从物理空间的角度为适老和儿童友好城市的建设提供有力的保障。而在特殊群体中,学龄前儿童的发展已被大量研究证明具有极高的社会机会成本,关注和顺应该群体的需求将为我国带来不可估量的经济、教育、安全等全方位的红利,进一步促进长期社会公平和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