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资讯 - 他笔下的深圳 我想去

他笔下的深圳 我想去

发布时间:2022-07-19  分类:深圳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6524

在深圳,一对情侣依偎在一起。/unsplash我们的城市正在等待更多的叙述和写作。作者| L作家邓一光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和21世纪前十年没有从事过任何创作活动。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出现了一些问题,对写作本身充满了怀疑。上一次中断写作是在2006年到2010年。其间,他只写过一个短篇,其余时间,他不看文学书籍,也不与写作的朋友交往。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1年元旦晚上。当天,一个朋友打电话给他拜年。两个人聊了一会,突然朋友问:“你还写小说吗?”邓一光脱口而出,“写。”但之后,邓一光沉默了。他习惯了没有故事的生活,如果他的朋友不问,他可能很久都不会想起那些小说。邓一光告诉朋友,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当他说“回来”的时候,他指的是重新开始写作。邓一光说,“我需要重新建立我与自己和外界的关系,这只能通过写作来完成。这是唯一的原因。”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拍了一张窗边的天际线。拍完之后,他打开电脑,写下了他到深圳后的第一个故事。那天晚上,他拨通了朋友的电话,说:“我回来了。”2018年9月29日,深圳。一个人坐在地上晒太阳。/刘友志此后,他在深圳写的作品越来越多,好评如潮。有人说邓一光的小说是“深圳的现象级写作”,也有人换一种说法,说“深圳给了文坛一个新的邓一光”。评论家杨在分析文章中写道:“深圳在邓一光笔下只是作为一种面具而存在。借助这些面具,邓一光解构了一种媒介乃至意识形态意义上的“深圳写作”.他不是在写深圳,他是在写任何一个“后首都”.这才是真正的现代都市写作,和具体的城市无关(其实邓一光刚开始写作的时候就有涉猎都市题材。小说集《孽犬阿格龙》 《红色贝雷帽》和小说《家在三峡》都是描写城市里的人和事。后来邓一光的《父亲是个兵》 《我是太阳》等历史军事题材的小说被人们广泛关注。有人认为这位作家的创作发生了变化。然而,在邓一光自己看来,事实并非如此。他说,“写了城市之后,回到历史源头之后,我开始写历史题材。我的创作是两个主题的交替,我还是这样写。“然而,每个故事讲完后,他总有离开它,进入另一个故事的冲动。在他眼里,这是一种作品之间的联系。至于《深圳新闻》为什么爱写深圳,爱描写城市生活,邓一光认为,深圳不仅是他的生活环境,更是一种认知元素,出现在故事里很正常。他说,“写现实生活中的居住地不是我的写作动力。我写第一个故事的时候就说过,我要为自己写一部个人的城市史。“《花朵脸》邓一光著花城出版社,2022年4月近日,邓一光新作《花朵脸》由花城出版社出版。以下是《新周刊》与邓一光的对话。深圳的复杂还缺少一个完整的说法《新周刊》:在人们的刻板印象中,深圳可能更多的是和商业有关。当你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城市是什么样的状态?邓一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一个七大主题的创意城市网络,其中“设计之都”是最具竞争力的板块。中国四个城市入选,深圳第一。而阅读,深圳是中国阅读氛围最浓的城市,拥有——6个超大书城,1309个图书馆,306个自助图书馆。成年居民阅读率为85.4%,高于国内公民综合阅读率4.1个百分点。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这座城市“全球全民阅读示范城市”,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获此殊荣的城市,而这些并不仅仅指向商业。我来深圳的时候,正赶上全球经济危机。但深圳却提前几年拥抱科技,痛苦地完成了蝶变,很快成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全球创意工程师最多的城市。来深圳之前,我做了一个攻略。我知道这座城市曾试图建立“文化立市”的市场政策,但由于种种原因,后来改为“科技立市”。我对“科学”感兴趣,它指的是科学。它是人类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知识体系。它的基础是发现自然和人类社会的事实以及与现象的关系。我希望我的家人生活在这样的城市。《新周刊》:最近两年你写深圳的时候和你写《深圳在北纬22272252》 《在龙华跳舞的两个原则》的时候有什么不同?邓一光:来到深圳后的第三年,我恢复了写作,两年收集了一本书,发表了五篇短篇小说。两年前《坐着坐着天就黑了》聚焦生活暗流下的百姓。这两年,人们纪念的是这座城市40年的梦想和辉煌,我也是,但我纪念的不是这座城市,而是我未曾谋面的个体生命,也就是你所看到的《花朵脸》。深圳是中国出境口岸最多的开放创新城市。/unsplash 《新周刊》:你在书中写道:“这是一座了不起的城市,成就了无数,它也没有亏待我,否则我不可能还留在城中村。”你认为这座城市最棒的地方是什么?邓一光:那句话是故事主人公说的,不代表我的观点。但是像深圳这样的城市在中国是从来没有过的。这座城市承担着打开国门、回归世界的任务,成为试验场,肩负着为制度创新和扩大开放提供试验和示范的使命。可以说是我们进入现代社会的一次“云破”,是一次生存突破。这样的城市没有经验可引,只能以开放、多元、外向的方式拥抱世界。有一组数据人们可能不知道:——深圳是中国出境口岸最多、出境人数最多、外籍居民最多、出国留学居民比例最大的城市。200万深圳人,几百万人出境成为日常。这些都是表象,是有一些观念、意识、行为、生活模式支撑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一个完整的关于其复杂程度的说法。大多数人都有本地和城市的生活经历。《新周刊》:这个城市的文艺故事和你之前生活过的武汉等地有什么异同?邓一光:有三个城市是我长期居住的地方。一是西南的重庆,一是中原的武汉,然后就是南海边的深圳,三地差异性很大,会有不一样的体验和故事。《新周刊》:一个写作者与居住地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邓一光:写作者外化成居住地代言人或者某种符号是一种文化现象,古典写作和现代写作中都留下了例子。到了当代,写作者与居住地的关系加入了两个背景——城市化和移民时代。写作者喜欢所在的居住地,或者不得已被生活束缚在居住地上,这些与其他人没有区别,真正的区别体现在精神领地建造的内涵上。“居住地”这个词在法律上和文学中的理解和解释不同,民法上,居住地有个“合理”限制,文学没有。通常情况下,优秀的写作者与居住地一般都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接近居住地的部分是肉身,与居住地间离的部分是对现实的质疑、批判和建设。《新周刊》:过往一段时间,人们似乎更青睐乡土文学,但最近几年,城市文学越发受到关注,你怎样看待这种现象呢?邓一光:试试把人们的生活史、心路历程和创作史连起来观察,就容易理解了。城市化是当代社会现实。以中国为例,40年前我国城镇人口1.7亿人,乡村人口约12亿人;现在城镇人口8亿多人,我国超过一半人过着离开乡土进入城市的生活。作为宿命,乡土是多数当代人根文化和个体成长经历的源头,城市生活则是他们的当下经历和现实经验,人们多数拥有乡土和城市两种生命经验,乡土讲述和城市讲述在当代并存。乡土讲述对人们早已不是新鲜的经验,在作为观察样板的非虚构之外,目前也看不出虚构能提供更多新鲜经验的可能。同时,中国城市史数千年,大规模城市建设也有半个世纪,城市生活的复杂性和经验匮乏迫使人们关注,这可能是城市文学和乡土文学盛衰的原因之一。△作家邓一光。/ 图片由被访者提供作为城市居民,动物和人类有同样的困境《新周刊》:《带你们去看灯光秀》《纪念日》《花朵脸》等篇目的背景都设置在了当下,你觉得今天的状况对于人们的现实生活与精神世界都有哪些影响?作为写作者,在此期间,你的关注和表达方向是否有所改变?邓一光:新冠病毒改变了世界,破坏了几百年来人类建立起的人际关系、人与族群和社会的关系、人与自身生命的关系,人类凭借自身意志自我支配行动的终极理想受到重创。变化如此巨大,写作还很难深度涉及,但这三年我还是写了一点东西,记录下文字所在的时代氛围。《新周刊》:书中的《像一块即将消失的陨石》是以动物的视角来进行书写的,你似乎始终都对这种类型比较感兴趣。你觉得这种书写最迷人的地方是什么?邓一光:那是一篇他者小说。说起故事的起因,我离深圳湾不远,那里有红树林限制类红线区,还有海洋生态红线区、幼鱼幼虾保护区,是候鸟的栖息地,我来深圳后第一个故事就是以它为背景。2020年春天,政府准备在深圳湾疏浚航道,让观光船驶入岸边。要知道,因为人类的入侵,深圳湾的生态已经十分脆弱了,疏浚工程和它想促成的观光线路对深圳湾是一次不可逆转的巨大破坏。我知道后非常气愤,写下了这个故事,这是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直抒胸臆的写作。后来我知道了,深圳湾疏浚工程不光存在严重的环评造假问题,环评报告还是抄袭的。荷尔德林在他的《塔楼之诗》里写到“自然的光辉是更高的显像”,但那样的影像只属于海德格尔眼里人类唯一的诗人。一般来说,动物在我的故事里不表现自然的“金色盛况”,作为城市居民,它们有着和人类同样的困境。宠物有犬证和猫证,其他动物部分有《野生动物保护法》或《反虐待动物法》保护,看上去人们因为孤独和对同类的不信任创造出一幅种群彼此依赖的场景。但我从根本上怀疑,人们在进入“硅人时代”之前,恐怕会先于智能技术而丧失掉自己。这样的故事谈不上迷人,是忧伤和悲哀的。△城市中的流浪猫。/unsplash《新周刊》:平时你会比较在意观察深圳城区的动物吗?你觉得哪些动物与这座城市的联结最深?邓一光:如果你有观察昆虫的习惯就会发现,即使在城市里,人类也不是数量最多的物种。深圳是海洋城市,这种观察还可以延伸到鱼类和鸟类。当然,你也可以不以数量取胜,去找数量不多的豹猫、白鹇、黑鹳、白海豚、黑脸琵鹭,以及鲸鱼“小布”。顺便说一下,最近动植物数量在激增,观察样本比以前多了不少。和城市联结最深的动物,恐怕全世界都一样——宠物和流浪猫狗,还有哺乳动物老鼠和节肢动物螨。我故事中的主人公多是寻找生存条件的流浪者和寻找灵魂的漂泊者,人和动物皆如此。我曾提交过一份建立市级流浪猫狗收容站的建议。我理解,现代化是一种沙滩上的狂奔运动,稍微慢下来,脚就被水淹没了。本文首发于《新周刊》614 期原标题:《作家邓一光:与城市若即若离》作者:L·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