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新闻 - 让技能人才“招得来、留得住、发展得好”深圳探索产业工人培养全链条

让技能人才“招得来、留得住、发展得好”深圳探索产业工人培养全链条

发布时间:2022-07-19  分类:深圳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9934

南方财经全媒体见习记者陈思琦深圳报道“技能型人才只有招得进、留得住、发展得好,才能最终实现个人成长、企业发展、社会进步的双赢。”7月12日下午,深圳市CPPCC社会法制与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总工会召集人顾成在深圳市总工会举办的“深度访谈”上说。座谈会邀请了CPPCC委员、企业代表、总工会职业院校代表,以“如何以‘三项工程’为重点,建设技能型城市,充分发挥企业在技能型人才培养中的主体作用”为主题,进行了深入探讨。近年来,深圳高水平推进“粤菜大师”、“广东技师”、“南粤家政”三大工程,带动就业和服务业成效显著。截至2021年底,深圳技能人才总量达到398.58万人,其中高技能人才143.26万人,占比35.94%。然而,人才流失率高、社会认可度低、职业晋升渠道有限等问题长期制约着深圳建设技能人才高地的步伐。针对这些问题,深圳市总工会基层组织建设和经济工作部部长张表示,要建立健全技能人才培养体系、技能竞赛体系和荣誉体系,加快形成产业工人队伍培养的良性循环。实现新一代技能型人才的自我价值人社部此前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100大岗位》显示,车工、包装工、焊工、汽车生产线操作工等制造业岗位短缺持续,制造业从业人员向服务业转移的现象越来越明显。据人社部估算,到2025年,我国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人才需求缺口近3000万。“经常有公司跟我们说,深圳旅游很难招到工人,也很难留住人。能在工厂待两年的年轻人,在企业眼里是非常难得的。”深圳市CPPCC委员、龙岗区坂田街道职业工会工作者顾凤琦在“深度聊天”上说。据顾凤岐观察,一些制造厂的技术工人平均年龄在40到45岁,30岁以下的技能人才流动性很强。在与青年工作者交流的过程中,顾凤岐发现,年轻人往往有很多好的想法,有明确的理想、信念和追求。但由于部分企业规章制度相对僵化,未能将专业技能水平与工资和上升渠道挂钩。导致新一代技能人才的自我价值难以实现,自然对成为产业工人有所顾虑。工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社会对产业工人的认知和评价。深圳市CPPCC委员、深圳天安云谷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梁彦明表示,在社会的固有认知中,只有少部分处于管理层、拿着高薪、或获得“鹏城工匠”等头衔的产业工人被称为“高质量就业”,而大量长期从事基础工作的普通工人很难得到关注。这种单一的评价体系也会导致年轻人对“进厂”望而却步。富士康大学校长谢建中提供了一组数据。深圳富士康工厂每年招聘应届毕业生约1600人,大专毕业生约2500人,但招聘的员工鲜有深圳本地职业院校毕业的。以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为例,该校很多专业,如机械设计制造、汽车电子技术等,都与制造业高度相关。谢建中透露,深圳职业院校在培养技能型人才方面投入巨大,平均每个学生每年的培训费用约为10万元。此外,富士康每年花费约1.5亿元用于培训技术工人。如果年轻的技术人才不愿意从事职业咨询 具体来说,围绕“粤菜大师”、“广东技师”、“南粤家政”三个项目,产业工人在就业之初就可以通过深圳市第三职业技术学校等平台得到针对性的培训,技能提升的效果通过一系列的职业技能竞赛来检验。根据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21年10月发布的《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征求意见稿)》,深圳将完善多层次职业技能竞赛体系,紧密结合全市产业发展方向和企业生产实际,健全以世界技能大赛为标杆,以全国职业技能大赛为龙头,以国家级、省级行业技能大赛为主体,以市级一流职业技能大赛为基础的竞赛体系。张说,一方面,职业技能大赛的内容将与企业对接,与企业战略发展需求紧密结合;另一方面,以比赛为契机,员工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学以致用,有效提升技能,同时也可以获得相应的荣誉。据张介绍,通过大赛选拔出的具有较强技术能力、专业能力、创新能力、管理能力的技能人才,有机会加入劳模、工匠创新工作室。在工作得到认可和提升的同时,劳模和工匠可以进一步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吸引新员工进入培训体系,从而形成培养技能型人才的完整链条。据了解,深圳市人社局于5月初正式启动2022年深圳“鹏城工匠”评选申报工作。“鹏城工匠”是指深圳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现代服务业、优势传统产业中具有工匠精神、技艺精湛的优秀高技能人才。每年选拔人才不超过10人。多位委员在会上指出,在“鹏城工匠”的基础上,技能人才荣誉评价体系可以向更多元化、覆盖面更广的方向发展。张表示,深圳市总工会计划开展“深圳工匠”评选,每年通过技能竞赛等渠道选拔300-500名技术工人,并设置两年培育期,通过参加更高层次的技能竞赛、开展技术创新工作、开展师徒辅导等方式,引导人才在产业工人中发挥更“接地气”的激励作用。“‘深圳工匠’就在大家身边,扎根基层的小工人的故事往往更能打动人心,更能激发普通工人奋发向上的斗志。同时,‘深圳工匠’也可以成为‘鹏城工匠’选拔的优秀人才库,这将是荣誉制度的一个创新。”张对解释道。顾凤岐进一步指出,依托劳模、工匠人才创新工作室,企业在通过劳模、工匠向青年技术人员传递职业素养的同时,要同步为做出成绩的员工提供相应的报酬。遇。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21年4月,深圳市人社局就印发了《关于做好我市技能人才薪酬分配指引工作的通知》,明确企业应在工资结构中设置体现技术技能价值的工资单元,强化技能价值激励导向,建立基于岗位价值、能力素质、业绩贡献的工资收入分配制度,切实提高技能人才工资待遇,实现技高者多得,多劳者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