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招聘 - 宋世强解读“中国电子第一街”:华强北野蛮生长背后的创新力量

宋世强解读“中国电子第一街”:华强北野蛮生长背后的创新力量

发布时间:2022-07-20  分类:深圳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5218

位于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的华强北,是展示深圳经济特区改革开放成就的一张名片。与北京的“中关村”一起,被称为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两大中心,一南一北。强北商圈核心区面积约1.45平方公里,是中国电子商会授予的“中国电子第一街”,是商业繁荣的重点。华强北商圈拥有50多个专业市场,服务于周边社区和深圳市民,具有独特的商业特色和独特魅力。强北现有企业6万余家(其中规范企业约600家),个体工商户4万余家,从业人员近30万人,年交易额约2000亿元。不含税的现金交易额可以和著名的粤海街相提并论。华强北创造了很多商业奇迹,从“华强北一米柜台”走出了50多个亿万富翁;当时,万家百货的效率是全世界最高的,超市面积达3000平方米,日营业额高达300万元。华强北全盛时期每天客流量50多万,电子市场9平米的店,喝个茶就要30多万。改造后的华强北,以崭新的面貌,成为中国经济特区深圳皇冠上一颗耀眼的明珠。当深圳抓住改革开放的机遇,从一个海滨小镇发展成为国际顶级大都市。华强北利用好之前的优势,凭借华强北的创新精神,成为深圳经济发展的一张靓丽名片。华强北商业研究专家、萨科微CEO宋世强多年来一直密切关注华强北的发展。他说,华强北繁荣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中国大陆打开改革开放的大门时,华强北刚刚承接了第三次国际产业转移,利用了外资和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管理。深圳依托香港,政策红利,吸引内地劳动力红利,率先发展起来。随着中国逐渐成为世界加工厂,也成为电子信息产业产供销全产业链的工业强国。同时,社会进入电气化、信息化时代,主要生产资料半导体的消费呈爆发式增长,这是华强北发展繁荣的独特背景!空间也有利于华强北的发展,华强北位于深圳福田区,毗邻香港。资源会生根发芽,然后展开枝叶。深圳还靠近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那里的主要半导体制造商的代理和代理商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站是深圳。粤东的陈店、贵屿等镇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加工处理外来电子垃圾,但产业低端生态链支撑不够,旧货翻新电子元器件只能在华强北卖,每天都有几辆客货混装的大巴直达华强北。浙江乐清连接器小开关、台州玉环五金、东莞虎门连接器电线电缆等产品,采用前店后厂的方式,在华强北设立专卖店或小专柜。有珠三角较早发展起来的家庭作坊和乡村经济。大部分从事小家电等行业,对电子元器件的需求较小。华强北专柜只是给他们提供配套的电子元器件,在华强北统称为“经销”业务。客户BOM上的所有二极管三极管mos晶体管晶体振荡器磁珠电感连接器都可以完全匹配,提供全品类一站式保姆服务。电子元器件具有体积小、价值高、标准高、型号准确、运输储存方便等特点。华强北的商户可以服务于长三角、全中国、东南亚和东南亚的客户 综上所述,在没有外界指令的情况下,系统自动从低级无序变为高级有序,并按照一定的规则形成一定的结构或功能。互不干涉、开放的系统、无序而复杂的互动成为市场秩序,这是自组织社会系统的关键要素。深圳是典型的小政府大市民模式,公务员比例全国最低。尊重市场和政府带头守法,做好守夜人和服务者。华强北的良性发展与政府干预少有关。深圳开埠的时候,新来的都是外地人,没有资本,没有职业,没有技术,没有组织,没有商业模式,没有很多本地人形成的垄断。这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社会体系。“华强北的人来了”。大家从零开始,以家乡、血缘、产业、商业合作等禀赋随机聚集在一起,再以利益分配、产业聚集、配套产业链、市场分工的发展,沉淀出高效有序的市场化个体。华强北的个体户们看似各自为政,单打独斗,但通过高效的信息组织和利益分配,华强北独特的市场秩序通过各种习惯和方式的选择逐渐生成和强化,让大家紧密合作,协同发展。哈耶克认为,市场经济秩序的自发产生是社会经济自发演化的最新进展,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有效率的经济结构体系。其实华北的小柜台是极其厉害的,是不可小觑的蚁兵。经济学家哈耶克说过,经济问题最重要的是对零散信息的发现和利用。华强北有4万多个体户,电子元器件常用型号有上百万种。高峰时每天有50多万客人或游客,确实会有海量的信息。每一件事都有巨大的信息量,这使得华强北成为最好的信息交流中心。信息利用后,会有商机催化各种业态。没有事先和机械的规划,没有秩序,没有垄断,没有勒索等干扰因素。一切都是由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推动的。以交易为中心,以利润为信号,以价格为工具,以致富为激励,在华强北形成一个信息反馈系统,协调一个具有自发秩序和可持续发展内在动力的自由市场。自由市场理论是当代经济学家陆国强提出的。在研究了东亚经济体近年来的成就后,他们得出结论,他们的经济成功是由于政府干预最少,例如政府对价格、外贸和外汇的控制很少或没有。政府所做的是为民营企业的生产经营提供一个合适的环境,即最大限度地发挥民营经济和自由市场机制的作用。华强北也是这样的模式。三、华强北较好的产业基础华强北沉淀了特色鲜明的产业基础,深厚圳由“三来一补”的加工业发家,开始转型是提出的支柱产业还是钟表、服装、眼镜等,这些行业在偏远地还可以寻觅到。深圳市电子商会程一木秘书长,是德高望重的老华强北人,他在赛格、华强集团高层任职,一路走来是华强北发展和辉煌见证者。华强北早期是上步工业区的一部分,规划建设以电子工业、来料加工为主的“内引外联”工业区。国家调拨中央各部委在此投资建设,建设形成“块状分割”大街区工业空间,超过100家合资企业在此工业区投资。企业家合影。吴波、程一木、宋仕强(从左至右)程一木先生说,上步工业区是以电子行业为主体,包括轻工、纺织行业的工业园区。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步华强北片区是深圳的产业高地,集中了深圳最密集最高端的产业资源。市属国企六大工业企业集团有五家的总部就在上步片区,中央各部委在深圳的投资也扎堆集中在上步工业区。在此基础上,华强北在九十年代孕育了深圳最早一批科技创新企业。最早的深圳证券交易所也在上步,在华强北汇集了近百家证券业务部,被称为“深圳的证券一条街”。深纺大厦二楼,有全国首创深圳独有的“人才大市场”,现在叫线下招聘会,每天有几百家招聘单位和成千上万怀揣淘金梦的求职者,也为华强北带来人气。在房地产市场“四朵金花”之一的金地集团,当时办公室就在深纺大厦。四、华强北精神之创新敢闯华强北的兴起,离不开创新精神。在华强北个体户经营是标配。柯兹纳认为企业家本质就是倒买倒卖,在传统印象中,倒买倒卖是投机是空手套白狼,而实际上,倒买倒卖对市场有序运作有重要的作用,是对大宗商品货物、标准化和规范化交易的补充和调节,可实现要素有效组织和资源合理配置,提高社会效率降低社会成本。萨科微宋仕强认为,华强北小柜台提供的个性化服务,基本原理是把海量电子元器件信息搜集清洗加工整理脱敏后再销售的过程,本身就是独特的商品。在财富的召唤下,深圳市乃至华强北外来人口持续性的增加带来激烈的竞争,移民群体天生有敢闯敢干的气质,在华强北占绝大多数的潮汕老板以强横敢拼著称,广东有“不是猛龙不过江”的谚语,这些都已经融入了华强北精神!在华强北作家谢嘉鹏的大作《父亲的三万块强》中,大家可以在主人公“败家子”的身上,管中窥豹看到华强北草根出身的老板们永不言败的精神。华强集团多年前搞数据信息创新,程一木、吴波负责在华强北推出“华强北价格指数”,他们在华强北380个店铺布了信息采集点。华强集团还搞金融创新,准备在华强北成立“深圳电子商品交易所”,向深圳市金融办提交了申报材料,但因为华强北的电子信息过于分散、单品的商品交易额太小而作罢!深圳有创新和敢闯的大环境,不仅是蛇口开发的开山炮,和土地拍卖的落槌声。在华强北,体现市场里面的小铺位小柜台,作为基本经营单位可注册公司可交税可开发票,发展好就可以升级为一般纳税人!华强北电子市场的小铺位小柜台的使用空间,被分割开来销售可办理独立产权,也是深圳市和华强北首创。降低门槛,让每个人有机会有资格当老板,激活社会基本单元,这也是创新!这些小柜台小公司,发展出大族激光、金正、洪恩软件、神舟电脑及江波龙、美隆电子、萨科微半导体、金航标电子、科信半导体等知名企业或者有竞争力有潜力的企业,华强北也诞生了腾讯等特大企业。华强北的优势,在于形成的生态资源的共享,和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迭代式创新。华强北的资源共享,形成了华强北的规模效应和综合成本洼地,提升了华强北的总体议价能力。同时由于资源共享,也促成了华强北生产供应链的延伸,促使各种资源的专业化细致化,形成了更加专业的创新生态体系,是华强北最宝贵的财富。华强北创新模式被北京中关村学习模仿,中发市场、海龙大厦也是据此发展起来的,还孕育出了京东这样的大集团。华强北还有其他创新模式,如电子元器件最小包装常为3、5千个,但是维修和新品打样常常只要几个几十个,就有华强北商家把电容电阻二极管等小东西剪成10个50个来配套销售。虽然客单量少,好在华强北客流量大毛利也不错,小创新提供解决方案也是华强北的重要竞争力!华强北顺电(早期叫顺德家电)的家电医院,为客户配套提供不起眼的维修小零件,几块钱解决几百块几千块的大问题,这也是创新的价值。华强北电子市场,是深圳电子产业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深圳电子信息产业创新体系的重要环节。五、华强北电子一条街华强北是电子元器件集散地、电子交易中心、电子元器件的蓄水池,这些是华强北的主要功能。华强北电子市场的门店和柜台,是“前店后厂”模式的延伸和发展。在华强北都会100大厦的四楼,大多是温州人在卖微型连接器小电气开关等产品,他们经常用家乡话谈生意。在华强北一米小柜台后的老板娘,可能背后是一个家族一个村一个行业甚至有遍布海外的老乡和亲戚,蕴含的信息量非常大,所以他们的生意也非常好。在华强北可以完成品牌广告、产品展示、信息采集、实物体验、价格对比、商务洽谈、钱货交割、物流配送等一条龙配套,可以一站式采购齐全物料,还可以淘到稀缺东西。潮汕的电子元器件进口尾货、萨科微“slkor”品牌的场效应管、浙江慈溪的连接器电子开关、温州的接插件、金航标“kinghelm”的北斗天线连接器、欧美OEM大公司的库存料等等。华强北还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真实有效高频交易的市场,有需求和供给转化率高的对接,也有供求失衡带来价格同频波动的信号刺激,也带来华强北生命力和想象力。电子元器件交易,要求品牌型号等信息非常精准才可以匹配,也就有了华强电子网、IC交易网等信息交流平台,大家可以对上面信息进行甄别筛选和配对,再进行交易。华强北生意经就分为配单、调货、囤货、炒货、假货等模式。原厂的派出机构和代理商们,散落在南山科技园或华强北周边的写字楼里,与华强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和纠葛,也在忽明忽暗或多或少或公或私在推动华强北的交易。电子元器件旧物匹配到利用场景变废为宝,是华强北一大特色,也是华强北和贵屿陈店联系纽带,行业叫翻新货。最早的电子产品二手市场“通宝旧货市场”,也诞生于华强北,应该符合深圳市发展的特点,该模式发展到流转旧冰箱旧空调,在深圳的城中村发展的如火如荼。六、华强北专业市场我们熟悉的电子一条街以外,华强北“专业市场”比较多,带来非常丰富的业态。如电子数码类3C市场、手机市场、钟表市场、安防市场、电子礼品市场、外贸服装市场、智能穿戴市场和地下的山寨电子产品(Mide in SZ)市场等。让华强北的专业市场也具备产业链的配套能力,和良性发展的产业生态,可以覆盖全中国辐射全世界,是其他商圈不具备的综合优势。华强北电子专业市场约有50多个,以通讯类的手机配套居多。前几年山寨手机在华强北风生水起,华强北做手机起家的企业经营者曾说道,“山寨”就是“深圳”。因为在华强北,每天买卖的大量产品其实很多产自深圳,就是Made in ShenZhen。但怕惹出知识产权等方面的麻烦,不敢直接写“深圳制造”,就用SZ代替,外国买家看到以为是“山寨”的拼音缩写,就称作山寨机。相关资料显示,高峰的2007年华强北出货1.5亿部山寨手机,是华强北成就亿万富翁最多的一次。山寨机手机方案大多来自台湾联发科MTK,是联发科MTK交钥匙工程的成果,约7000万部出口,占当年中国手机总出货量5.5亿部的约30%。华强北的太平洋安防市场我也给大家吹一下,安防监控是当时深圳市颇有希望的朝阳产业。高速球深圳资讯、网络摄像机、高清摄像头、数码矩阵、画面分割器、红外摄像机、行车记录仪等产品配套齐全,万佳安、金积嘉、三百洋、翔飞、艾礼富等中型企业都还发展不错,在深圳市初步形成产业生态聚集地。但是后来杭州的海康微视、大华、红苹果、明景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强势发展,不断挤压深圳企业的市场,最后深圳的安防监控产业集团遗憾败给杭州一蹶不振。华强北还是新产品的发布点和宣传点,前几年智能手机和智能穿戴的新产品不断推出的高峰期,在苹果华为三星小米等产品发布的第二天,华强北老板们就可以在柜台下的纸箱里拿出最新产品。风靡一时的指尖陀螺、扭扭车、自拍杆、tws蓝牙耳机等网红产品,源头都是华强北的专业市场!要补充的是,平均每年有约一亿部二手手机,经过华强北人的捯饬后在卖到世界各地,也还是华强北市场的亮点!华强北的电子一条街,再加上华强北各种专业市场,客户对象主要是B2B的专业人士,为华强北在工作时段带来人流和信息流!华强北商业研究专家、萨科微CEO宋仕强七、华强北商圈华强北商圈覆盖黄木岗、长城百花岭、燕南路、华强南、福田南、岗厦、田面等大型高端社区自然村,在节假日还辐射周边更远的地方,与罗湖的“东门国贸南湖路”商圈为深圳市两大商圈之一。华强北早一批的商场有茂业天地、君尚百货、中航城君尚购物中心、NICO女人世界名店,NICO店还有最早流行的奥特莱斯折扣店,在华强北也是独一份了。时间近一点的,有和记黄埔地产和中航城联合开发的世纪汇购物中心,华强北九方购物中心目前是最大的单体商场了,还有利用地铁空间打造的潮流前线、乐淘里地下商业街等。这些以百货餐饮为主要业态的商城购物中心,为华强北贡献下班后和节假日的人流,为来华强北办事购物游乐的人提供全方位配套服务。八、华强北优势华强北是大华强北泛华强北,常人看不见的优势还有华强北为圆心的虹吸现象和溢出效应。华强北虹吸现象,是华强北的优势可以吸收容纳最多更好的商家,品牌和价值可以溢出,辐射到服务好更多的外地客户。随着时代发展华强北的一些功能弱化了,但在一定时间和范围还有影响力生命力。华强北还有溢出效应,各地的赛格市场就是华强北模式的翻版。华强北的顶流大佬王老豹,就被重庆市政府邀请过去主持经营管理当地的电子市场,“华强北电子一姐”徐金利管理的平湖华南城的华利嘉电子市场,是华强北模式的2.0版本。华强北走出来的人才、商业理念、商品货物、新产品、创新模式,是华强北为业界做出的贡献,也成为华强北文化的一部分。华强北不仅是电子信息产品交易中心,还有着信息交流、技术引进、产品展示、产品设计创意、物流配送、企业孵化等诸多功能。华强北的最大优势在于信息与市场响应速度。华强北商业模式转化率高、门槛低、创业者的基数大多、赚钱为驱动目标明确。所以华强北从VCD、DVD到MP3、MP4、U盘,跳舞毯、还有扭扭车、指尖陀螺,这几年炒电容、炒IC、炒矿机到炒显卡,有将模仿制造推到顶峰山寨手机贺TWS蓝牙耳机,都给华强北带来无限商机,也诞生了一批批的亿万富翁!比如,针对TWS蓝牙耳机市场,金航标萨科微在已有技术的基础上,提前有针对性预研产品,金航标“kinghelm”品牌的蓝牙陶瓷天线和萨科微“SLKOR”品牌的场效应管霍尔传感器等。其中,KH3216和SL2301还成为爆款产品,市场供不应求。华强北产业要素资源高度集聚,在叠加市场的力量,是驱动企业发展的孵化器,在华强北山寨机浪潮时候,不仅是“山寨机、水货、港行”等货品,还有顺势发展起来的科健、宇龙酷派、金立、传音、朵唯、高科、G5等手机品牌,是华强北的手机商迈向品牌化的代表,还是华强北孵化的典型。九、华强北挑战和危机华强北面临野蛮生长后的消沉和迷茫,华强北面临的挑战与危机,可能在背后隐藏着机会。起落沉浮本是历史规律,生和死、发展与转型是个车轱辘命题,但是历史大浪打来时谁都要抓紧身边的稻草。紧靠上海宾馆的免税商店风光不再,多次调整业态后已经面目全非,当年的CEPA港澳商城、东方时尚广场也不知去向了。紫荆城转型成进口食品交易中心,曼哈、女人世界等商城也加入了进口食品大军,有的专业市场甚至将进口零食的比重调整至三成以上。过去曾以电子产品和美妆为主的明通,B区三楼也开始转型成为进口食品专区。随着内地城市圈经济和电子信息的发展,当地产业生态会催生出相同类市场,也在消弥华强北的辐射力。越南、印度、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凭借劳动力成本、基础设施配套、资本和政策等要素的优势,承接了我国制造业大量的低端转移产能。一方面,东南亚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和低廉的成本,吸引国际头部电子信息制造业向该地区迁移,将导致我国境内的大企业减少,另一方面,他们承接的低端产能在一定时间后会升级换代,对华强北市场覆盖的地区和服务的客户群体也会带来冲击!互联网对华强北带来的是,信息趋于对称和对灰色地带的挤压,互联网电商的壮大对华强北带来了全方位的打击。2014年起,京东和阿里巴巴先后在美国上市,电商摧枯拉朽冲击线下商业模式。在电子元器件这一块,华强电子网、IC交易网等B2B平台,每天的流量达到了几十万。立创商城、猎芯网、云汉商城、电子发烧友论坛等每天的流量也达到了几十万,立创商城每天小批量订单近万,这些也严重分化了华强北的信息流、人流和销售额。专业信息传播的便利性,带来华强北人流的减少,也带来信息载体人的去中心化,为人服务的配套消费也会随之减少,也是对华强北繁荣的削弱。华强北的企业才是华强北真正的主人,但是华强北企业的缺陷比较明显。虽然数量众多但都是通路商,没有技术含量更没有技术创新能力、没有竞争的护城河。华强北的大部分经营者,也没有品牌意识、没有建设组织管团队的能力,对供应链管理、渠道铺设、企业系统性建设更没有方向了。发展的好一点的企业就搬离华强北了,没有大企业经营管理的带领和示范性和协同,也没有大企业为中心搭建的生态圈,华强北小企业的问题就会越来越明显。与华强北齐名的“科技园”,两者经济规模也差不多,但是就走了另外技术和科创的一条路,现在越来越好了。十、华强北文化前文我们提到华强北精神,没有文化的华强北就没有了灵魂,再研究华强北的未来就没有任何意义。华强北创新的企业家精神,源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和中国人在挨过一穷二白多年后对财富的追求。华强北敢闯敢拼敢博的精神,以潮汕人敢冒风险的渔民文化甚至海盗文化为基础,融合湖南人能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的血性,加上川渝电子人“不拉稀摆带”的袍哥传统,在商机无限的华强北升华成了蓬勃发展的力量。在华强北,我们看到小企业野蛮生长的生命力,和在遇到不合理规则时,敢于冲撞规则博取利润的创造力。即便在华强北输得底裤也没有了,也还要寻找下一个咸鱼翻身的机会。华强北也给奋斗者机会和想象空间,比如有山寨手机前大佬,落魄几年后凭借蓝牙耳机的大爆发王者归来!华强北,一夜暴富的成功者冲上人生巅峰,亏掉血本的失败者落毛凤凰不如鸡,失信失联跑路跳楼。财富故事和翻车事故,几乎每天都在华强北大舞台上演。华强北是什么呢?是欲望的放大器,人性的修罗场。正是以上这些形成了独特的华强北文化,教化着我们的行为,传播华强北品牌、宣传华强北价值,还可以让我们和后人追忆华强北品味华强北。现有上海滩以后一定有华强北,明天的华强北会和以前的上海滩一样隽永深沉吗?上海滩曾经是冒险家的乐园,上海滩青红帮爷们的快意恩仇和百乐门舞女的千娇百媚,至今流传让人浮想联翩!那么,多年以后,谁又能记住华强北的什么呢?是做山寨机富得流油的大老板,还是炒IC发家致富老板娘呢?是巷子深处的一碗潮州粿条?还是快递小哥一张单据? 还是福田南夜市扑朔迷离的光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