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旅游 - 3年实现L4量产需要3000美元 他凭什么?

3年实现L4量产需要3000美元 他凭什么?

发布时间:2022-07-21  分类:深圳旅游  作者:admin  浏览:9058

2022年6月23日,《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以下简称“《管理条例》”)表决通过。作为我国首部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法规,该法规对智能网联汽车的准入登记和上路行驶做出了具体规定。目前,自动驾驶正处于产业化和商业模式验证的关键阶段。《管理条例》的颁布无疑给产业链上下游打了一剂强心针。“预计到2025年,搭载L4级自动驾驶软硬件的车辆将开始量产,并大规模上路。”作为荣源启行的CEO,周广完全没有企业高管的架子,但谈到高级自动驾驶相关话题时,这个“科技男”话语中多了几分激情。显然,这家专注于研发和应用L4自动驾驶技术的科技公司,过去取得的一系列成绩,给了他足够的信心。自2019年2月成立以来,荣源七星在深、汉、杭等城市的核心城区进行了大量的道路测试和试运营,运营车辆超过150辆,累计安全测试和试运营里程超过600万公里。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20日,荣源启行首批L4级自动驾驶预装方案车队登陆深圳。车队由30辆自动驾驶车辆组成,并配备了其最新的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用于预安装量产,3354 Deep Route-Driver 2.0。据了解,目前荣源七星的DeepRoute-Driver 2.0的成本不到1万美元。与车企大规模合作,统一采购硬件设备后,整套自动驾驶系统的成本可降低70%至3000美元。目前,周广显然离他的宏伟蓝图3354更近了一步,“建立一个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的自动驾驶计划”。不安分的校长周广和自动驾驶之间的命运可能已经注定。“小时候没人发现我把家里的电视、收音机等电器都拆了装上了。”小时候表现出来的超强动手能力,在学生时代也得到了验证。2003年8月,周广代表四川犍为一中参加第三届全国青少年电脑机器人大赛,获得全国第二名。11月赴韩国参加亚太青少年电脑机器人大赛,获得第六名。从清华大学基础科学班毕业后,周广加入了清华大学高能物理研究中心。之后,他去了达拉斯的德克萨斯大学,师从Farokh Bastani,攻读人工智能博士学位。2016年博士毕业后,周广选择加入百度美国无人车团队,研究多传感器融合和感知深度学习算法。这时候,这个“不安分”的学霸正式步入自动驾驶的轨道,业界的热情悄然而至。2016年3月,通用收购克鲁斯自动化;一家提供自动驾驶软件解决方案的公司,5.8亿美元;2016年,福特首先投资了高精度地图公司Civil Maps,然后与百度一起投资了全球领先的激光雷达制造商威力登,之后又收购了机器视觉公司SAIPS。或许是蓝海之窗意识到了自动驾驶的方向,或者是心中自动驾驶的目标。在百度美国研究中心工作了8个月后,周广决定逆风创业。“我第一次创业的时候,一心想着技术,忽略了‘与人和谐’的问题。”当年Roadstar的破产清算也意味着他的第一次创业充满遗憾。但是轻易放弃从来都不是周广的风格。仔细思考第一次创业的经验和教训,他在2019年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即使我已经经历了低谷,我仍然希望做出一番事业。《诗小雅六月》中的‘荣源十倍,先下手为强’四个字,意思是‘大军出发’,特别符合当时的意境,所以我们公司取名为‘荣源七星’。”尽管前期积累了相关技术经验,但自动驾驶行业具有高门槛、高投入的特点,初创企业要想抓住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成立之初,荣源启航只有1000万元,资金压力非常大。当时团队的核心成员都是竞争对手可能花三倍以上工资去挖的人,但大家都没有离开,反而齐心协力攻克技术难关。”周说:凭借领先的自动驾驶水平,2019年9月,荣源七星宣布完成近5000万美元Pre-A轮融资,由复星睿正领投,云起资本、Ventech中国、松禾资本等知名机构跟投。周广承认,在获得第一笔融资后,荣源邢凯终于从“贫困线”前进到了“温饱线”。2021年9月,荣源七星获得由阿里巴巴领投的3亿美元B轮融资。至此,荣源创业仅三年,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自动驾驶领域的独角兽。时代似乎也站在周广一边。从自动驾驶的技术实现来看,业界主要提倡两种路径:渐进式和跨越式。其中,渐进式路线,即先在量产车上进行L2/L3级辅助驾驶,然后利用采集的数据、训练算法和迭代技术,最终实现L4/L5级的高级自动驾驶;跨越式路线侧重于L4级以上高水平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诚然,周广总是瞄准跳跃路线。仔细翻看荣源启行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这家企业能够在短时间内快速拓展自动驾驶业务,并多次获得投资人的青睐,与其前瞻性的布局考量是分不开的。“无论是商业还是技术,只有通过‘最后的思考’才能抓住机遇。”作为目标玩家,周广为荣源邢凯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来自于低成本、量产自动驾驶落地的考虑。在他的领导下,荣源亓航自成立以来就开始储备L4级自动驾驶相关技术。凭借多传感器融合、自研推理引擎DeepRoute-Engine、自研计算平台DeepRoute-Tite等硬核实力,其L4级自动驾驶预装方案团队于2022年4月登陆深圳,量产成本低至2万人民币。荣源启行无人驾驶“无论是L2级别的辅助驾驶,还是L4级别的高级自动驾驶,目前的硬件要求和价格差距都不是特别大,关键在于软件支持。”周广推出高工智能汽车。据了解,荣源七星的L4级自动驾驶系统DeepRoute-Driver 2.0使用了2~5个固态激光雷达和8个摄像头。,以及2片英伟达Drive Orin系统级芯片。近年来,随着性能和稳定性的不断提高,激光雷达的价格也从上万美元降至上千、上百美元不等,进一步加快了其前装上车速度。事实上,不少自动驾驶公司采用的是机械式激光雷达,而元戎启行却采用了成本较低、稳定性较高的固态激光雷达,并且抛弃了毫米波雷达。但业内人士介绍,固态激光雷达的探测距离仅覆盖80米左右,且点云稀疏,噪点较多,难以利用其实现较准确的物体探测。其实,早在2017年,凭借博士期间在机器人感知与融合技术的深厚积累,周光就以3D检测为根本,提出了多传感器前融合技术,成功解决了固态激光雷达探测不精确的痛点,这使得元戎启行成功地打下了前装基础。而元戎启行自研的推理引擎DeepRoute-Engine,可兼容多种计算平台,能针对L4级多传感器融合模型做出更好的计算资源优化,其推理速度比主流的深度学习框架中的推理引擎快了6倍。另外,基于Orin 芯片高达254TOPS的算力,元戎启行计算平台采用了2片Orin芯片后,整体功耗约为150瓦,可支持轿车、SUV、轻卡等多种自动驾驶车型。如今,高级自动驾驶正处于量产前夕,业内在等待量产时机的同时,也在暗暗摩拳擦掌。剑指自动驾驶量产蛰伏了6年的周光,沉淀了3年的元戎启行,似乎都已经准备好了。据悉,在业务布局方面,元戎启行瞄准的是城市道路的L4级自动驾驶,聚焦于出行和同城货运两类业务,拥有L4级自动驾驶乘用车Robotaxi “元启行”和L4级自动驾驶轻卡Robotruck“元启运”两大产品线。元戎启行的Robotaxi和Robotruck其中,在Robotaxi方面,作为首家在深圳中心城区进行自动驾驶试运营的企业,元戎启行从2021年7月19日起,就已经在深圳市福田区部署了20辆Robotaxi,运营区域包括深圳主城区在内的超百个站点,总运营路段长达200余公里。截至2022年6月30日,元戎启行的Robotaxi已开放运营347天,完成超四万次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实现自动驾驶所需的庞大数据,绝不是用几辆车跑一跑就能做出来。”在周光看来,磨练技术内功是前提,大量复杂城市场景的车辆运营数据是验证自动驾驶可靠性的刚需。因此,为了用极致的数据、极致的难度去打磨系统,元戎启行选择了场景复杂的深圳南山区、福田区CBD进行Robotaxi落地试运营。周光介绍道,刚开始在CBD场景试运营时,人工接管的次数较多,但也有意外的收获。“除了必要时进行超车或避让,系统还学习到了人类司机的“加塞”行为,这让我们非常惊讶,虽然我们不提倡这种不文明的开车行为,但也侧面印证了元戎的系统具有极强的学习能力,是‘智能’的。”提及元戎启行的自动驾驶相关技术,周光的字句间难掩自信。如今,L4级自动驾驶的商业化进展不及预期,越来越多的自动驾驶公司正加入L2阵营,兼顾L2和L4的双线打法。如Momenta既有L2的量产辅助驾驶解决方案,同时也在布局Robotaxi。“部分自动驾驶企业推出量产的L2系统看似是为L4做技术积累,但实际上L2级与L4级自动驾驶系统的数据结构不同,因此量产的L2系统数据无法促进L4系统的迭代,所以我们不会为了抢占市场份额而分散精力重新做一套L2系统。”尽管L4的量产还充满未知,但基于对自动驾驶终局的信念,周光决定面向未来。根据IHS预测,在2030年,Robotaxi将占共享出行市场的60%以上,市场规模预计超过1.3万亿。对于具备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企业来说,依靠主机厂建立起车队,与出行公司合作获取C端用户,或许是加快Robotaxi商业化落地的良策。早在2020年8月,元戎启行就联合曹操出行,宣布双方在杭州进行自动驾驶车辆的测试运营合作;2021年3月,元戎启行又与东风汽车合作,在武汉建立自动驾驶车队,将逐步投放自动驾驶汽车不少于200辆。“与主机厂的合作中,对方会要求提供非常详尽的文档、完善的测试流程,在我看来这是主机厂对自动驾驶行业的认可和接受,是符合终局思维的。”如今,深圳新近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智能网联汽车管理条例》规定允许全区域开放、允许无人、允许商业收费等,或将提高自动驾驶数据的有效性和里程质量,进一步推动无人驾驶的商业落地,实现自身造血,回归商业本质。而在利好政策陆续落地落地、产业生态合作愈加紧密的情况下,周光的目标十分明确。“元戎启行的下一步计划是与主机厂合作量产,未来希望人们提到自动驾驶,就能想到元戎启行。”目前,元戎启行已申请独家技术专利超300项,其团队已扩充至500人左右。借助多年自研技术积淀,元戎启行正翻越一座座大山,探索自动驾驶量产落地的可能途径。而周光与自动驾驶的故事,正开启新的篇章。为见深圳新闻证新一轮汽车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尤其是中国本土智能汽车核心软硬件供应商的崛起,高工智能汽车重磅推出《汽车智匠》百期人物访谈栏目,旨在以智能汽车领域典型人物及企业为报道对象,全面梳理产业链背后的发展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