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旅游 - 溢价15倍卖给中国 汽车芯片短缺让“淘芯人”富了起来

溢价15倍卖给中国 汽车芯片短缺让“淘芯人”富了起来

发布时间:2022-07-21  分类:深圳旅游  作者:admin  浏览:4295

Kelvin Pang的贸易业务是购买海外可能已经报废的电子产品,然后转售给中国买家。他购买了62000个微控制器(MCU),目前存放在香港的仓库里,打算在深圳以每个375美元的价格出售。他说有人提出以每个100美元的价格购买,总价620万美元,但他拒绝了。据路透社报道,新加坡商人Kelvin Pang准备利用中国汽车芯片短缺的机会赚2300万美元。他购买了62000个微控制器(MCU),目前存放在香港的仓库里,打算在深圳以每个375美元的价格出售。这批MCU的原始德国买家最初的收购价格为每块23.80美元,但Kelvin Pang不愿透露他的收购价格。他表示,过去两年全球芯片短缺,让原本依靠薄利多销的switch贸易充满了巨大的利润潜力。1.全球汽车芯片短缺全球电动汽车行业正经历爆发式增长,汽车芯片需求与日俱增。2020年9月以来,缺芯导致的停产、停产问题极为突出,汽车芯片保障和供应压力空前。2020年下半年以来,在疫情、需求等因素影响下,缺芯问题持续影响ECU正常供应和整车制造,部分地区芯片供应恶化。2022年3月,汽车芯片全球平均交付周期(从下单到交付的周期)比2月增加了2天,达到26.6周,创2021年3月以来的新高。汽车行业数据预测公司AutoForecast Solutions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10日,由于芯片短缺,今年全球汽车产量减少了264.86万辆。该机构预测,到今年年底,由于缺乏核心,全球汽车制造商将削减355.15万辆汽车。“半导体形势非常严峻,它将在今年和明年对整个行业构成挑战,”奔驰首席执行官Ola Kaellenius在6月底举行的路透汽车欧洲大会上表示。他透露,虽然市场波动较大,但奔驰仍有大量订单积压。上个月,丰田汽车公司将7月份的全球生产计划削减了5万至80万辆,并表示:“由于半导体的短缺和新冠肺炎的蔓延,仍然难以展望未来,因此可能会下调生产计划。”根据路透社调查的五大制造商的100种汽车芯片,新订单的交付时间平均需要一年左右。为了应对供应紧张的局面,通用汽车、福特、日产等全球汽车制造商纷纷亮出保证供应的法宝,包括与芯片制造商直接谈判、提价等等。然而,根据路透社对20多家汽车经销商、供应商、贸易商等行业人士和CATARC专家的采访,中国汽车行业的前景相对不利。2.主战场转移到中国。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生产国,也是电动汽车的领导者。碳中和趋势下,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持续火热。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在国家购置税减半、地方政府促进汽车消费等政策的推动下,6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59.6万辆,环比增长33.4%,同比增长129.2%。中信证券最新研报将2022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预期上调至600万辆(原预测为550万辆)。然而,面对快速增长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汽车芯片的供应无法满足需求。此外,因为上海的疫情,加剧了深圳旅游供应链的紧张,这也使得中国的电动车短缺比其他地方更加严重。“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将无法完全自主生产芯片视为一大安全弱点。”有外国学者告诉路透社。汽车半导体可分为功能芯片MCU、功率半导体、传感器和其他。这个链条上的主要玩家基本都是来自欧美日韩等国的巨头,比如英飞凌、恩智浦、瑞萨、意法半导体、德州仪器 从车窗、雨刷、座椅、发动机控制、自动驾驶等都需要MCU芯片。一辆车可能配备上百个MCU芯片。中国汽车中心高级经理李旭东告诉路透社,微控制器占汽车芯片总成本的30%左右,但它们也是中国最难实现自给自足的类别。他补充说,国内企业只是进入了空调和座椅控制芯片的低端市场。他说,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比亚迪已经开始设计和制造绝缘栅双极晶体管芯片(IGBT),这正在成为国内的替代产品。3.供需不平衡。奇货可居,供需错配之下。芯片短缺成为汽车厂商发展的绊脚石,同时也滋生了一个奇货可居的地下市场。去年6月中旬,香港发生“芯片劫案”。一家物流公司在运输途中被抢走价值约500万港元的14箱芯片。圈内有个传言:这种情况下,抢核心的人其实是买家。“这批芯片本来是谈好价格的,但是卖家临时坐地起价,买家很生气,所以有人抢货。”虽然这段话真假难辨,但确实反映了汽车芯片行业的紧张气氛。“拿不到芯片,就造不出汽车。”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感叹,“在近几十年的芯片行业历史上,几乎没有一家汽车厂是因为芯片缺货而停产的。2021年,汽车行业的核心荒潮,应该是历史上第一次。”事实上,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很多人开始铤而走险。据路透社报道,两名熟悉交易的人士表示,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正在争先恐后地寻求灵活性,转向中国主要的芯片交易中心深圳和“灰色市场”,即合法销售但未经原制造商授权供应的中间商。当然,灰色市场存在风险,因为芯片有时是回收和再制造的产品,标签不当,或被存储环境损坏。此外,深圳的很多中间商都是被价格飙升吸引的新人,但对他们的交易手法并不熟悉。Kelvin Pang的贸易业务是购买海外可能已经报废的电子产品,然后转售给中国买家。他买了6个2,000 个微控制器(MCU),目前存放在香港的仓库里,打算以每个 375 美元的价格在深圳出售。他说,有人出价要以每个 100 美元、总价 620 万美元买下,被他拒绝了。“那些车厂总得要吃饭,”Kelvin Pang 这样对路透说。“我们有本钱可以等。”来源:机器之心等网络内容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