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教育 - 元故事|这个家族的人文气质在深港传承百年 生生不息

元故事|这个家族的人文气质在深港传承百年 生生不息

发布时间:2022-07-22  分类:深圳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7992

2022年7月20日,香港中文大学(深大)校长徐扬生正式宣布,经大学决议,大学第五学院正式命名为“道阳学院”。道阳书院,以香港中文大学创办人之一凌道阳命名。这个命名意义非凡。用徐扬生的话说,“是意味深长的巧合,是历史的宿命。”凌道阳博士是中国现代林业的奠基人,也是中国最早倡导设立植树节的林学家之一。他也是著名的教育家。他曾担任香港中文大学的前身崇基学院和联合学院的院长,并在任期内推动了香港中文大学的成立。但有缘,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在过完一周岁生日后,回到凌道阳的家乡深圳龙岗,枝叶繁茂,发扬光大。正是凌家后人凌国强创办的百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向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捐赠1.5亿元人民币,用于道阳学院的建立。这美好的缘分续写了一段佳话。这既是深港之间香港中文大学的历史传承,也是深圳凌家重视教育,为国家培养人才的家族传统。1888年中国植树节的倡导者,凌道阳出生在一个牧师家庭。19世纪,西风东渐。当时的深圳,又名新安县,因为毗邻香港,是吸收西方文化的一个小窗口。布吉凌氏家族是最早受西学影响的家族之一。12岁时,凌道阳被耶鲁大学毕业的叔叔凌方善送到上海圣约翰学院(后改名为圣约翰大学),在本族群的支持下接受系统的教育。这所学校实行博雅教育,融合中西文化,多年在此求学的经历为凌道阳融合中西文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然而,凌道阳与林雪的结缘其实是非常偶然的。1909年,凌道阳从圣约翰大学毕业后,进入史静大学堂当英语教师。1910年,他只奉命陪同两个清朝贵族子弟到麻省农业学院学习农业。没想到,毕业后他顺利考入耶鲁大学研究生院,并于1914年获得了林学硕士学位,是中国获得该学位的第一人。在大洋彼岸求学的几年时间里,凌道阳常常为西方人经常以中国的山陵废墟为例以示警示而痛心疾首。”他在一次会议上发言时说,“中国某省某山就是这样,国贫民弱,民不聊生。像今天这样,你不怕吗?我看到它,我听到人们,我心碎了!“根据资料,中国是一个森林资源贫乏的国家。由于长期的封建统治、战争和毁林等严重破坏以及帝国主义的掠夺,到20世纪初,森林覆盖率仅占国土面积的8%,水土流失严重,水旱灾害频繁。因此,1915年回国后,凌道阳心里热乎乎的,面对“现存树木终被砍伐,荒山野岭荒芜”的现状,极力主张“森林救国”,提出“振兴林业是当今中国的当务之急”。他指出,森林保护的效益面广量大,不仅可以提供丰富的林产品,增加农民收入和就业机会,还具有调节气候、保持水土、防灾减灾等诸多生态效益。从而不断唤起国人对林业的重视。针对当时中国水旱灾害频发的情况,凌道阳提出了“非广种薄林不足以治水治旱”的观点,并在《振兴林业为中国今日之急务》 《水灾根本救治方法》 《中国今日之水灾》 《森林与旱灾之关系》等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的研究和令人信服的文章,率先提出了“水土保持”的概念,形成了“开荒”凌阳的大enthu 凌道阳也尽了力。他发起成立了中国第一个林业协会——中国林学会的前身——中国林学会,以“聚集同志,共谋中国林业学术和事业的发展”。参与创办中国第一份林业期刊《种森林以防灾害》;参与建立中国高校第一个林学系;参与制定国内有史以来第一部《水灾根本救治方法》;曾协助孙中山拟定林政计划……最耳熟能详的是他倡议设立中国首个“植树节”。凌道阳在留学期间,参加了很多植树节活动。他深感“森林救国”需要民众的参与,于是与林学家韩安、联名上书当时的北洋政府,提出设立中国植树节的设想。在这一天,让所有的人都行动起来。这个建议很快被采纳并于1916年实施。如今,义务植树运动已经在全国蔚然成风,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成长记忆。20世纪40年代末,凌道阳应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邀请访问美国,并在那里退休。凌道阳,一个从深圳老徐村走出的李朗客家人,一步步走向世界。凌道阳是我国最早倡导设立植树节的林学家之一凌道阳(左)与康有为。1920年代种树留念。退役后,凌道阳定居香港,开始了第二次人生。他于1951年参与创办崇基学院,并于1955年至1960年担任学院第二任校长。1963年香港中文大学深圳信息成立之前,在港英政府的统治下,以华人为主的香港华人高等教育非常边缘化。很多从中文学校毕业的中学生很难得到上学的机会,因为当时唯一官方承认的香港大学英语水平很高。而香港各大以中文为授课语言的学院,包括崇基学院,都没有独立的教学地位,文凭也不被官方承认或资助,只能靠简陋的校舍和财政拮据来维持自己。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凌道阳依然遵循“以人为本”的原则,确定了崇基学院的办学理念和一系列教育管理制度。在院长就职典礼上发表主题演讲:《再述水灾根本救治方法》。他认为,在中国与西方交汇的香港,书院的使命是发扬博爱与和平的精神,以拯救人类的危机;保存中华文化,沟通中西,为人类进步做出新的贡献。他题写的对联至今还留在港大校园里:“清高只有博爱,天下有心,无分彼此,以通学术;在基础教育上,海山赢了,陶铸就有人了。”除了丰富书院的文化内涵,凌道扬在任院长期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争取官方认可其独立的教学地位,极力说服官方将新界马料水村10英亩土地拨赠崇基书院。作为林学家,他非常重视环境对教育的积极影响。对于选址,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此地面对马鞍山、俯临吐露港,乐山乐水,正是一个理想的息游潜修之所;校舍建于山谷之中,青翠环抱,犹如坐在一张安乐椅之上。”在要地的过程中,他发挥了作为林学家特有的智慧:官方拨地10英亩(约合0.04平方公里)给崇基书院之后,凌道扬还进一步要求要将10英亩(约合0.04平方公里)的建地打散,分布在马料水谷地中的七处,使崇基后来可以发展的范围,实际上包含了地块与地块之间包围的区域。在取得10英亩地(约合0.04平方公里)之后,凌道扬再向官方提议再要30英亩(约合0.12平方公里)扩大崇基的使用范围。而这时,凌道扬林学家的身份又发挥了重要作用:官方回复直接租给崇基300英亩(约合1.21平方公里),让凌道扬发挥农林专长,协助官方植树造林。在凌道扬的倡导下,全校师生一同植物植草、美化校园。而这300亩(约合1.21平方公里)造林地,在港中大建校时,就被转成学校基地,原先在九龙与港岛的新亚书院、联合书院陆续迁入这个山谷,形成今日的样貌。可以说,凌道扬留下的优美且具有可持续发展潜力的校园,以及富有中国知识分子担当的书院文化,奠定了港中大后来迅速发展的重要基础。他曾在崇基书院新校园建成后说:“诸位可以站在这新校园的任何一个角落举目浏览,就可以知道本院所选作校址的这个地方,对于‘山明水秀’四字实当之无愧。在这里我们不独可以在美好的景色里陶冶心性,而且可以避开城市的嚣尘和繁杂,静心去求学;在这样宁静优美的环境里,如果发生人才辈出的事实,是不会令人惊异的。”1960年,凌道扬从崇基书院院长位置上退休后,又受聘于香港联合书院院长,并以港中大筹备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全力推动港中大的创立。他多次发声,直面回击“香港不需要第二所大学”的反对声音。在港中大成立后,已是75岁高龄的凌道扬自感“功成身退”,婉谢了港中大的挽留。1993年,凌道扬以105岁的超高龄逝世。这位百岁老人留下的文脉,在他身后仍在延续。2014年,港中大(深圳)正式成立,并落户深圳龙岗,凌道扬的教育理念在他的家乡得以落地生根。2018年,凌道扬诞辰130周年暨学术思想研讨会在港中大(深圳)举行,港中大(深圳)也在这一年在校园内建设了一片2400平方米的凌道扬先生纪念林,寓意凌道扬爱国爱林的精神和桃李满天下的声誉。2022年7月20日,百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凌国强表示,捐资1.5亿元人民币支持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发展,成立道扬书院。“凌道扬是我的叔公,也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创办人之一”,凌国强说,当年凌道扬在香港克服重重困难,参与创办香港中文大学,这种家国情怀永远值得后人学习与传承。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在凌道扬的家乡龙岗办学,这是一种难得的缘分,作为凌家的后人,捐资助学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凌道扬(中)考察崇基学院新校址。▲百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凌国强在捐赠协议签署仪式上致辞。▲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道扬书院。“蓝血家族”精英辈出欧洲人谈及贵族总离不开“蓝血”二字,“蓝血贵族”的传说源自西班牙王室,古代的西班牙人认为贵族身上流淌着蓝色的血液,一介平民想变成“蓝血贵族”,至少要经过三四代的沉淀。而布吉凌家就曾被人称为“蓝血凌家”。近百年来,布吉凌氏涌现了几十位在中国政治、经济、科技、教育、文化等领域产生重要影响的人物,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凌氏现象”。凌道扬的祖父凌启莲,1844年出生于广东新安县布吉村。因为重视教育,这样一个乡村家庭迅速崛起。凌启莲生有八子三女,长子凌善元曾开办香港“从谦学校”,六子凌善永,即是凌安娜的父亲,1900年赴美属夏威夷群岛谋生,执教于当地华人学校,是中国近代最早学习并熟练运用西方会计知识的那一批人物之一。七子凌善安是当时教育界的“泰斗”,曾任国子监英文老师,教过光绪皇帝,后来担任过辅仁大学、燕京大学教授;八子林善芳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1900年修建广九铁路时任高级工程师,完成了广九铁路石龙段到深圳的测量、绘图和建筑工程,由于积劳成疾,于1911年病逝,时年28岁。凌启莲的孙辈中,更是人才济济。其中最著名者,当属凌道扬,今天晶报元故事的主角。他是大清帝国首届沪上美庚款留学生,中国近代林业科学的先驱。凌道扬一生著述甚丰,著作有《森林学要览》《中国农业之经济状况》等;论文有《振兴林业为中国今日之急务》《大学森林教育方针之商榷》等。其他凌氏人杰,如凌宪扬在淞沪抗战期间任十九路军驻美代表,回国后任国民政府中央造币厂厂长、沪江大学校长;凌达扬,1915年留学美国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 1933年后历任青岛《英文明报》主编,东北大学、齐鲁大学、山东大学、中山大学英文系教授兼系主任;凌贤扬,从1927年开始担任北京崇德中学校长,为国家培养了众多人才,当中有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国家“两弹”元勋邓稼先、世界著名结构大师林同炎、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等人。凌启莲的曾孙辈亦不乏杰出人才。即以凌道扬这一支为例,其长子凌宏璋是美国马里兰大学终身教授,半导体电路和集成电路专家,被誉为IC之父,在美国拥有61项专利。(资料图片来源:龙岗政协公众号)版权声明:本专栏刊载的所有内容,版权或许可使用权均属晶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或改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如需转载或使用,请联系晶报官方微信公号(jingbaosz)获得授权。来源 │ 晶报APP统筹:马骥远,李岷记者:余梓宏 李跃制图:勾特编辑:叶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