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教育 - 跨境电商“向内走”

跨境电商“向内走”

发布时间:2022-07-23  分类:深圳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8517

来源|智翔。com (ID: passage group)作者|谢维平编辑|王晓晗\本文共4033字,预计阅读10分钟。徐明(化名)可能是武汉第一批接触跨境电商的人。那是2014年,深圳的大卖家正处于一个狂放的年代。带着三四个人,他开始先做全球速卖通,然后亚马逊,再做独立店铺集团分销模式。2017年和2018年是他进军跨境电商的巅峰,一年能做到几个亿的销售额和利润。“当时武汉有七八家做这个的公司。”徐明这样的卖家的出现,可能是武汉与跨境电商结缘的起点。但这就像一场意外。本质上,徐明和它所在的武汉没有关系,因为它不是从武汉运过来的。出口交易额不计入武汉,也不为当地创汇。和当地唯一的关系可能就是解决了当地100多人的就业。但曾经的意外正变得不可避免。随着时间的变迁,徐明发现深圳的很多跨境电商企业都在向自己生活的武汉和隔壁的省会长沙转移。而且这种趋势越来越普遍,其中不乏他之前推崇的头部销售。安可和白一为什么选择长沙和武汉?过去十年,大部分跨境电商主要聚集在深圳这样的沿海城市,交易额从几十亿美元增长到近千亿美元。统计显示,深圳跨境电商从业人员超过400万,公司超过80万家,中小卖家29万家。业内流行一句话,全球跨境电商卖家看中国,中国卖家看深圳。这里有最新的跨境电商资讯,最新的平台动态,当然还有最顶尖的行业公司,以及最拥挤的行业人才和优质供应链。随着时间的变迁,深圳很多跨境电商都在向武汉、长沙迁移。参观完志祥。com,我们发现这种迁移背后有很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是节约成本,也就是经济学中的资源优化配置。“一个深圳需要6-8千元的运营。我在长沙武汉只要3000块,本科外贸英语毕业。”一位从业者说。那为什么他们内迁的时候首先选择了湖南湖北?当地的友谊是一个重要因素。很多跨境电商的创始人都是湖南湖北人。深圳的跨境电商一直有湘军的说法。安科、邦谷、联科、惠泽、通拓、优树、精雕、宝时佳等众多公司的创始人都是湖南人。湖北也是如此。易百点创始人胡曾在武汉读书,兰亭集势很早以前就被武汉卓尔集团收购。深圳成为大公司后,这些来自湖南、湖北的人开始想把一些简单易培训的运营、客服岗位放到人力成本更便宜的地方,家乡成了首选。因此,深圳大量跨境电商在长沙、武汉设立分公司。其中最具代表性和知名度的当属长沙的安科。安科目前在长沙有1000多名员工,接近其员工总数的一半。但准确来说,安科并不是一家从深圳迁回长沙的公司,因为2011年成立的时候,安科是一家土生土长的长沙公司,其创始人孟洋就是长沙人。后来,为了寻求更有优势的供应链,安科开始把重心放在深圳。但长沙一直是安科的重要阵地。在安科的案例中,深圳和长沙从一开始就是资源优化的考虑。一名安科长沙员工告诉Zhixiang.com记者,安科人在长沙主要从事销售和客服工作。所谓销售负责亚马逊、Ebay、沃尔玛、独立站等平台的运营,客服主要通过邮件、电话等方式做客户维护。“长沙还是有一些市场的。”安科2021年的财报显示,共有员工3532人,安科销售人员700多人,营销人员350人,客服人员286人。正如这位工作人员说的准确,这些工作人员大部分应该在长沙。 安科的员工也有研发;d和采购。采购是指供应链,一般采购在深圳。这位员工告诉Zhixiang.com,安科有很多自主开发的系统,其中一些在长沙有互联网运维。这位员工告诉智翔。孟洋曾经想把R & ampd长沙的人员,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落实。以深圳和长沙分工的公司架构,大量的工作岗位放在长沙,可以节省人力成本,保证员工的稳定性。在深圳,跨境电商从业者一直有着极高的流动性。这位安科员工参加过长沙、深圳等地的多场旅游从业人员招聘。在人工成本方面,他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公司自营软件系统的PM(产品经理)工资在深圳需要1.8-2万。在长沙,如果招聘一个本地大学毕业的PM,工资可以在1万-1.2万,相差三分之一。而且这些学校招进来的员工可能永远伴随着公司的成长,就像公务员一样,流动性比深圳低很多。安科的模式是很多迁移内陆的跨境电商的参考。汽车维修和工具品牌联科科技的创始人娄克告诉Zhixiang.com,该公司于2017年将其业务迁回湖南。“现在长沙有200多人。”刚刚通过重组上市,2021年跨境电商营收近20亿的大卖家易贝科技也是如此。“我们的大部队都在武汉,武汉有有六七百人,深市主要是物流和供应链。”白一的一名员工告诉智象。com。志祥。com统计了e支付目前在boss发布的162个岗位,其中深圳工作47个,东莞23个(主要与仓储物流相关),武汉92个。其中,在武汉招聘的大量岗位是互联网数据和运营岗位。也可以看出两地人力的明显差异。比如一个跨境电商运营,武汉的工资会在4-8K,深圳的工资会在6-10K。湖南跨境人才大量跨境电商企业涌入武汉、长沙,催生了当地的跨境电商人才交流市场。乔(化名)就是这样一位积累了三年半亚马逊运营经验的98后从业者。她甚至自己建立了一个名为“跨界可爱”的微信官方账号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她聚集了一批长沙本地的跨境电商从业者。她还建立了一个名为长沙跨境互助小组的社区。在Zhixiang.com进入之前,里面有130个人,都是长沙的跨境电商从业者。对于湖南的跨境电子商务公司乔乔来说,有几个宝贝。当被问及为何对长沙的跨境电商如此熟悉时,乔乔的回答是“面试”。以前找工作。作,她一天会坐很长时间的地铁跑遍全城,有时候一天面上好几场。她周转于各大跨境电商企业之间,虽然因为自身学历不够,没机会去泽宝、安克这些大公司上班,但因为爱交朋友,对于这些企业的最新动态了然于胸。乔桥2018年入行,从速卖通客服实习做起,是长沙跨境电商培养的本土运营。在她发给志象网的一篇从业自述中,她详述了自己是如何误打误撞进入坂田五虎之一的宝视佳长沙分公司做亚马逊运营,从一个月3500元薪资开始,每天为了上架45个产品加班加到晚上12点钟,到当了半年的组长,月薪过万,这是一个铺货小白的自我养成记录,现在乔桥为了寻找更大的成长空间,已经从最初的铺货运营升级为了精品运营。像乔桥这种长沙培养出来的本土运营构成了跨境电商企业在当地招聘时的主要力量,而一些更老的从业者,则开始在当地创业。阿宅(化名)就是这样的代表。当阿宅2018年从深圳那家上百人的跨境电商运营岗离职,回到长沙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转行的准备。但令她意外的是,刷招聘信息的时候,她竟然在长沙发现了一家做跨境电商的公司,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投递以后,她被顺利录取了。阿宅入职的是一家做铺货的跨境电商企业,老板原来在深圳开了一个工厂,后来意识到跨境电商正迎来风口,于是干脆回湖南老家,搞起了跨境电商。在这家公司不温不火地干了三年亚马逊运营以后,“因为公司老板太抠”,2022年开年阿宅决定单干,找了一个品类在亚马逊上开动,自己去淘宝找货,发到深圳亚马逊的仓库,做着有一天可以爆单的梦想。阿宅告诉志象网,在长沙像她这样单干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有的做大后甚至当起了老板,招了几个年轻人。当地的跨境电商从业者,为跨境电商在长沙、武汉落地营造了可能性。这些人才可能是像乔桥这样,在本土一点一点培养出来的,武汉、长沙都有大量的高校,尤其是武汉,做高校人才输送工作的杨晓锋表示,武汉每年的大学毕业生有几十万人。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像阿宅这样从沿海的深圳、广州回流的,离家近的诱惑驱使着他们。在乔桥的知乎文章下面,有一位网友留言道,“做了两年的Lazada,甚至还有一年的管理经验,2022年回武汉了,准备开始投简历。”未来武汉、长沙的跨境电商会怎么样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在过去几年中,武汉、长沙确实承载了大量的跨境电商企业的内迁潮,尤其是2020年疫情红利的风口,从业者蜂拥而至,几百家公司在长沙新成立。但是有从业者表示,2021年底到今年惨不忍睹,大量公司在清货、亏损,裁员减员、降薪,乔桥告诉志象网,身边大量的同行失业。武汉和长沙的跨境电商可能要迎来很长时间的低谷。但从更长远的角度,内迁是一个不可阻挡的长期趋势。长期在做高校人才输送工作的杨晓锋就对跨境电商接下来在武汉的发展非常看好。现在他自己开了一个跨境电商的公司,主做沃尔玛和美客多,因为进来的晚,他现在在跟深圳的一家公司合作。为了承接接下来可能的创业潮,他正在筹划一个跨境电商产业园,下半年就开业,可以容纳2000多人,产业园还可以拿到政府的补贴。杨晓锋告诉志象网,他现在已经在跟三态科技接触,对方表达了兴趣,“他们现在在西安等很多地方也都有分公司,武汉人才这么多,干嘛不在武汉开一个分公司呢?”人才拥有极高的性价比,可能是武汉、长沙最大的优势了,但除了这一点,其他优势乏善可陈。多位采访对象对志象网表示,在武汉、长沙做跨境还是有其巨大的局限性,第一是跨境的视野比较狭隘,信息比较闭塞,杨晓锋目前仍在深圳安排了好几个运营人员,他们可以跟美客多的运营直接说上话,偶尔也有线下的交流活动,对于平台的政策和变化,都有第一手的反馈,这都不是武汉可以比的。还有就是供应链。深圳发展出跨境电商最初就是因为离消费电子的供应链近,上午线上有人下单,下午去华强北进货,再往后大量的消费电子工厂出现,也保证了安克这样的公司的崛起,但武汉和长沙没有这样的优势,像易佰、宝视佳的供应链也都还在深圳。武汉周边没有什么大的制造业供应链,“有一些工厂,但都不是消费品公司”。在未来很长的时候,这种多地分工(如长沙运营深圳出货)的局面也许会一直保持着,数据显示,长沙2021年跨境电商进出口额是35亿美元,差不多相当于2011年深圳的水平(2011年深圳的跨境电商交易额是31.5亿美元)。不过只要这些跨境电商的企业一直都还在武汉、长沙,未来就会有变化,现在有一个趋势是,开始有一些品牌来到了内陆,他们喊出了要带动武汉跨境电商发展的口号,做的是亚马逊品牌精品模式。乔桥告诉志象网,“深圳首贝,从宝视佳独立出来一个专门做品牌的子公司,主要做客单价在100-200美金的产品,在长沙设立了品牌分公司,负责两个高端品牌的运作,今年开始组建团队,现在有6-7个人运营。”也许未来有一天,某一个风靡全球的品牌,会诞生在武汉或者长沙。本文为志象网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小助手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