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经济 - 深圳强势工业企业再次停业7天 华为比亚迪富士康“淡定”

深圳强势工业企业再次停业7天 华为比亚迪富士康“淡定”

发布时间:2022-07-28  分类:深圳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2623

为加强防疫,深圳市工信局下发了关于督促重点企业关闭运营的通知,要求华为、比亚迪、富士康等深圳工业百强企业从7月24日起关闭园区(工厂)七天,减少非必要外出人员,严格控制外来人员数量。时隔4个月,自7月24日以来,深市重点企业今年第二次被关闭,涉及华为、中兴、比亚迪、SMIC、DJI、迈瑞、富士康等当地工业百强企业。第一财经记者7月25日获悉,与3月的那次不同,此次封闭行动的目的是保证生产,目前供应链和出口正常。“最大的感受是,目前供应链稳定,生产订单稳定。”深圳一家大型电子企业的负责人说,他们工业园区有专门的核酸检测点,员工每天都做核酸检测。没有连夜赶运物资。今年3月中旬,深圳按下防控疫情的“暂停键”。全市工厂停工一周,只有100家左右的重点企业可以不停工停业。为了稳定市场供应,一些大企业在停产前连夜赶往其他工厂,以保证国内供应的连续性,而深圳出口的部分订单受到影响,出现延误。上述企业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深圳重点企业封闭运行的目的是“保生产,快堵”。这次案件不多,深圳需要快速清场。在生产方面,生产安全得到充分保障。不存在之前的供应链问题,工厂供货完全有保障。“这次是为了保证产地和生产供应链的安全,更多的是一种保障而不是预防。”该负责人还表示,此次封闭作业不存在连夜抢运物资的情况。“在(政府部门)这次发布指导意见后,我们主管制造的副总裁周日给我发了一条信息。那天晚上我们做好准备,开始了。材料正常,因为所有供应的车辆都有保障。出口完全正常,没有受到影响。”据深圳市卫生健康委最新通报,7月24日零时至24时,深圳新增病例21例。其中,隔离观察的密切接触者调查发现16例,重点行业从业人员常规检查发现1例,重点人员筛查发现1例,社区筛查发现3例;新冠肺炎确诊8例,新冠肺炎确诊13例无症状感染。另一例无症状,转为确诊病例。为加强防疫,深圳市工信局下发了关于督促重点企业关闭运营的通知,要求华为、比亚迪、富士康等深圳工业百强企业从7月24日起关闭园区(工厂)七天,减少非必要外出人员,严格控制外来人员数量。富士康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富士康深圳园区运营正常,在符合政府防疫政策的前提下,确保防疫和安全生产。富士康一位员工告诉记者,在工作场所和住所两点一线闭环管理的前提下,员工进出园区都有24小时核酸记录。中兴通讯还表示,目前根据防疫要求,科技园除必要的生产线外,已经开始远程办公。稳定上游供应链的关键深圳是中国重要的大尺寸液晶面板生产基地。深圳某面板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疫情防控中,深圳市工信部门提前考虑到了重点企业的正常生产和供应链需求。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相关企业积累了很多疫情防控和闭环管理的经验 "深圳市政府在这方面做得很好."研究机构AVCRevo的总经理陈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从企业方面听到倒闭的消息。“现在企业应对突发疫情的能力越来越强,短期封控可能会对制备周期短的物料产生影响。但在消费电子需求下行阶段,这种封闭运行的影响整体上应该是可控的。“深圳也是新能源汽车的重要产地。比亚迪7月25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正在按照市里的要求加强管控和防疫。这已经不是比亚迪深圳工业园第一次被关闭了。今年3月14日至20日,比亚迪深圳工业园区已实行封闭管理。深圳是几个比亚迪工厂的所在地之一,包括深圳坪山工业园、深圳宝龙工业园和深圳葵涌工业园。今年上半年,比亚迪重新夺回了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的头衔。比亚迪2022年的销量目标是120万辆,今年年底前几个工厂的计划年产能将达到300万-350万辆,其中深圳工厂已经投产。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工厂主要生产比亚迪的两款旗舰车型韩和唐,月产能为2.5万~ 3万辆。最近一两年,比亚迪由于销量增长过快,一直面临着产能紧张的问题,尤其是DM-i车型,往往会导致消费者抱怨交车时间过长。”这次疫情还没有对公司造成重大影响。”比亚迪表示。希望2022年上半年深圳经济增速放缓,预计GDP增速同比3%左右。今年3月,深圳重点企业停业一周,当月经济出现负增长。好在深圳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增长很快,外向型的电子产业基本不受疫情防控的影响。业内人士认为,深证100强封闭运营政策的出台,吸取了3月份的经验和教训。如果完全关闭,会导致税收减少,GDP增速降低。所以这次要求大企业停业,避免大企业停工。深圳梦派科技集团董事长刘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深圳百强封闭运营政策的出台,希望达到两个目的:一是大企业在疫情流行时不停工的锻炼;二是为中小企业所在的工业园区探索封闭运行的经验。所有的物流都可以交给园区的大门,达到疫情防控的目的。但是,“希望政府不要‘抓大放小’。如果做这种防疫,对小企业不公平,可能会冲击小企业员工的就业。”刘丹建议,“希望政府‘抓大放小’。现在大企业关园区,也可以为以后中小企业所在的园区探索封闭式园区。方法。我们是300人的小公司,希望政府也出台一个针对园区的闭园运行措施。我们可以做到100%员工在园区居住,哪怕原来工人是两人间,现在变为四人间。只要可以上班,不与外界接触,把饭菜送进去,物料进出在园区门口交接。”瑞利声学联合创始人、珂瑞健康科技创始人张志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建议政府“保小救优”,给予具有创新能力的技术公司救助,让中小企业生存下来、活跃起来,大企业的产业链和服务链条才能保证延续。如比亚迪,若某零件供应商或某个环节的服务商倒闭或破产,其实比亚迪汽车也同样无法实现正常高效运作。“保小救优,保证了广泛的就业,保证了创业的火苗,为未来经济的再次腾飞保留了最广泛的基础。这需要的是政策环境,需要公平竞争和放宽准入,效率反而会更高。”张志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