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资讯 - 共建国际航运中心 深港能做什么?合作空间在哪里?

共建国际航运中心 深港能做什么?合作空间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2-08-02  分类:深圳资讯  作者:admin  浏览:5914

8月盛夏,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的大桥靠泊着满载集装箱的船只,大门口车流如织,港口作业繁忙有序。两个月前,这里迎来了一艘特殊的引航服务——马士基尤里卡号(Maersk Eureka),一艘长——米、长366米的超大型集装箱船。在香港领航员钱家林的“一次领航”下,安全稳妥地抵达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12号泊位。在此之前,进入盐田港的货船要经过深圳和香港的引航员两次引航才能停靠。在新华社的报道中,引用了深圳交通部门对大鹏湾水域开展引航员资格互认和“一次性引航”的评价:“将大大提高进出深圳东部港区船舶的通航效率,降低航运和港口企业运营成本,帮助粤港澳大湾区企业产业链和供应链安全稳定,促进湾区航运领域一体化发展。“一次看似普通的引航,再一次为深港航运合作写下了生动注脚,体现了深港两地建设高水平国际航运中心的共同愿景。其实深港航运关系有些微妙。首先,我们来看看香港。航运业从开埠开始发展,至今已有一个半世纪以上的历史。香港作为全球最大的航运中心之一,是船东、船公司和航运服务的聚集地。看看深圳,背靠广阔的内地市场,位于航运枢纽。凭借深水的自然条件和优良的营商环境,集装箱运输等业务虽然历史不长,但发展非常迅速,已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三大集装箱枢纽港。不可避免的是,深圳和香港在地理上是相邻的。随着深圳港的不断发展,两地的竞争关系也经常被提及,包括枢纽港与支线港之争,腹地之争等等。尤其是近年来,香港的集装箱吞吐量和到港次数下降,使得这个话题越来越受关注。但在竞争的背后,双方一直有很多合作。比如香港和记黄埔与深圳合作建设的盐田港,就是深港航运业联合发展的最佳范例。7月18日,6艘400米长的船齐聚盐田国际。至于深港打造国际航运中心,可以追溯到2018年。深圳市政府制定发布《关于促进深圳港加快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以香港港口打造国际航运中心。2018年8月,深港两地有关部门还专门就深港共建航运中心进行了沟通,探讨了相关合作措施。此后,双方交流不断。今年2月,深圳盐田发布《创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核心区实施方案(2022-2025年)》,专门提出要加快集聚现代港航服务业,与香港共建国际航运中心。说完了深港航运的“羁绊”,让我们把讨论的焦点移到我们共同的目标——国际航运中心。什么是国际航运中心?集装箱吞吐量大是航运中心吗?伦敦是国际航运业的主要中心城市。但是,你看全球港口集装箱吞吐量排名,前30名里难觅踪迹。相反,中国有上海、宁波舟山、深圳、广州南沙、青岛、天津、香港七个港口,位列榜单前十。港口吞吐量是单一维度衡量港口进出口货物能力的指标,而国际航运中心深圳娱乐是一个功能性的综合概念。它是一个集发达的航运市场、丰富的物流和众多的航空航班于一体的国际航运枢纽,并普遍依托于国际贸易、金融和经济中心。中国很多港口有前半句“发达的航运市场、丰富的物流、众多的航线”,却缺少后半句“国际贸易、金融、电子商务” 全球20%的分类管理机构设在伦敦,50%的油轮租船业务、40%的散货船业务、18%的船舶融资规模和20%的航运保险总额都在伦敦进行。超过750家航运公司和机构在伦敦设有办事处。其中,仅航运服务业每年创造的价值就达20亿英镑。伦敦作为国际航运中心的地位,其实在伦敦的办事机构从事船舶注册、交易、租赁、融资、保险等相关工作的时候,就已经悄然确立了。以上分析可以使我们进一步明确,国际航运中心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现代经济系统。不得不说,虽然近年来深圳的集装箱吞吐量确实有了较大幅度的增长,甚至呈现出“深圳逐年增长,香港逐年减少”的局面。但在航运金融、航运信息、航运法律等高端航运服务方面,深圳只是“新人”,发展相对落后。但是离我们近的香港,高端航运服务可以说是相当丰富的。香港有一个充满活力的航运集群,约有900家与航运相关的公司提供各种各样的航运服务;商船占全球船队的9.8%,每周约有280艘集装箱船驶往全球600多个目的地。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可以很好地满足航运业的融资需求。船东或承租人可以在香港从全球银行筹集资金,并获得全球船舶保险服务。香港在国际航运业也有很高的话语权。2019年,国际航运协会在香港设立中国办事处,作为其伦敦总部之外的全球首个办事处;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协会于2020年9月宣布将香港列为第四个指定仲裁地,证明香港已成功成为全球顶级海事仲裁中心之一。对比后可以发现,深圳和香港在港口地位和分工上都发生了变化。在这种情况下,一味追求竞争,甚至采取“价格战”的方式争夺货源,只会压缩港口的利润空间,最终限制对方的发展。而是摒弃“零和思维”,利用两地不同禀赋、优势互补的特点。深港国际航运合作前景广阔。其实,除了文章开头提到的“一次性引航”和上面提到的盐田港,深港之间还有很多贸易和航运的联系,而且越来越密切。2021年,通过前海跨境电子商务监管中心出口的货物金额超过1000亿元,其中70%的货物通过香港走向世界。香港航运物流企业在内地健康发展。李码头有限公司;丰、嘉里等多家香港本地航运物流企业纷纷落户前海。其中,李& amp丰在前海拥有超过10万平方米的仓库,占前海综保区的1/8,年进出口额超过100亿元。除了硬件和物理空间的相互融合,向港在国际航运服务上的知识与经验也正在与深圳产生联动之后的“化学反应”。最近,香港最大船舶管理公司华林船舶在前海落户,成为内地首家全外资船员劳务外派机构。深圳国际仲裁院与香港、广州各仲裁机构签署国际海事仲裁合作备忘录,前海“港资港法港仲裁”在航运领域迈出关键一步。深港物资水上运输通道也被打通,截至7月16日,累计完成“深港跨境水路运输”4028 航次,集装箱运输43.2万标箱,运输货物总计198.9万吨,有力支持了香港抗疫和供应链畅通。//结语建设国际航运中心,我们的眼光,不仅要关注港口现场的货物装卸等基础航运服务,更要看到那些远离港口的船舶融资、船舶保险、航运衍生品交易等层次更高、附加值更大的内容。中央明确要求香港在大湾区建设中要巩固和提升其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建成全球一流湾区城市的首要共性特征,便是依托发达的国际航空、航运交通网络,支撑湾区成为连接国内外市场的前沿门户、全球创新发展要素集聚的核心,吸引全球资源向湾区集聚。因此,强化国际航运功能仍是当前湾区经济发展的基础,因为它不仅仅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基本需要,更是提升全球资源调配能力和国际国内辐射能力的迫切需要。当前,深港合作进入“黄金期”。尤其在“七一”之后,两地合作动作不断,信号频频。基于这样的大背景,相信两地在航运领域更深更广的合作势在必行,未来可期。主笔 / 毛芸 崔波编辑 / 潘娜霖(见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