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教育 - *** 次数:170200 已用完 请联系开发者*** 中集四十年 不惑之惑

*** 次数:170200 已用完 请联系开发者*** 中集四十年 不惑之惑

发布时间:2022-08-06  分类:深圳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9361

刚推出成立四十周年纪录大片不久,就遭遇股票大跌,中集集团的这届股民太不给面子了。中集集团的股价从去年的最高价22元,一直跌到现在的12多元,差不多腰斩了。对于老深圳人来说,中集与其他深圳老字号一样,属于深圳改革开放的荣光;但是对于老蛇口人来说确实五味杂陈,对这家从蛇口走出去的企业有着深深的隔阂——这个蛇口工业区曾经的“宝贝”,似乎不那么有“蛇口精神”。对于中集来说,蛇口及蛇口工业区创办人袁庚,是写在身体里不可更改的基因。蛇口集装箱码头1蛇口基因在蛇口工业区成立之初设立的企业中,到现在还存在的企业已经很少见了,中集便是其中一家。虽然中集是蛇口成立的第二家中欧合资企业,第三家中外合资企业(香港亦算境外资本),另外两家中宏制氧厂(中港合资)、中瑞机械工程公司(中欧合资)都已经不为人知了。但中集的意义不仅于此。在蛇口引进的一批中外合资企业中,中集是在国家注册登记的002号中外合资企业。中集总部大楼当时袁庚为为蛇口工业区引进外资拟定了“三个为主、五不引进”的原则:产业结构以工业为主,资金来源以外资为主,产品市场以外国为主;来料加工不引进,补偿贸易不引进,残旧机器设备不引进,不能处理的污染工业项目不引进,占用国内配额的项目不引进,纯劳动密集型的企业不引进。这么高标准的引进标准足见当时袁庚等人的远见卓识与魄力。而在拟定开工的5个工厂中,袁庚又把集装箱厂位列第一,并作为“国字号”项目向上面汇报。五个项目中,集装箱制造厂位列第一袁庚为何如此看重集装箱厂项目?那是在1976年底,丹麦船厂受交通部之邀赴上海参观造船厂。当时上海造船厂12000人,每年仅造2条万吨级船,而丹麦宝隆洋行,其下属的造船厂仅1700人,每年造12条万吨级船。时任交通部长叶飞听后大为震惊,当即找来袁庚商量,拟学习西方的造船经验,将上海造船厂的管理权交给丹麦人。但在当时这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交通部还是派出一个代表团赴丹麦考察。1977年袁庚陪同交通部长叶飞访问北欧1977年5月叶飞率团访问北欧齐国,袁庚作为交通部外事局负责人陪同。他们重点考察了丹麦的港口运输。波罗的海繁忙的运输、高效的集装箱作业,让中国代表团大为震撼,切实感受到发展差距。交通部不但决定要搞自己的集装箱码头,还要自己生产集装箱,这就需要工业开发区。交通部下属的香港招商局承担了这个历史使命。1978年10月,袁庚被交通部任命为香港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主持招商局全面工作。同年招商局向中央建议设立蛇口工业区。集装箱,不但撬动了蛇口工业区,也撬动了中国在世界经济贸易的格局。2蛇口之宝集装箱是标准化货运系统建立的基础集装箱,被誉为改变全球贸易的发明。如果说洋航路是光纤通道,沿海港口是全球化的服务器,那么集装箱则是标准化协议,它以高度自动化、低成本和低复杂性的货物运输系统,不仅是现代物流的最先进工具,而且加快了全球范围内的产业结构调整。以集装箱为单位的标准化货运系统,使全球的货物运输成本降低了90%以上,极大地促进了资源在全球范围内流动配置。当时交通部曾在宜昌关起门来生产集装箱,结果失败了。因此招商局决定在蛇口工业区引进丹麦先进的集装箱项目,与丹麦宝隆洋行、美国海洋集装箱公司组成签订了合资经营“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有限公司”总协议,初期投资规模300万美元。1980年招商局与中国集装箱财团的签约仪式但到了下半年,美国公司发现中国集装箱厂越来越多——广州广船、广州大旺、深圳中集、上海华海4家集装箱厂先后成立。美国人不看好这个完全新成立的公司,退出合作。中集于是成为中国与丹麦合资企业,袁庚任董事长,丹麦人莫斯卡任总经理。在蛇口开山炮打响的地方,袁庚与丹麦人挖开第一铲土,为中集奠基。当时“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有限公司”这13个黄铜大字,由于在内地生产不过关,只能在香港打制,最后由中集员工一个个背回深圳。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股份有限公司奠基仪式中集的生产设备由宝隆洋行负责引进,厂房由西方设计师设计,主要管理团队都是由外国人组成。莫斯卡认为,生产必须借鉴欧洲经验,并将经验传授给中国员工。莫斯卡使用丹麦一整套质量管理体系,提升了中集从原料、生产到售后的品控水平。1982年9月22日中集正式投产,于是这一年被中集作为公司的诞生之年。中集是袁庚搞工业的初心,也是蛇口工业区的希望,因此被袁庚当做宝贝。中央领导来考察,袁庚总会带着他们去中集参观。中集公司正式投产3起死回生然而中集投产不久便遭遇世界性航运衰退,集装箱订单锐减,中集陷入亏损。同时,公司内部的文化冲突激化,员工对丹麦那套管理模式并不接受。丹麦人的管理体系承袭德国,在质量控制方面非常有成效,一个集装箱的质量控制,说明书就很厚的一沓。在员工管理方面也是很严格,进工厂第一关得先“打卡”、迟到1分钟扣5毛钱,这些硬规矩让中国员工难以适应,不能形成很好的激励。对于当时的国人来说,像中集这样现代化工业生产线非常少见中集一直亏损,最惨的时候年终奖发不出来,工人们就搞罢工。这时候莫斯卡想到了中方一个年轻的技术员与工人关系很好,让这个技术员去做工作。这个技术员找了六个工头喝酒,工头们说:“我们信你服你,你说咋办我们就咋办。”第二天工厂复工。这个华南理工毕业的技术员叫麦伯良,后来成长为中集的掌舵人。麦伯良(右一)与同事在办公室研究工作1985年中集已经资不抵债,副董事长祁天胜建议破产清算。但是袁庚不想放弃,他说:中集不能倒,你们要想办法自谋生路。当时中集董事长王世桢基于对中外经济形势的判断,认为集装箱会在中国得到发展,决定先不破产,留下一批国内的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