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教育 - 倪福林三次脱逃 自建宫殿养10个情人 晚上翻牌子睡觉

倪福林三次脱逃 自建宫殿养10个情人 晚上翻牌子睡觉

发布时间:2022-03-21  分类:深圳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7763

2018年——时代楷模人物倪福林再次爆出令人震惊的丑闻。据媒体报道,倪福林实名在益阳某医院,很快引来大批警察和司法人员闻讯赶来。不过,倪福林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执法人员包围医院走廊时,被医院告知“倪福林现在不方便见任何人!”一问才知道,倪福林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执法人员探查发现,倪福林躺在病床上,全身插着各种输液管,整个人奄奄一息,似乎毫无生气。无奈,只能再次终止对倪福林的抓捕。过了几天,执法人员再次赶到医院,倪福林早已不见了踪影。倪福林又一次用狡猾的算计和高超的演技骗过了所有人,又一次躲过了追捕。这是倪福林第三次逃脱执法人员的追捕。本文将带领读者开阔视野,深入了解倪福林这个“荒诞”的人物。早年的倪福林充满了正能量。倪福林,这个曾经活跃在益阳、深圳的时代楷模人物,如今为何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翻翻倪福林的经历,他早年充满正能量。倪福林出生在农村,后来参军了。出身贫寒的家庭,加上部队的优良作风,也让他养成了吃苦耐劳的精神。这从他退役后的工作表现就可以看出来。1978年,倪福林从部队转业到一家国营副食品水果公司。倪福林在部队见过世面,人际关系很好。另外,他工作作风过硬,政绩突出,几乎没有领导不喜欢他。短短五年时间,倪福林从一个公司的小员工,做到了国有五金公司总经理的位置。接下来的五年,倪福林完成了自我经验和人脉的积累,在人生的平台上更上一层楼。当时倪福林接手的五金公司业绩非常糟糕,在全省同行业排名第56位,是有名的“鹤尾”。这个时候,倪福林可以像其他国企高管一样,每天混日子,拿着固定工资过日子。而倪福林此时的特点就是让人不得不拒绝接受。回顾倪福林的履历,我们知道他骨子里有两个特点:一是想尽一切办法往上爬。第二,有一颗不甘屈居他人的心。正是这两个特点,让倪福林下定决心要做好公司的业绩。这样才能更接近他的野心,做更大的官。此时,倪福林做事有见地,通过走访和调查,找到了公司业绩垫底的症结所在:当时的国企采用“平均主义”的薪酬机制,员工干多干少,不影响工资收入。结果大家都不出力,公司生产效率自然低。接下来,倪福林开始大刀阔斧,带领公司迈出了三个关键步骤:一是公司实行“基本工资绩效全职奖金”的薪酬制度。这个政策一出台,立刻调动了员工的积极性。第二,高薪聘请管理和技术人才。倪福林在部队的时候,熟悉马克思的著作,知道“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道理。他分析公司业绩不佳、管理不善、人才短缺是主要原因之一。第三,打破陈规和教条,大胆接触私人资本家,开拓市场。在倪福林的努力和苦心经营下,公司很快实现了业绩的稳步提升。公司只用了5年时间就扭亏为盈,从只有两个门面房破旧的“小作坊”发展成为拥有9家大型批发公司和5家五金商场的大型国企。公司资产也从原来的2万飙升到4000万,实现了2000倍的升值。倪福林的优异成绩迅速赢得了行业和社会的高度评价,先后被评为“湖南省优秀企业家”、“湖南省特级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全国模范军队转业干部”。然而,在获得了这么多奖项之后,倪F 他接触过很多民营企业家和资本家,他向往他们的富裕生活。倪福林认为他要的不仅仅是名声和地位,还有金钱。只有大量的金钱和无拘无束的生活才能填满他空虚的心灵。同时,倪福林也知道,自己想要的,在体制内是无法实现的。当时恰逢国企改革,国企业绩环境下滑。倪福林干脆退了,决定下海做生意。为了当有钱人,深圳在改革开放后成为南方经济特区,吸引了无数农民工南下淘金。与此同时,瞄准这群“淘金者”的房地产商也纷纷涌入,开始炒房。当时深圳的“淘金热”也吸引了倪福林。为了过上富裕的生活,他还带着妻子刘去了南方。刚到深圳的时候,倪福林的目标很明确:第一,我不可能工作。第二,我想变得富有。他经商多年,有相当多的积蓄。他打算创业。对于创业,当时很多刚到深圳的创业者,就像一个少年一样,毫无章法可言。当他们选择了一个方向,他们打了又打,大多数人都失去了他们的钱。经过调查,倪福林发现深圳的房地产还有很大的空间,于是他把所有的财富砸进去,成立了深圳宝安沈湘公司。倪福林深知自己初来乍到,没有能力接触房地产,所以一开始就以贷款为主业,以房地产为终极目标。不像其他创业者急功近利,他极度急躁,早就在思考如何生存。倪福林很有见地,不仅依靠贷款业务完成资金和人脉的原始积累,还观察房地产行业,积累经验,有能力后再借力房地产经济。在科学的规划下,加上夫妻二人的良好经营,短短5年,也就是1996年,倪福林开始大举进军房地产,成立了著名的“福中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福中福”的核心业务很简单,就是“炒地”。因为错过了特区开发的第一辆公交车,等到倪福林出手的时候,好多好地已经被别人家花光了。哪怕是稍微好一点的地段都很值钱,这也成了他这个小公司的大问题。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土地的房地产公司就像空中楼阁,摇摇欲坠。这个时候,倪福林不慌不忙。他想,既然自己拿不到黄金之地,为什么不反其道而行之呢?倪福林认为深圳作为经济特区方兴未艾,后面肯定会有更多的人进来。黄金地段的房子,不仅自己承受不了,普通人也买得起。但是农民工总是要买房才能落户的,所以只要有房子,就会以比较接近的价格卖掉,即使是郊区,倪福林。也不怕砸在手里。接下来,倪福林做了个让同行诧异的举动:贷款并砸下全部身家,在郊区宝安拿下一块地。当时同行人都幸灾乐祸,等着看倪福林房子卖不出去时,如何砸在手里。然而没想到的是,倪福林却十分自信,高调对外声称,他要把这块地,打造成“福中福商业城”。最终的结果,确实如大家所预料,由于“商业城”理念太过前卫,导致它旗下的“幸福海岸”和“幸福港湾”项目无人问津,盈利惨淡。这时候朋友都劝倪福林壮士断腕,早点把楼盘低价卖出捞回本钱。但倪福林关键时刻,却表现出了超乎常人的眼光,坚信真金不怕火炼,并未生出半点退却之心。倪福林觉得,房子是好房子,只是自己错估了人们的消费能力。尽管房子售价已低于市场平均价,但一下让农民工拿出几十万买房,对他们来说还是不现实。那个年代,流行“售楼花”,即现在的买房分期付款。但是首付也大多金额不小,少说也要十几万打底。倪福林觉得,这不是郊区的老百姓们能承受的。于是,倪福林别出心裁,创举性地提出了“一万入住”的售房口号,一下让农民工看到了买房的希望。很快,倪福林的“福中福”公司旗下的“幸福海岸”和“幸福港湾”楼盘就售罄,实现了80多亿元的售楼收益。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倪福林凭借房地产一下赚得盆满钵盈,他也终于得偿所愿,过上了无拘无束的奢侈生活。金钱与美女,慢慢腐败内心过上了富人生活的倪福林,渐渐放低了对自己的要求,开始追求享乐,并在骄奢淫逸的生活中慢慢丧失了自我。倪福林彻底放弃了对妻子的誓言,日日寻花问柳,销魂买醉,有时甚至带着情人与妻子刘雪时同桌吃饭。刘雪时彻底认识倪福林的丑陋面目,一怒之下和其离婚。当时“福中福”是著名房产大公司,为了避免两人离婚给公司股价和业绩带来负面影响,两人仍旧在公开场合逢场作戏,上演夫妻和睦、夫唱妇随的戏码。人们全然不知道,企业家们引为楷模的偶像,私下里却是私生活肮脏、混乱,道貌岸然之人。有了金钱和美女之后,倪福林并不满足,他又开始想方设法地包装自己,把自己打造成人们眼中“伟、光、正”的人物,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老祖宗有句话说得极好,那就是“富贵不还乡,无异于锦衣夜行”。倪福林觉得回到家乡搞投资、做慈善,家乡的人会眼红,这更能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他一出手就是10亿元,从学校、医院、敬老院等基础福利建筑,到公路、风景区等政府开发项目均有涉及。他给家乡修的两条大马路,长达十多公里,横跨整个“国际城”。他投资开发的皇家湖风景区,耗资3000多万,成为了国家标定的3A级旅游风景区,极大地带动了益阳旅游经济的发展。不得不承认,倪福林所做的这一切,对家乡来说确实是利在民生的大好事。倪福林也如自己所愿,成为家乡人心中的大善人、模范企业家。可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做这些事情发心要善,持身要正。如果打着满足虚荣心的“慈善”名义,却进行着某些“权钱”、“权色”交易,那将是慈善界最可怕的灾难。后来的事实证明,倪福林就是这样一位道貌岸然之人。知情人透露,衣锦还乡之后的倪福林,之所以愿意投资“皇家湖旅游度假区”,条件就是他能在度假区内,自建一套“皇家宫殿”。当时外人都以为,倪福林投资度假区是为了发展家乡旅游经济,根本没想到他是为自己着想,想住进去做“皇帝”享乐。倪福林这套福林庄园,完全是按照清廷宫殿的模子刻出来的,可谓一步一景,三步一顾,极尽奢华。倪福林俨然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位“不可挑衅”的皇帝。不论家属还是仆人,都要严格遵循章程办事,他自己则住在最中间,楼层最高的“福林楼”,标志着他在“皇宫”内至高无上的地位。在“福林楼”的两边,各有两排豪华别墅簇拥拱卫,住着倪福林的家人,还养着10位情人。知情人爆料,倪福林虽然已经70多岁,但仍大小通吃。他的情人中,最小的居然是00后,据说19岁就为他生下一个小孩。而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倪福林已经与他的情人们生下了11位孩子。对于这些情人的管理,才是倪福林真正让人大长见识的地方。相传古代皇帝一到晚上,大多会翻“翻牌子”,决定到哪位妃嫔那里过夜。倪福林在这件事上,也整出了新花样。他也像皇帝一样,一到晚上就靠翻牌子睡觉,而且被他“临幸”的情人,福利待遇和钞票、豪宅也会滚滚而来。与此同时,倪福林又严格地规定,情人间要和睦相处,不许争宠出现争端。对于听话的情人,他是大把的钞票奖励。对于不听话的情人,要么经济制裁,要么扫地出门。除此之外,所有情人不能随意出入他的“福林楼”,有事必须先打报告,得到允许方可“觐见”。倪福林很重传统的“香火”观念,为了延续子嗣,可谓极尽能事,提倡“多生多奖”,奖多奖少全凭自己能力。生儿子是一套奖励制度,生女儿又是另一套奖励制度,生儿子奖励得多,生女儿则奖励得少。由于倪福林给情人的福利待遇极好,使得很多情人都对他死心塌地。有的情人甚至是相互介绍而来,她们一起与倪福林待在“福林庄园”,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后来前妻刘雪时看倪福林荒淫无度,劝他少生几个,倪福林却把手一摊委屈巴巴地说:“我也不想啊,可是她们都上赶着要生,我有什么办法?”诚然,在数不尽的钞票和豪宅香车面前,没有几个女人挡得住诱惑。为了富裕的物质生活,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爷爷辈,她们也会投怀送抱。此时的倪福林可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面对记深圳新闻者采访时,他大谈慈善,大谈发展家乡经济建设,对记者说:“我做的这一切,都是我多年以来的心愿,是一份故乡的情结,一份义不容辞的责任。”可私下里,他又极尽骄奢淫逸之能事,还和地方官员大搞特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渐渐地丧失了自己的道德底线。为了谋求自己的更大利益,倪福林已经开始违纪违法,在许多重大的开发项目上,以行贿官员的形式,达成自己的目的。在巨额贿赂之下,有些官员陆续暗地里成为倪福林违法乱纪的保护伞,并为他铺就“权钱”交易的道路。很多不法商人和官员为了争取和倪福林合作,又上演了“权色交易”,以送“秘书”、“引荐人才”的名义,堂而皇之地给她送情人。对于这些人使出的“美人计”,倪福林都一一笑纳。有了官、商拥护的倪福林,越发在益阳根深蒂固,无法无天。三次逃脱追捕,臭名天下知2008年,倪福林在深圳的地产公司被查出存在严重违法问题,因和原住民的土地权属纠纷,导致楼盘被禁售。禁售之后,倪福林的计划一下被打断。原本正常运作的资金链出现了8000万的口子,拖欠了大量农民工的工资,成为了被执行人。2013年,深圳政府在调查倪福林为何能拿下这块地皮时,发现了他当初巨额贿赂地方官员的黑幕。很快,检察院又将倪福林列为追逃人员。此时,早已听到风声的倪福林躲回了老家益阳,而且在他的“宫殿”里逍遥法外。检方曾前后两次赶到益阳,想要将倪福林抓捕归案,都被他提前逃脱,导致无功而返。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是,2015年,倪福林竟然不顾自己“在逃人员”的身份,在诸多益阳地方官员的陪同下,出席了福林塔的建成仪式。仪式上,倪福林和官员们谈笑风生,好不快活。在被列为“追逃人员”和“被执行人”的情况下,倪福林竟然还有钱兴建这样一座富丽堂皇的“福林塔”,丑陋面目令人厌恶。据了解倪福林的人说——“倪福林非常迷信,他相信把自己放在宝塔内,佛祖就会保佑富贵平安。”为此,倪福林把这座11层的塔,取名为“福林塔”。实际上,塔的内部却是他个人的“功德殿”,恬不知耻地陈列着大量他生平的事迹。再加上2018年他“装死”逃脱追捕的消息曝出,倪福林的臭名已为天下所知。如今他的荒唐事,早已经成为大街小巷,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是截止到2022年,这条法纪社会的漏网之鱼,却仍旧逍遥法外,去向不明。倪福林留给群众的视野,仍旧像谜一样,存在许多未知数。在此我们坚信,任何魑魅魍魉,在坏事做透之后,终将自食恶果,万劫不复,“天网”与法律,终将还我们一片朗朗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