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经济 - 夏天的春风/“越造”复制中国故事\夏纯 尹柯财经首席经济学家

夏天的春风/“越造”复制中国故事\夏纯 尹柯财经首席经济学家

发布时间:2022-05-04  分类:深圳经济  作者:admin  浏览:1524

图:越南今年经济增长预测6.5%,汽车行业如火如荼。该市新能源汽车公司Vinfast赴美IPO。上周五政治局会议后,a股深证信息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反弹。但从2020年疫情爆发到今年4月底,全球126个主要指数中,中国的深证成指、上证综指、恒生指数均排名靠后,越南指数以232%的涨幅排名第二。指数暴涨的背后,是疫情期间越南经济的繁荣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产业链转移到越南,使得越南出口大幅增长。上个季度出口贸易总额显示再次超过深圳。越南疫情期间,经济基本面受到冲击,但市场投资者对越南未来发展保持乐观。越南河内指数2021年以129.78%的涨幅位居全球主要股指之首,胡志明指数2021年11月突破1500点,创下越南股市新高。在过去的两周里,通过资本流动监测机构EPFR的统计,越南市场获得了资金的净流入,而泰国,菲律宾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则出现了资金的净流出。去年年中,越南疫情迅速蔓延,防疫政策上升。第三季度GDP出现6%的负增长。但2021年10月后,越南防疫政策转变为“与疫情共存”的策略,政府扩大财政支出以维持低利率环境。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做出努力,经济活动逐渐回暖,出口的恢复导致第四季度GDP大幅反弹,增长5.22%。2021年第四季度,进出口成为提振越南经济的最大亮点,热度持续到今年。1月份PMI(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达到53.7,为去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今年3月,越南贸易出口总额340亿美元,环比增长45%,超过深圳的240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越南的出口总额为891亿美元,超过了深圳约600亿美元的出口总额。出口的替代效应明显。从出口总额来看,2021年中国出口额约为3.36万亿美元,是东盟10国1.64万亿美元总额的两倍。除去发达经济体新加坡,越南在东盟10国中出口额最高,其次是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回顾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初期,中国产业链首当其冲,出口大幅下降。Wind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出口的全球份额已经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12%下降到11.1%,而印尼、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出口份额有所上升。到2021年年中,越南、马来西亚等国疫情恶化,越南收紧防疫政策,大量企业停产。越南出口份额再次下降,中国份额略有上升。整体来说,有一定范围的替代和取舍。此外,从东盟十国出口的商品类别来看,2021年占比最高的前六大产品分别是机械电子设备、塑料、贱金属制品、化工产品、纺织品、汽车和飞机等。另一方面,中国出口商品的主要类别是机械和电子设备、纺织品、贱金属、化学产品、车辆和飞机设备以及塑料。深圳和上海的出口数据显示,2021年,上海的机电产品占出口份额的68%,深圳高达80%,而越南最大的出口商品类别是电机和电气设备,约占40%。并且在疫情控制期间,深圳和上海的出口被封锁。根据深圳海关的数据,今年3月份出口下降了14%,部分需求会落到越南,所以存在一定的替代现象。综上所述,可以看出中国与东盟十国的出口商品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叠。在th 从劳动力成本来看,越南平均每月320美元,泰国和马来西亚平均700美元,中国劳动力平均990美元。越南确实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劳动力素质远不如中国。2020年,中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将超过2亿,是越南总人口的两倍。越南要完全复制中国的完整产业链并不容易。笔者认为,此轮越南出口的大幅增长,更多的是来自中国产业链订单的暂时转移,而非产业链的永久转移。本土车企赴美上市,不管越南是否真的开始替代中国的产业链,越南的经济确实在中国疫情封闭时期走强了。亚洲开发银行预测,2022年越南经济增长将达到6.5%。强劲的经济势头开始向全国各行业蔓延,汽车行业也发展得如火如荼。4月份有消息称,越南第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赴美IPO,汽车公司是越南最大的民营企业Vingroup的子公司Vinfast。越南第一家汽车公司Vinfast于4月份秘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申请。估值区间上限高达600亿美元。如果成功,这将是越南历史上市值最高的公司。2018年,蔚来赴美上市时,市值只有64亿美元左右,理想市值不到100亿美元。2020年11月,小鹏和蔚来的市值只有500多到700亿。为什么在一个汽车工业如此薄弱的国家诞生的电动车品牌Vinfast能获得如此高的估值?当我们仔细观察Vinfast时,我们会发现它与中国造车新势力有许多不同之处。Vinfast是靠签约获得通用汽车在越南的所有业务起家的,它有造车的资质。其管理经验也是美国企业使用通用汽车的运营模式。在Vinfast的9名董事中,有6名美国人,其余3名越南人都曾在欧美工作过。公司不仅理念接近西方,海外布局也领先于“威小李”(威来、小鹏、理想)。Vinfast一早就进入了美国市场。今年3月,Vinfast宣布将在北卡罗来纳州投资40亿美元,计划产能为15万辆汽车。这笔大投资引来了拜登在推特上的公开祝贺。董事会成员符合美国价值观,在美国设厂促进就业,符合拜登政府的新能源发展计划,实车也于去年12月下线。Vinfast管理层深谙西方资本运作之道,不只是会给欧美资本。本講故事的公司,還是一個「實幹派」,這麼看,高估值似乎情有可原。別看Vinfast在美國資本市場上的風光,汽車產業雖然是越南的重要產業,也依然停留在低端的產業鏈上。根據越南《西貢經濟》的描述,經過十年的發展,越南汽車產業也只限於組裝,發展停留在焊接、漆料清潔、組裝等三道工序上。越南汽車的配套能力比較弱,全國350家汽車零部件廠商,外國企業的比例高達80%,其餘是越南企業,且以中小型企業為主,生產的汽車零部件技術含量低,主要是鏡子、坐墊、電池等,整體汽車產業的國產化率僅為10%。全國汽車產業規模較小,2019年越南全國汽車銷量38.5萬輛,國產汽車18.6萬輛,這麼小規模的市場由十家車企分割,導致每一款車型的銷量每年普遍都不足1萬輛,2019年銷量最高的豐田威馳達到罕見的2.7萬輛。在中國,普通的國產品牌五菱旗下的宏光Mini電動車在今年1月的銷量就達到3.7萬輛。結尾全球開啟了「疫情共存模式」,胡志明的夜晚,越南鼓躁動的音樂已經開始在酒吧街傳開,夾雜着東南亞味道,又有西方電子音樂的律動,兼容並蓄,好像回到九十年代深圳的迪廳,聽起來有一股野性的追逐。正如越南近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靈活變通、思想解放,嘗試復刻中國故事,又努力向西方學習,引進世界的技術和資本。越南,這匹在後疫情時代快速奔跑的黑馬,儘管基礎薄弱,但依然值得我們注意。因為面對全球產業鏈處於地緣政治,而引發的安全顧慮上的轉移,關乎的不是一個城市一個省份的事,而是整個國家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