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新闻 - 从纽约到深圳爱文学校 一年后整个中小学发生了什么?

从纽约到深圳爱文学校 一年后整个中小学发生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2-05-08  分类:深圳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6699

老读者可能对深圳的爱文并不陌生。在之前的报道中,我们已经多次介绍过这个创新的世界学校。最近,我们有幸亲自参观了爱文,这是一个美丽的校园,位于绿树环绕的塘朗山脚下,毗邻深圳3354文化新高地深圳大学城。虽然不豪华,但处处充满艺术感。在深圳的国际学校里,艾文这个名字无疑是很值钱的。不仅仅是因为它“被一所学校录取,可以在纽约和圣保罗校区之间无缝穿梭”,还有世界学校的概念;它的校长不仅是香港汉基国际学校的前校长,而且是教师和R & ampd人员3354来自NASA、哈佛和高美菲利普埃克塞特学院;不仅没有AP、IB、A Level,还有20%的学生还是藤级上大学;也因为它的审美,带有一些理想主义的基因;也因为是在很多学校,理念很超前,但是步伐很稳健……现在深圳爱文小世界,幼教部,小学,中学项目都落地了。在爱文读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传统教育和创新教育有哪些碰撞?5月9日(周一)晚上8点,第四届Awesome网校选拔展——广深站,我们有幸邀请到了深圳市爱文小学执行校长姬旭女士。她是纽约艾文创始学派的成员。她有十多年的语言教育经验,对双语教育和创新教育有着深刻的理解。有兴趣的家长一定要提前预约,准时观看。在讲座开始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去年与深圳市爱文学校执行校长Matt Scott和几位初中老师(吴迅、李斌)关于爱文的课程设置、校区之间的联动、PBL理念的深入讨论。很多家长都留言表示受益匪浅。#01我们教知识,但除此之外“你教什么课程?”我相信这是很多深圳家长对艾文提出的第一个灵魂拷问。“艾文的课程听起来真的不像IB、A Level、AP那么容易理解。我们有自己的原创课程,所以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向父母解释我们在做什么。不过也有家长主动找我们,因为爱文是他们一直在找的学校和教育。”校长马特坦言。马特说,他在纽约欧文的时候,和老板泰廷利(Phillips Exeter Academy前总裁)一起设计了纽约欧文的顶级教育。他的老板说埃克塞特学院不会让学生参加AP考试,因为“他们不想让AP成为学校的天花板。”总裁Matt 2015年加入爱文纽约,担任纽约爱文运营总监、爱文总部课程设计总监。2019年随家人移居中国,开始建立深圳校区。“应试教育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在巴西,大多数学校也很传统。一个班50个学生,要经过非常严酷的考试才能上大学。不过,爱文圣保罗的学生在申请大学时顺便考个AP成绩,但这不是我们教育的目的。”我们更想做的是知识背后的东西。你可以看到,每一项能力的背后,都有学生的评价方式。我们教授知识,但我们希望学生超越知识。”马特校长说。这也是为什么爱文的父母大多是企业家,很多都是创意领域的。他们也在寻找不同形式的教育。#02艾文的课程教学到底是什么?深圳爱文是一所怎样的学校?在深圳爱文就读是怎样的体验?我们先来看看学生们在做什么。来自——幼教部狮子班的阿贝尔,正在通过绘画、泥塑、建筑等活动探索家乡的特色。在此之前,他已经和同学分享了自己的家乡和名字的由来,创作设计了自己的肖像和名字画,这是爱文探索班第一单元“我的责任”的学习内容。五年级学生William和他的团队成员Harper、Rebecca和Joshua使用Taco builder体验建筑模型的创建。然后,他们会运用数学测量等技巧,确定占用面积,按比例做出和谐真实的“房子”。 这是五年级应用数学课上的“DIY环保社区玩具”练习项目。他们小组的主要任务是设计制作小区里的超市和电影院。在制作项目的过程中,学生将参与建筑施工、室内设计和城市规划。最重要的是,环保的理念和意识贯穿整个过程,最终整个社区将由可回收材料制成。八年级学生奥斯汀正在准备11月底他的“边缘人的世界”项目的主题展览,这是他们中国文科课程的项目之一。他和同学洪辰、尼古拉斯选择的主题是:“残疾人的处境,主流人群与残疾人的隔离(生理和心理距离)”;他的另一个同学Yuti选择了另一个主题“重写华兹华斯的故事”。无论哪一个课题,都需要学生完成课题计划和课题研究,准备材料,完成初稿(写出书面材料初稿;画出海报和图片的草稿;拍摄视频素材并编辑),然后修改,做出成品,调整,最后展示。16岁的学生亨利(Henry)与同学爱迪生(Edison)合作制作了一个视频,生动地展示了“宇宙食谱”,展示了宇宙的起源、天体、银河系、太阳系和行星,然后给出了宇宙的“公式”,讨论了能量、引力、熵、电磁力等各种力之间的关系。这是他们第一个“从原点出发”的学习项目。所有的学生都带着充分的好奇心和创造力探索世界。#03世界学校,不是一句空话。艾文一直说自己是“世界学校”。其实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估计你会大呼小叫3354。这次和老师们交流后,我发现他们三个字和圣保罗、纽约的校园密不可分,我意识到这确实是一所脚踏实地共同努力的世界学校。爱文纽约校区每天早上八点,是吴迅老师与巴西和纽约校区同事对接的时间。因为负责深圳爱文学校的课程设计,她需要充分了解纽约和圣保罗校区课程的底层逻辑,并在此基础上迭代。包括她也负责的师资培训,以及全球校区其他很多老师的点评、经验、反馈,并在此基础上保留了深圳校区的特色。爱文圣保罗校区不仅仅是课程,爱文的所有团队每天都有这样高频率的线上碰撞和交流。连接与迭代,是爱文这所世界学校的另一个灵魂。不仅是课程、老师的全球共享资源和密切连接,连建筑本身,也是一个迭代的结果。纽约校区是第一代,圣保罗在这个基础上做了优化迭代,到了深圳,空间感就会更大,也做了挖空的设计,让更多的阳光透进来;教室里也在天花板和地板都做了隔音板,这样上下都不会有噪音影响;再比如纽约校区是城市学校,在主干道边上,深圳校区则有热带的感觉。里面还保留了一棵老榕树做的图书馆。爱文向我们展示了,一所”世界学校“如何连接,如何分享和共创的生动面貌。#04理想主义我们也都知道,爱文的学费不便宜,纽约校区的家庭更是名流云集,那么,这证明爱文是妥妥地属于精英阶层吗?这也是爱文很有意思的地方,我注意到,爱文深圳里,至少有10名老师曾在公益组织“美丽中国(Teach for China)”任职过。包括校长Ted Faunce方泰德博士还是“美丽中国”的理事会成员。Matt校长也是因为美国的公益教育组织Teach for America才进入教育行业的。年级主任吴迅老师则在”美丽中国“的大理地区从事过近两年的教师培训工作。我采访过的很多老师都不约而同地提到,是他们在公益组织的经历,让他们关注到了很多问题,包括美国少数族裔的教育、中国乡村小学教学软实力、提高学生对本土化的自豪感的问题。Matt校长说,“我认为爱文是一个非常有使命感的组织,所以它汇集了一批对教育力量有信仰的人,一批相信教育能够解决全球性的大问题的人。”不仅如此,爱文的很多价值观也体现在了学生的作业,课堂的议题上。△深圳爱文6年级“绿色屋顶”环境科学项目很多学生都关注绿色生态、地球可持续发展等议题。纽约的孩子关注如何让哈德逊河水变清,深圳的孩子则会做一本”可持续发展地球食谱“,原则是健康、更多果蔬、更少碳排放量,并且也弘扬中华美食文化,并和圣保罗、纽约爱文的学生共享。关注未来,关注地球,爱文从上到下的气质都透露着地球公民的理想主义。#05项目式学习真的靠谱吗?项目式学习,总是家长的关注焦点。因为它总是给人“看得见、摸不着、似乎‘很低效’”的感觉。作为爱文11种学习体验的第9种,项目式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PBL)是爱文贯彻中小学重要的学习方法之一。在负责中学课程设计的李斌老师看来,中国教育系统的重视的地方和西方不太一样,西方很重视学习技能,即Skill-based,但是中国人很重视知识谱系,即Content-based。PBL很多国际学校或创新型学校都很重视,但是它不能沦为教条。在设计教学的时候,我们会让PBL和探究式的方法,服务于我们去拼凑板块,并且让学生感同身受的方式,真正去习得这些知识,而不是学到这些知识。“很多家长会觉得说项目制学得不深、不够系统或者不够扎实,但是他们忽略的是,项目制虽然做起来有难度,效率可能也有损失,但它的威力在于能够长期地保留你的知识和技能,体验式的学习对学生的影响是更长远的。传统的学习方式,你记住的知识内容大部分是短期记忆,过了3个月后,你还能记得50%的知识就已经不错了。”毕业于深圳中学的李斌对传统教学法里的长短板有深刻的体会。“假如说高考模式是花十几年为那次考试做准备的话,那我们其实可以花大部分的时间为我的兴趣做探索,为人生做积累,但是要考试的时候,则花比较短的时间去做准备。一样是这么多时间,两种方向必须要取舍。“李斌老师说。刚好,2021年年底,八年级的学生们正在筹备一个名为“偏远之流”的展会,而这个展会,恰巧就是由学生们独立主导并创作的项目“边缘人的世界(Unseen)”中最后的一环。“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有被边缘化的经历。我们不光要了解边缘化是怎么一回事,为这些‘看不见的人’发声,更要知道当面临边缘化的困境时,自己可以做什么。”金枭老师说,拥有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硕士学位的她一直都是创新教育发展的践行者。整个PBL项目制学习过程有趣而深刻,金老师带着学生们阅读英国作家奈保尔的《米格尔街》,从英属殖民地特立尼达岛一条小街上的人物故事中,了解边缘人的产生及背后的社会问题;引导学生将自己的生活与书本连接,“假名媛、过度整容背后的原因”、“海外留学生的孤独感”等等成了孩子们感兴趣的研究话题;然后学生们通过调研去深度探究该议题,并且最终通过展览的形式呈现在所有师生面前。在短短四周时间里,学生们不仅仅是独立完成了一次展览,更是在项目制学习的过程中,培养了同理心、计划能力、合作与沟通能力主导与主动能力等等,这些都是面向未来最重要的能力素养。而作为项目负责老师,金枭却强调“我只是一个在旁边帮助他们实现想法的人。”就像《礼记·学记》中所述“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爱文的项目制学习,恰恰体现出教育者的根本:引导学生,而不是牵着学生走;鼓励学生,而不是压抑学生;启发学生,而不是代替学生作结论。#06创新课程,一样出好结果创新型学校会不会”实验大于实际?”这个问题我很早问过总校长Ted Faunce方泰德博士,他当时的回答非常明确:不是实验,而是经验 (Not experimental,but experiential)。换句话说,家长们并不是送孩子来做小白鼠,而是来接受一群经验丰富的教育专家创造的不断迭代优化的教育创新。这句话可能用爱文全球校园6届毕业生成绩更能证明。△2020届部分毕业生录取院校及专业合辑2021年,爱文纽约校区和圣保罗校区一共收到美国Top50综合性大学/Top30文理学院的155封Offer,世界其它国家顶尖学校如多伦多大学等10+封Offer。其中14封来自藤校深圳信息级别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大学等),8封来自美国排名前10的文理学院(阿姆斯特学院、波莫那学院、韦尔斯利学院),15封来自加州大学系统,包括4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10封来自纽约大学。再看前五届264个毕业生的去向:20%的毕业生去了常青藤级别大学(包括八所常春藤大学和斯坦福、芝大、MIT、杜克大学等),60%的毕业生进入全美Top 30综合大学或文理学院。有那些让你“看不懂”的,好像都在“玩”的课程,一样出藤校生,创新课程不等于出不了好结果,这对务实的深圳家长而言,可能会是一剂定心丸。实际上,也是一种家长要接纳和学习的过程。5月9日(周一)晚上8点,对话深圳爱文小学部执行校长徐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