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招聘 - 中国制造业当下最需要什么?信心

中国制造业当下最需要什么?信心

发布时间:2022-05-09  分类:深圳招聘  作者:admin  浏览:2004

信心是关于企业家把钱放在哪里,用在哪里,是否愿意冒生命危险。在疫情爆发和对供应链的影响之后,我们看到很多外资企业仍然加强在中国的布局,因为他们对中国市场有信心。文|陈晨最近,在各种媒体上,出现了一些担心中国制造业的声音。今年一季度,越南出口总额超过深圳,引起广泛讨论。一季度越南商品出口额达885.8亿美元(约合5842亿人民币),深圳一季度出口总额为4077亿人民币。但大多数讨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即越南的出口额在2019年超过了深圳,此后一直保持领先。越南50多亿美元的出口包括五大类:手机及零配件、电子产品、电脑及零配件、机械设备及其他辅助工具、纺织服装、鞋类。越南的出口产品还是以低技术含量的材料组装加工为主,离不开中国的供应链。其贸易细分数据显示,中国是越南最大的进口来源。2022年第一季度,越南从中国进口276亿美元,对华贸易逆差143亿美元,同比增长21%。某种程度上,越南在全球制造业产业链中的角色与二十年前的中国相似。产品越复杂,产业链越长,这种分工就越明显。长三角部分汽车供应链企业表示,受疫情影响,从日本厂商订购的电机交货期至少延迟了4个月。虽然电机是在越南组装的,但是芯轴是在中国制造的,这就耽误了产品的交付。制造业似乎越来越像一根缠绕在东西方的大线,牵动着一根线,不知不觉又牵起了另一根看似不相干的线。越南出口超过深圳的担忧背后,确实反映了对中国制造业未来的担忧。近两年出现了贸易摩擦、供应链中断、疫情等诸多困难,导致生产秩序混乱,给制造业带来很大冲击,部分企业开始对未来持谨慎态度。然而,这种冲击会给中国制造业带来系统性危机吗?会不会导致大规模的产业转移?中国制造是怎么成长起来的?中国制造业的崛起不是简单的堆砌,而是一个自然自发的“成长过程”。企业之间相互竞争,行业之间相互联系。通过半个世纪的累积增长,建立了一个庞大而完整的制造体系。中国制造业增加值2011年成为世界第一,装备工业总产值2010年成为世界第一。所有产业链被打通,背后是无数企业的奋斗。2010年以后,中国制造业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不仅有量的扩张,还有越来越多质的提升。行业更注重核心技术,企业更注重发展质量和效益。一方面,制造业的绝对规模进一步提高,从占全球份额的五分之一提高到三分之一,未来还有进一步提高的可能。另一方面,中国制造复杂产品的能力也在不断提升,在新能源汽车、工业机器人、智能硬件等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随着规模的扩大,产业运行的规则也发生了变化,业界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以前业界很担心短板,各种卡脖子的技术让一些人望而却步,认为很难赶上发达国家。但这两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发展的眼光看待我们的不足,意识到我们之所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不足,正是因为我们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取得了进步。改革开放以来,很多行业在全球战斗力排行榜上从默默无闻到名列前茅。当他们发展到一定规模后,短板自然会暴露出来,规模会进一步扩大。一些隐藏的短深圳娱乐博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船舶工业规模已经达到世界第一,占世界一半以上。然后大家担心很多核心技术不能自主,高技术的船造不出来。然后几年后,一些技术被突破,一些产品可以自己做了。比如LNG船,以前依赖进口,但逐渐沪东造船、江南造船、造船重工开始涉足该行业,他们开始登上国际舞台,也可以向日本客户提供产品。熟悉中国工业的人可以发现,近几十年来,随着中国工业的不断扩张,在发展中解决短板的例子很多。比如十年前卡脖子的工程机械、工业机器人、数控机床,现在已经部分被进口替代。十几年前,大家都觉得日本帝人公司高不可攀。现在,至少有五六家国内企业开始挑战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国工业机器人规模已经连续八年世界第一。这种力量使我们能够解决发展中的问题。随着规模的增长,企业有盈余时自然会主动解决问题,这本身就是产业创新的过程。工程、光伏、动力电池、机器人行业都经历了爆发式增长,然后生产工艺、关键零部件、设计水平、核心设备、终端产品都在飞速进步。因此,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中国保持长期增长的能力,我们就不必害怕短期的困难。最近两年,尽管受到各种冲击,但增长的力度仍然存在,一些行业有加强的迹象。比如3C,动力电池产业已经开始具备世界级竞争力,工程机械产业可以和发达国家竞争,光伏产业已经形成全产业链竞争力。大企业与中小企业之间的信心鸿沟中国工业增长的本质力量是什么,能否长久?我们最近对企业进行了几轮采访。一些企业提到了市场规模。无论是2B还是2C,中国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市场之一。2021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1.6倍,连续7年位居世界第一,规模大于美国和欧洲加起来的规模。超大规模的市场有利于超级产业链的孕育。所以即使出现疫情,特斯拉也会在上海扩建工厂。在工程机械、船舶、电子、工业机器人等领域。可见超大规模市场的威力。规模效应是工业世界最重要的力量源泉。有了规模,企业可以降低成本,测试验证新技术,不断创新流程,升级管理方式。国内几大家电龙头的制造水平正在超越日韩,创新管理已经开始。这导致一些外国企业学习和效仿中国企业。日本的三电集团,被海信注资后,开始了“海信式”改革。海尔收购通用电气的家电业务后,实现了扭亏为盈。虽然我们还有很多短板,但规模化制造带来效益同时,也开始带来经验、知识和技术。还有一些企业提到了人力资本。中国拥有海量的工程师资源,中国受过大专及以上教育的人数,2010年是1.1亿,目前是2.1亿,到2030年预计超过2.5亿。人的因素非常重要,无论企业还是大学和研究机构,增加研发活动都要靠有经验有知识的人来支撑。例如一些大型工程项目,由于我们拥有经验丰富的人力资源,中国的建造成本比其他地区低25%~60%,同时工期短20%~40%。供应链的完整和高效也为成长提供了力量。深入的供应商网络,大量熟练的劳动力,以及发达的物流基础设施,帮助中国制造企业比大多数经济体更快、成本更低地生产商品。中国强大的供应商基础也是这个生态系统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中国共有14万多家机械供应商,在电信、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行业有7.5万家制造商和供应商,在交通运输设备行业有10.4万家企业。上面这些原因更多是动力的组成,或者是增长的助推器,但似乎仍然不是动力的源头,正如内燃机油缸中的油料,每一次被点燃都能驱动做工,但点燃燃料的电火花从哪里来呢?我们找了很多企业界的朋友,不停的问到上面的问题。聊着聊着,问题似乎明朗了起来,上述增长动力的背后,最原始的力量其实是大家对中国制造的信心。工业的竞争力有一个特点,就是当期表现往往取决于前期投入的累积。而企业家所做的投入,无论是技术研发上,还是产能扩张上,都取决于对未来发展的预期。每一家企业的有形增长,都发源于那些无形之处,比如企业对于技术实力的自信,对于市场增长的信心,对于合作伙伴的信任。有了这些无形的东西,企业才能放心投入资金,甚至是倾注所有。信心关乎企业家把钱放在哪里,用在何处,是否愿意押上“身家性命”。在疫情爆发、供应链饱受冲击之后,我们看到很多外资企业仍然加强在中国的布局,因为他们对中国市场有信心。例如安川大举投资在常州新建工厂,埃克森美孚在惠州的百亿美元投资,西门子最近在南京建厂,还有特斯拉新宣布的上海工厂扩建计划。无论长期的技术短板,还是短期的供应链中断,或者眼下的疫情冲击,对于产业肯定有伤害,但有没有损害根基,我们需要去看这些外部冲击是否影响到企业对未来的信心。只要信心还在,产业就会有韧性和弹性,就敢于投资未来,就能恢复并再续增长。上面的案例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产业界,尤其是大型企业,对于未来仍然有信心。隐忧更多来自中小微企业。据我们调研,长三角的若干中小企业、初创企业,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对未来的预期,调整了未来的投资决策。江苏的一家工业软件企业暂时解聘了大部分员工,希望等到疫情缓解后再次出发。合肥的一家设备企业,取消了部分新产品的研发计划,他们缩紧身子,希望能够降低外部冲击的伤害。一家上海的初创公司,吐槽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五六个人才,因为疫情做不了项目,发不出工资,选择离开,公司的其他人都是情绪低迷,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一些中小企业开始犹豫是否要进行扩张,一个朋友的企业年初已经打算在安徽建设新工厂,同时扩大北京的研发中心,但因为多种原因暂停了计划,因为看不清楚形势,供应链不时被打断,导致大部分精力用于保障生产稳定。还有一个做数控机床的朋友,他们非常担心技术团队的信心,他们的产品需要走进生产现场,需要人和设备、环境的匹配,但是最近一直不能进入工厂,诸多问题不能解决,团队信心下降,研发能力也在变弱。信心才是企业向前奔跑,不惧困难的核心。中国企业并不怕市场竞争,也不会因为供应链断裂而踟蹰不前,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本身就是创新,能够跨越障碍的企业自然会赢得领先。但阴霾过去,总会见到暖阳。昨天又收到一位上海企业家的短信,这次疫情让他元气大伤,本来就要放弃业务,但最近一周参加了了社区志愿者活动,让他有了新的思考,每天跟各色人打交道,志愿者团队里都是温暖的人。一群气质阳光、性格温和、积极乐观、健康开朗的人聚集到一起,又让他有了力量,多出了一些热情和不知道哪里来的责任感,驱使他去多做点事情。作者为机工战略研究员,编辑:马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