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教育 - 工程师的天堂挺进深圳湾

工程师的天堂挺进深圳湾

发布时间:2022-05-11  分类:深圳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3244

新材料专家谢宏斌化解了2018年对OPPO的误解。谢宏斌是上海一家外企的工程师。小资、放松、自由一直是他最喜欢的工作方式。意外收到OPPO的工作邀请后,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受上海多年精致生活氛围的影响,他很难想象与深圳这个广告铺天盖地的手机公司有什么交集。然而,一个电话改变了他多年的轨迹。中秋节那天晚上,谢鸿宾接到了一个名叫张嘉良的人的电话。简单寒暄后,对方提出OPPO需要面向未来的基础研究人才,邀请他去深圳面试。谢宏斌后来才知道,这个叫张嘉良的人,其实是OPPO最著名的材料科学家,是他们行业的领军人物。OPPO的广告语“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所支撑的充电技术就出自他手。一个行业的科学家亲自面试一个普通工程师,一个对“营销”印象深刻的公司也会开始重视基础研究?谢宏斌过去对OPPO傲慢、豪气的印象开始消解。随即,OPPO在2018年发布了Find X,这款明星产品中的50W闪充技术让他动容。他也做出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跳槽决定:离开上海,去深圳。离开外企,去OPPO。其实谢宏斌只是来OPPO做基础研究的人之一。后来他才知道,2018年是OPPO历史上最关键的一年:他提出三年投入500亿元研发,并正式成立了OPPO研究院。他看到OPPO的动作和深圳是一个轨道上的。在深圳湾,市政府斥巨资设立专门的人才园区,甚至将优秀创新人才的名字刻在铁柱上,鼓励和吸引科技人才投身深圳向创新型城市转型的洪流。过去以制造业和集成代工为主的深圳,对自主创新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在此期间,OPPO希望建立一个工程师的天堂,帮助持续创新。2018年之后的几年,成千上万像谢宏斌一样的专家、博士陆续来到这家公司。OPPO表示,他们想让科研人员的板凳不再“冷”。理想主义的冒险常陆是这一伟大转折的掌舵人,也是——OPPO研究院的院长。他高高瘦瘦的,戴着黑框眼镜,说话轻声细语。做了十几年的手机研究,现在OPPO对他的评价变成了:花钱。2016年,可以算是OPPO最潮湿的一年。OPPO异军突起,超越苹果、华为、小米等对手,成为国内销量第一的市场。然而,在公司现金流和利润最充裕的时候,OPPO并没有继续投入利润效率最高的路径,而是选择了短期性价比最低的——底层调研投入。这是OPPO首席执行官陈明永做出的关键决定。2017年底,在OPPO的一次内部高管会议上,陈明永坚定地提出,要从营销生产型企业向研发型转变;d技术型企业,而且要猛药猛药,坚持技术。两年后,三年正式投入500亿。“过去它是转变,但现在它被称为成为”,常陆说。这是陈明永和OPPO最大的变化,而且非常坚定。2017年底,常陆从从事快充、结构光、标准研究、软件平台的团队里招人,组建了一个三四十人的团队作为研究院的团队。2018年4月4日,OPPO将之前的达芬奇实验室(注:技术预研实验室)和几个研究部门统一为一个物理体系,OPPO研究院正式成立。一个看似不起眼的研究所的成立,代表着公司的一个重大转折。因为对于所有的商业公司来说,R & ampd的意思是烧钱,80%的研发;d投入在人才招聘上,于是曾经边缘的底层研究成为了OPPO近年来花费数百亿的领域。常陆于2008年从夏新电子加入OPPO。十年来,我一直负责硬件产品、技术、手机软件等业务线。现在,他的第一个任务是 还推出了几款具有行业颠覆性的创新产品,如滚动屏概念机、曲奇充电器、AirGlass等。在这个研究院里,成立了“实验室、STG、平台”三个创新机构,专注于未来3-5年的技术研发,不用背太多短期KPI。实验室是最小的研究实体组织单位,每个实验室从几个人到十几个人不等,但每个人都是这个领域的技术专家,瞄准一个技术方向攻关;STT g专项技术组,面向未来新机遇,聚焦特定场景,通过技术先行探索战略新业务方向布局,孵化创新原型或解决方案;平台是工程技术平台,面向实验室和STG,创造创新原型,实现技术转化。然而,投资研发;d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高的风险因素。不仅仅是因为需要花的钱巨大,还因为投入进去可能没有有效的结果。因此,在过去的几年里,只有极少数公司投入了大规模的研发;d用真金白银。这不仅需要公司稳定的现金流作为支撑,更需要管理层对这个方向和轨迹的坚定信念。2020年,陈明永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提出,OPPO有一个正直的理想主义者的内心信念。常陆说,OPPO从骨子里认可创新的力量,比如蓝光DVD、MP3、MP4、美颜手机、快充技术、传感器四合一聚合算法、Mariana自研芯片等,都是OPPO之前创新带来的爆款。另外,公司的规模和体量已经达到可以支撑研发的阶段。d投资。中国手机厂商以前注重技术整合,但很多技术不容易买到,而且很多技术诉诸供应链时,相关合作伙伴可能还没准备好。2018年以来,中国国产手机开启了进攻高端市场的号角。但由于高通芯片和安卓系统过于同质化,冲击高端的目标很少实现,高端市场已经被苹果手机蚕食。“在这个时期,向上突破的唯一途径就是技术创新,好像没有别的了。如果你想往上爬,你必须突破天花板,”常陆说。就这样,OPPO投入了数百亿美元,开始了理想主义者的科技冒险。长期活动家的坚持胡元林,OPPO热设计工程师,上海交通大学热物理博士,曾经在——的职业十字路口徘徊,在高校做研究,发论文,成为令人羡慕的高校老师,或者在企业把研究转化为成果。企业短期压力力,空中楼阁的研究,加班文化,血汗工厂,都曾经让胡院林的同学对企业望而却步。然而,在OPPO工作后的胡院林却认为,OPPO研究院是“工程师乐园”。首先是没有短期考核。胡院林刚入职OPPO时,还有半年一次的考核。然而如今,OPPO为了鼓励研究院心无旁骛坚持做长期研究,将半年考核都取消了,只在年中的时候给一个综合的考核评价。其次,是科研部门的足够扁平化。跟很多大公司不一样的是,“普通工程师的观点,可以被你的老板,甚至CTO听到,我感到了被尊重”,胡院林说。另外,OPPO研究院在项目推进过程中,会给专业深度的责任人非常大的话语权,不会强行要求做事,也没有在没有充足逻辑和理由下质疑研究者。对于OPPO长期主义的变化,前OPPO达芬奇实验室负责卢建强感触颇深。作为OPPO第一代先行技术的研究者,他曾屡次经历挫折。2016年,卢建强主导了行业首个手机云台的开发,但因为不符合当期产品未被采用;2017年,行业首个5倍变光技术,也因为类似原因未被采用;2018年,行业最早立项屏下指纹技术,但在当时也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被采用。“那时候我的研究还会被当做反面教材来批评,但是现在研究院没有年终考核了,后顾之忧解决了,技术应用方向延展了五年以上”,卢建强说,现在公司愿意为战略性投资烧钱了,他感到非常欣慰。如今的卢建强作为研究院创新产品孵化平台的负责人,给予他管辖的研发人员的空间很大。“有工程师说对屏下摄像头技术感兴趣,也有说对AI算法感兴趣,我就说你去做吧。我们做事不是必须按照日程表,也不会赶1-2个月的进度,而是带着科学家一起碰撞讨论出来,按照自己的节奏把控”。谢红斌也说,OPPO的博士有些是偏学术的,有些偏理论研究,有些偏基础研究,但都不会影响他在OPPO的发挥。企业做科研真正的成就感——在产品上结果OPPO给科研成果定的策略是“为产品提供技术货架”,然而对于OPPO的科研人员来说,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将技术用在产品上,研发的技术被产品批得一无是处是常有的事。科研的自我感知和产品应用的现实性,也是企业研发永恒的矛盾。谢红斌是幸运的,他们团队研发的“人参果算法”最近被正式用在产品上。手机电池原先完成充放电800个循环后,再次充电最多只能充到标定的80%左右电量,搭载人参果算法后,充放电可以提升至1600个循环,仍然可以保持充电至80%电量,显著提升了手机电池的寿命。“曾经被产品部门无情拒绝过很多次,因为技术的角度是想刷新行业认知难点,但产品是一个商业,更多考虑技术是不是给产品带来多倍的回报”,谢红斌说。“有时候明知道工程师的技术确实有问题,但是也要帮他们吵一架”,刘畅笑着说,要保护他们的好奇心和动力,避免工程师受挫。刘畅提出,对于工程师的选择,他要坚韧且能经受得住挫折。另外他更欣赏基本功比较扎实的,研究和动手能力比较好,而不是只会闭门研究。OPPO的科研成果,正在陆续公布。3年时间,打造了马里亚纳X芯片,手机影像水平大幅提升;11年时间VOOC闪充的研发,改变了2亿人的充电习惯;4年时间,研发出看不见折痕的折叠屏手机OPPO Find N 。用更长期的眼光去看待充满不确定性的技术探索,可能的惊喜是 “沿途下蛋”,也就说是,在漫长的研发征途中,不强求具体哪只鸡,下具体的蛋,可以随机性地获取结果。就如“人参果算法” 延长电池寿命不是最开始的目标,只是谢红斌研究过程中的发现。而这项研究的最终目标还在继续探索途中。近几年,关于中国公司底层技术缺失的话题甚嚣尘上,大量像OPPO一样的中国公司,开始迈入了底层研究的征程中。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数据显示:根据初步测算结果,2021年我国全社会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投入(以下简称“研发投入”)达27864亿元,比上年增长14.2%。Wind数据显示,2021年,3967家可比上市公司研发费用支出合计11021亿元,同比增长26.23%。“未来中国一定会有那么几家公司在研发上获得成功,我们希望我们一定要成为其中的一家”,刘畅说。从公开资料中看到的是,今天OPPO研究院在闪充、5G、计算机视觉、语音语义、电致变色材料应用等技术领域已经处于世界第一梯队。5月5日,在人才市场遭遇最冷春季招聘之后,OPPO开始逆势抢人,宣布启动2022年校园和社会招聘计划,技术研发岗位将再招聘超过2000人。此次核心招聘领域涉及硬件研发、软件研发、底层技术研发(含芯片研发)等多个科技方面。 其中OPPO研究院将预计招聘300人。刘畅强调了“新时深圳信息代的板凳精神”。他表示,新时代的科研青年与前代不同,除了敢于挑战科技无人区,在工程师乐园里,他们做研发时不再是苦大仇深,不再功利,而是追求研发时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