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科技 - 百果园打“水果零售第一股” 水果和资本谁会先免费?

百果园打“水果零售第一股” 水果和资本谁会先免费?

发布时间:2022-05-11  分类:深圳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1162

文|翠鸟资本近日,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果园”)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摩根士丹利为其独家保荐人。中国鲜果连锁零售业的三大巨头“南白果、北鲜丰、西红酒”都在上市的路上。如果顺利,百果园将成为全国“水果零售第一股”。然而,在生鲜电商效率打压、社区团购价格竞争的背景下,连锁水果零售商想要找到差异化竞争的突破口并不容易。“我们的使命是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享受有果实的美好生活”,这是其招股书的第一句话。目标很高,难度系数也很高。毕竟水果的自由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容易。01江西夫妇掌舵1968年,余慧勇出生于江西德兴。1991年从江西农业大学毕业后,进入江西省农业科学院,从事细菌的研究。当时改革开放浪潮激荡,余慧勇决定离开“铁饭碗”,南下深圳淘金。1995年,余慧勇被聘为深圳爱迪绿色食品公司经销经理。当时深圳水果市场卖的进口红藤条都很贵。余慧勇亲自到山东进货,把国内物美价廉的红富士卖到深圳。为了吸引顾客,余慧勇承诺送货上门,并在全市设立了27个网点。这种销售模式非常成功。2001年,爱迪公司实现销售额近亿元,余惠勇本人也成为深圳果业有名的“销售大王”。正是这段职业经历,让他看到了水果连锁行业隐藏的商机。当时国内外还没有水果连锁品牌。余慧勇又一次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他一直在想能不能搞零售,批发零售结合,然后通过连锁经营扩大规模。把水果做成麦当劳、肯德基这样的国际品牌怎么样?怀着这个理想,余慧勇拿出全部家当,于2001年底成立了深圳市百果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并把在老家当初中英语老师的妻子许叫到深圳。夫妻俩携手开了百果园第一家店。该店第一次开业时,生意异常火爆,第一个月销售额就达到41万元。为了扩大经营规模,余慧勇趁热打铁启动了加盟制,在随后的几年里,一口气开了上百家店。与此同时,百果园陷入了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坑”。松散的加盟连锁模式使得水果质量参差不齐,品牌形象大受损害。余慧勇开始反思:连锁模式的基本需求是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水果是一个极难标准化的产品;水果行业缺乏具有服务意识和管理技能的人才。百果园要想走下去,必须解决这两个问题。余慧勇马上停止了加盟模式,三年时间,把加盟商的股份全部抢回来。为了收回店面,他决定让员工来做,从零开始培养人才,甚至从日本便利店巨头7-Eleven聘请了几十个扩张团队,为他们设计了新的加盟方案。在过去的20年里,百果园已遍布中国130个城市,拥有超过5351家门店,会员总数超过6700万。是中国最大的水果零售企业。同时,在快跑的过程中,百果园背后也聚集了一批VC/PE。天眼查APP显示,2015年,百果园完成A轮融资4亿元,由天图投资领投,广发信德、前海母基金跟投,估值50亿元。这是当时中国水果连锁零售业最大的一笔投资。目前,百果园已进行八轮融资,获得天途投资、CICC资本、深创投、越秀产业基金、前海资本基金、招商资本、中信、源码资本、基石资本等知名机构投资。IPO前,余慧勇、许及其员工持股平台为百果园控股股东,其中余慧勇、许直接和间接持股超过35%,为百果园控股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公司资产负债率也在稳步上升,从2019年的25.8%上升至2022年的53.5%。盈利能力弱的2000亿营收。作为国内“水果加盟连锁业态”的开创者,百果园以“成为全球最大的果业公司”为目标。百果园提出“好吃是检验水果的首要标准”,百果园曾推出“不好吃不退货”的服务承诺,即无收据、无实物、无理由退货,这让其区别于众多街头水果摊,引领水果零售行业。不过百果园不怎么赚钱,往往有点贵。招股书显示,百果园2021年收入高达102.89亿元,但销售成本超过91亿元,毛利率仅为11.2%,净利润2.35亿元。盈利方面,百果园依然面临挑战。2019年至2021年,百果园销售成本分别为80.99亿元、80.46亿元和91.33亿元。销售成本主要是已售存货的成本,约占总销售成本的95%。2021年,已售存货成本达到87.06亿元,占销售总成本的95.3%。此外,2021年运输成本1.99亿元,占比2.2%,略低于上年的2.4%。毛利率方面,百果园2019 -2021年毛利分别为8.76亿元、8.07亿元和11.56亿元,同期毛利率分别为9.8%、9.1%和11.2%。具体来看,加盟店毛利率较低,2021年为9.2%;自营店毛利率稳定在27%左右;直销渠道的毛利率主要受水果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百果园区域代理商和线上渠道的毛利率较低,线上渠道的毛利率近两年由正转负。2019年至2020年,百果园净利润分别为2.49亿元、0.49亿元和2.35亿元;深圳净利润信息率分别为2.8%、0.5%、2.2%。净利润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从营收类型来看,百果园的营收主要来自水果等产品的销售、特许经营权使用费和加盟收入、会员费等收入。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百果园收入分别为89.76亿元、88.53亿元和102.89亿元,其中水果销售占同期总收入的95.0%。在营收构成上,百果园的营收主要依靠加盟店。2021年,加盟店营收达到81.25亿元,占营收的81.3%。%。百果园目前拥有5351家线下门店,其中仅有15家为自营门店,几乎99%都是加盟店。来自自营门店的收入仅占比0.4%;来自区域代理的收入占比为9.26亿元,占比为9.3%。值得注意的是,单看营业收入,百果园已经闯过百亿元大关。但来自外部资金的持续输血,才支撑了艰难盈利的百果园一路扩张直至冲刺上市。03寻求新增长点,难突破水果零售行业是一个高度分散的市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百果园虽然在水果零售行业市场份额排名第一,但是公司在市场中占据的份额仅为1%,而前五大参与者总共也仅占有3.6%的市场份额。据了解,在2016年获得融资后,百果园曾经提出要在2020年开出10000家店,实现年销售额400亿元的目标。但从现在公布的数据来看,“万店计划”才完成了一半,销售额更是只完成了1/4,梦想和实际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大。百果园在不断拓展新门店的同时,关店的数量却也逐年增加。2019、2020和2021年新增门店分别为928家、695家和865家,关闭门店则分别为166家、249家、379家。招股书解释的闭店原因,主要是市政建设及疫情影响导致部分地区的商业区改造或重新规划,使得部分门店的房租无法续约;个别门店经营不善也是闭店的原因之一。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肉眼可见的线下门店的增速已经放缓。因此,目前百果园正从传统线下模式转型至线上+线下模式的过程中。在线上方面“赚钱难”一直以来是个比较大的问题,不同于线下规模化优势,在线上发展生鲜零售业务也将对供应链、仓储和物流等环节提出更高要求,产生更多运营成本。以百果园扩充的肉禽蛋品、蔬菜海鲜、粮油酒饮等类目为例,配送时效为次日达,比起那些可以即时配送到家的生鲜电商头部玩家,显然没有什么竞争力。数据能说明这个问题,百果园线上渠道的毛利率由2019年的2.8%减少至2020年的-4.9%。与此同时,2020年前后社区团购涌入这一赛道,也阻碍了百果园这类水果连锁零售商的发展。为了应对,百果园在2020年推出了社区团购品牌「熊猫大鲜」,但「熊猫大鲜」却严重拖了百果园毛利率的后腿。在市场拓展屡屡不力中,百果园开始拓展一线城市以外的低线市场。招股书披露,百果园在一线城市门店数量占比在下滑,从36.8%降至33.8%。与此同时,收入贡献度也从49%下滑到45.7%。对此,百果园在招股书中解释为,将继续渗透一线及二线城市,同时到更多低线的城市探索市场机会。但从目前可以看出,高收入的一线城市消费者仍然是百果园营收的最重要来源,“高端水果”在下沉市场的吸引力,并没有那么大。除了扩张门店,百果园还多次参与股权投资,包括投资水果产业智能化生产管理服务商智果科技、农业互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慧云信息,公司还在2021年参与投资工农业无人机研发商极目机器人。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百果园参与社区团购平台同城生活的pre—A轮融资,但该公司在去年宣告破产,成为社区团购赛道首家倒下的平台。另外,百果园从2018年还尝试做起了付费会员生意。招股书显示,百果园当前会员数6700万,其中只有78万名付费会员。“会员店”计划显然不太成功,到2021年,百果园收入了0.7亿会员费,占比不到1%。到目前为止,卖水果依然是百果园的收入支柱,水果领域外谋求突破目前还未找到有力的突破口。此次并不是百果园首次传出上市的消息。2020年6月向中国证监会国际部递交材料,启动赴港上市流程。同年11月,百果园又与民生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如今,百果园开启了港股上市的冲刺。但其实百果园选择此时上市,并非是一个很好的时间点。去年下半年开始,港股市场开始持续下跌,无论是互联网公司还是实体零售企业,市值都较高点跌去大半。百果园此时上市,除了融资为下一步的业务做资金储备之外,估计股东退出的压力也是其中一方面的因素。余惠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万店计划没有变化。他希望有一天,百果园能占到中国水果零售行业10%的份额。如果按此目标计算,百果园的体量要比现在扩大10倍,而前文我们已经说了,行业前五大参与者总共也仅占有3.6%的市场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