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新闻 - 守望自救!疫情下 厨师们的真实生存状况

守望自救!疫情下 厨师们的真实生存状况

发布时间:2022-05-12  分类:深圳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6319

疫情改变了餐饮业。今天,我们来关注一下餐饮行业的厨师。让我们来看看疫情下在后厨辛勤工作的厨师们的“人间故事”。疫情改变了餐饮行业,也改变了在厨房辛勤工作的厨师们。不可否认,疫情加速了餐饮行业的改革,改变了餐饮行业。突如其来的变化之下,在厨房辛勤工作的厨师们,也承受着时代的“重压”。来自深圳的栾师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因为疫情,他已经换了好几份工作。此前,栾师傅在深圳某星级酒店做过宴会厨师。疫情直接影响了酒店的生意,栾师傅最终因为调薪带来的生活压力从酒店辞职。但离职后,栾师傅的工作受到疫情影响,工作始终处于不稳定状态。点击播放GIF 0.0M图片来源:红厨房网图片(企业供图,Yangguang.com发)受深圳疫情影响,栾师傅目前只能在家闲着。栾师傅说:“我本来以为厨师的岗位不缺。结果我失业三年了。几次转行确实很难,但是苦于之前其他技能的积累。好在深圳的疫情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之前只能打零工,后来要认真正式找个好单位。”疫情之下,很多厨师都像栾师傅一样被迫失业。运气好的话,可能会拿到一部分工资。运气不好的话,餐厅关门了,就需要另找工作了。老王说,他是疫情的直接受害者。每次疫情来了他都失业,三年内他失业了三次。现在他每天呆在家里提心吊胆,养家糊口的压力让他每晚都睡不着。年轻厨师小曲很理解老王的心情,因为他也面临着老王的困境。小曲做了13年厨师,他做了5年厨师。疫情发生前,他已经升职了,但因为疫情,升职无望,收入一落千丈,几乎负担不起日常生活开支。失去收入来源会导致很多问题。轻者是生活质量的下降,重者会受到很大影响。为了生存,一些厨师选择了转行。图:红厨网供图(企业供图,Yangguang.com发)厨师陈骁就是其中之一。在关于自己转行经历的vlog中,厨师陈骁说:“我从事厨师行业已经10年了。因为疫情,收入减半,一个月只赚3000。但是生活压力大,我只能选择去工地刮瓷,因为我的工资一个月能挣6000块。”李师傅也选择了转行。江苏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失业在家,每个月只能拿到基本生活费。因为生活压力大,他不得不转行做送餐员。“做送餐员,一个月能挣8000左右。好的时候,努力的话一个月能挣一万多。”李师傅说。疫情影响了厨师的职业和创业厨师。北京的唐师傅说:“几年前,我攒钱投资了一家餐厅,结果疫情来了,损失很大。原计划2020年底回家的婚礼也泡汤了。”直播,创业,兼职,厨师的自救之路疫情下,很多厨师都很艰难,但是大家都没有自暴自弃,很多厨师开始自救。或转行短视频或坚持创业,收获了职业生涯的第二春。厨师阿东在北京做厨师多年。由于疫情,2020年整个行业都会不景气。短视频的火爆让他萌生了做自媒体的想法。“从前期准备开始,拍摄和剪辑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一开始很难,现在很多东西都需要学习。作为一名厨师,对文案和剪辑一窍不通,但也没办法。我必须做点什么。”点击播放GIF 0.0M图片来源:红厨房网图片(企业供图,Yangguang.com发)阿东说他每天早上8点起床,保证每天能拍3个菜,然后利用晚上的时间剪辑。经过近15个短v 阿东说,目前每个月好一点的时候,能实现月入三四万。“做短视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才刚刚起步,但是做短视频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收获。以前我觉得做厨师拿工资就够了,现在我有了更大的野心和目标。”相比阿东,刘强的短视频之路似乎更顺畅。刘强是中国烹饪大师,中国烹饪协会会员,中国金厨奖获得者。已经上了《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在《吉祥年夜饭》103010等节目中惊艳亮相。2019年,刘强与短视频结缘,在隔壁厨房APP通过直播与粉丝互动,后来又上了录播的收费课程。因为前期的积累和自身人气的加持,疫情期间,刘强短视频迎来了大爆发。点击播放GIF 0.0M图片来源:Tik Tok“我爸我儿子的好菜”截图(企业供图,央广网发布)。疫情期间,刘强和他的师傅高炳义在阿Aauto Quicker建立了一个名为“我爸我儿子的好饭”的账号。“我爸我儿子的好菜”发布的视频聚焦鲁菜教学,专做百姓家常菜。这个账号短短一年就积累了667万粉丝,直播有1000多万元。在一次采访中,刘强曾透露“视频拍摄的成本比较低,不需要太多的人力。你只需要准备好食材,设置好机器就可以启动了。相对来说,启动快,成本低,效果好。”除了做短视频和自媒体,很多厨师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获得了不错的收益。今年36岁的老刘做厨师已经20年了。疫情期间,他丢了工作,就试着送食物。但是因为县城不大,外卖订单不多。“送了一天货,我只接了五单。每个订单提出4元,才20元。底薪800块一个月,收入太低了。”最终,老刘选择了重操旧业,但当时还没有餐厅招厨师,于是老刘充分利用所学,摆起了地摊卖烤串。“第一天,我卖了10串,赚了30元。第二天卖了20串,收了60块钱。生意惨淡到我都快被现实压垮了。”但经过一个月的坚持,随着各地地摊经济的火热,老刘所在的小县城也放开了地摊限制,晚上的街道热闹了许多,老刘家的炸摊生意也慢慢好了起来。之后,老刘的生意渐渐走上正轨,每个月有6000元左右的地摊收入,和一个厨师基本持平。山东淄博30岁的厨师李宁也在一个摊位上卖煎饼果子。他说,每天从早上5点到8点,4个小时能卖出几百件产品,收入比之前上班的时候高很多。家住兰州的刘师傅在疫情期间选择开了一家。家炒菜店,虽然刚开业没人气,但是在不断地调整下,反而在疫情期间实现了收入倍增。“当时因为疫情,我们旁边的几个饭店都没开门,但附近好几个大型工地都复工复产了。我想着反正生意也不好做,就加大了饭菜的量。没想到完全符合了工人饭量大的胃口,加上我们的价钱也相对实惠,生意也渐渐好了起来。”闫师傅则是在大学食堂工作之余做兼职。“我在学校食堂做大厨,领的是财政工资。去年我还兼职了饭店一份工作,两份工加起来除了五险,还是有过万收入,这在我们这五线小城算是很好了。而且我每天从单位打包的饭菜就基本解决了一家人的伙食费用。”做志愿者、做骑手、送爱心餐,疫情下厨师有大爱虽然厨师群体受到疫情影响很大,但是在积极自救的同时,不少厨师也在尽自己的所能来回报社会。厨师梅凯林今年26岁,他是一个2岁孩子的父亲,在武汉做了3年厨师。3月底,上海疫情加剧,这让他回想起两年前的武汉,他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于是,他辞去了厨师的工作,决定到上海做骑手,为更多人提供帮助。在上海做骑手的半个月时间里,他给很多需要帮助的人送去了物资。“我每天七点多起床,吃过早餐打开系统,会发现已经有很多订单在等候。我会根据市民需求紧急程度,以及地址的远近来判断送货先后,然后开始送货。我每天要接100多单,接打一百多个电话,基本要忙到晚上11点多。”虽然工作很辛苦,深圳信息梅凯林却很自豪:“当初来上海,是想帮助他人,事实上,我既帮助到了别人,自己也获益匪浅。”厨师梅凯林在上海送餐,而在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峨山镇里,王庄村村民赵正飞正在骑着电动、自行车去超市买饭、买菜,为村里疫情防控卡点的防疫人员做可口的午餐。今年42岁的赵正飞在王庄村从事流动家宴生意,练就了做饭、炒菜的好手艺,为人和善的他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好人,谁家有困难,赵正飞都会伸出援助之手。在疫情期间,赵正飞更是自己掏钱买饭、买菜,为昼夜奋战在防疫一线的党员干部、志愿者们做“爱心餐”。赵正飞说:“我就想慰问一下这些疫情防控人员,也许我的力量很微小,但萤火虫也有光芒,聚在一起,就能战胜疫情。”而在2020年疫情暴发初期,江苏扬州的杨大青和李维芳夫妻二人则选择在疫情期间主动承担起疫情防控的后勤保障工作,为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的上百名工作人员制作盒饭。点击播放 GIF 0.0M图片来源:红厨网摄(企业供图,央广网发)在做志愿者的一个多月,夫妻二人在保证卫生、营养的前提下变着花样把盒饭做得色香味俱全,让各个防控检查点上的工作人员吃得可口、放心,为疫情防控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其实,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还有很多厨师或坚守后厨为抗疫归来的人提供热饭热菜,或制作免费盒饭送一线工作人员食用……穿白大褂的不只有医生,厨师也是。他们用自己方式,“治愈”了大家。结语一场疫情,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也改变了很多厨师的人生。有的厨师,因为疫情失去了工作和爱情,但更多的厨师在疫情中获得了成长,锻炼了坚毅的性格。困境,可以磨灭人,也可以磨练人。愿你我在这场磨练中,能化茧成蝶,迎来春暖花开的那天。最后,希望疫情早点结束,所有的厨师朋友都能获得更好更光明的未来。(特约撰稿:红餐网陈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