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新闻 - 大城市要建“15分钟核酸采样圈”!这个账号有多神奇?

大城市要建“15分钟核酸采样圈”!这个账号有多神奇?

发布时间:2022-05-14  分类:深圳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9243

虽然涉及几亿人的常态化核酸是免费的,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还是医保或者财政买单。文|开封“500元-1000元/天,8000-12000元/月,含住宿和年终奖”……近日,多地急招高薪“核酸采样器”的新闻不断刷屏。这背后,国家卫健委指出,要建立大城市15分钟步行的核酸“采样圈”。这意味着,来自深圳和杭州的48小时或72小时常态化核酸检测正在成为标准。虽然涉及几亿人的常态化核酸是免费的,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还是医保或者财政买单。这个账户有多大?各大城市买得起吗?01归一化核酸检测,在路上。上海有9900多个采样点和16000个各种核酸的站点。杭州将设立10000个免费核酸采样点,工位超过16000个,全市日均采样人员达到8000人以上。在武汉,广泛按照步行时间不超过15分钟、排队时间不超过30分钟设置便捷采样点,按照每72小时一次的频率组织开展核酸扩增检测。太原市有2000多个核酸采样点,市民外出公共场所需要提供5天内的核酸证明。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至少有10多个城市开始大规模铺设核酸采样点,构建步行15分钟的核酸“采样圈”。其中有以上海、深圳为代表的一线城市,以杭州、武汉、太原、南昌为代表的二线城市,以盐城、淮南为代表的三四线城市。以常住人口测算,一般核酸采样点与人口的比例约为2500-3500人/人,大致按照1:1.5的比例匹配核酸采样人员。据测算,仅考虑城市人口,全国将至少新增75万个检测点。因此,至少需要一百万个核酸取样器。当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有同样的疫情风险,也不是所有的城市都需要密集的常态化核酸,也不是每个城市都负担得起这个价格。这次是针对“大城市”。毕竟大城市人口密集,社会交往频繁,动不动就封城代价极高。通过规范化的核酸检测来对冲静态管理的关闭成本是现实合理的。大城市一般指一二线城市。目前中国一二线城市总人口约5亿人,其中重庆超过3000万,上海、北京、成都超过2000万,广州、深圳、苏州、天津等10多个城市超过1000万。是一二线城市定义的。据东吴证券测算,如果要保证48小时核酸检测,全国共需要73万采样人员。02 15分钟核酸检测圈我们要交多少钱?正常的检测,不仅是检测试剂的成本,采样亭的采购成本,还有人工成本。东吴证券做了详细的计算。如果严格按照核酸48小时,每年的支出可能高达1.45万亿元;72小时核酸,年支出9800亿元;核酸一周一次,年支出4200亿元。如果将核酸分为高危、中危、低危区48小时、72小时、每周一次,总支出约6670亿元。按照精细化管理6670亿元的支出计算,这笔支出相当于2021年全国GDP的0.58%,全国财政收入的3.25%。相比医保支出,更直观。2021年全国医保支出2.4万亿,归一化核酸最低支出相当于医保的25%左右。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不是每个城市都需要雄厚的财力。该国不同地区之间存在明显的经济差距。西部和东北地区需要大量的转移支付来维持基本运转, 当然,除了中西部一些薄弱的省会城市,一二线城市一般都是财政净贡献者,对常态化的核酸检测支出有一定的阻力。据测算,一个500万人口的城市,每年的常态化核酸检测费用加上各种支出约为100亿元。这笔钱对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和强二线城市来说可能不是问题,但对于中西部弱省会来说不能说不是一笔巨大的支出。2021年,全国只有17个城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超过1000亿元,超过500亿元的城市不到30个。中西部一些省会城市财政收入只有200-300亿元,在数十亿的常态化核酸支出面前,势必捉襟见肘。雪上加霜的是,广东、上海、北京等地作为国家财政转移支付的“大牛”,都遭受了疫情冲击,这也将影响对中西部地区的支持。同时,在疫情影响、减税降费退税的大背景下,一些经济强市财政收入大幅下降。深圳市财政局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1-4月,深圳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309.8亿元,下降12.6%。其中,4月份月收入下降约44%。富裕的城市还是自己照顾自己。落后地区如何保障?增加地方债的发行可能是途径之一。抗疫专项国债是否会重出江湖也备受关注。04常态化的核酸检测成本很大,但是封城损失更严重。如果常态化核酸检测的成本低于封城,对保证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行是有意义的。封城要多少钱?东吴证券对此做过分析,假设一个城市的经济体量相当于上海。由于奥米克隆的高传染性,假设每个月实施部分封锁的城市的经济规模平均占GDP的20%左右(这个数字在4月份超过了40%)。一个月内封城两周的经济成本为1568亿元。这个数字可能看起来不那么直观,一些城市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可能更能说明问题。2022年一季度,长春地区生产总值1334.83亿元,同比下降12.5%。三大行业增加值全线负增长。这是中国唯一一个负增长的前50城市。(参考《太难了!这是唯一GDP负增长的省会》)要知道,长春3月初就遭遇了局部疫情,而3月11日采取的是静态管理。也就是说,第一季度,第一季度对长春的直接影响不到一个月,但对季度GDP总量的影响超过了10%。这可能与深圳的经济和工业旅游周期有关,3月份一般是大项目动工之际,疫情造成的停工停产影响就更为严重,但也足以说明封控的代价。所以,如果常态化核酸,能打破一些城市动辄一刀切静态管理的思维,让整个社会都能正常流动起来,不失为折中选择。当然,告别核酸、摆脱疫情,才是我们最终的希望和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