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科技 - 广东夫妻撬锁占屋 丈夫脑梗去世 妻子向失主索赔上百万医药费

广东夫妻撬锁占屋 丈夫脑梗去世 妻子向失主索赔上百万医药费

发布时间:2022-06-17  分类:深圳科技  作者:admin  浏览:1354

进门的一幕让刘女士猝不及防。2019年2月的一天,在深圳工作的刘女士请了几天假,打算去广东惠州把购买了两年多的房子租出去。途中,刘女士回房间,在家门口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打开门的一瞬间,刘女士发现眼前的家和两年前离开的家完全不一样了。房间很乱,有很多旧家具、衣服、锅碗瓢盆等。凭空而来。她不仅发现了多余的东西,还发现卧室里有一个男的在打扫卫生,一个女的在玩手机。他们就像夫妻一样。刘女士打开了门。刘女士再三确认自己没有走错房间。她看着这一男一女,问道:“你们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为什么在我家?”那人答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刘女士说:“你没看见我手里的钥匙吗?这是我买的房子。我用钥匙进去的。你是谁?”那人根本没拿这个。他提高了声音:“这年头有钥匙真是太好了。”也许我没锁门,你就推了进去?你说这是你的房子。有什么证据吗?“一年后,远在深圳的刘女士居然收到了惠州的传票,因为住在自己房子里的女人把自己告上了法庭。争吵现场房间里的一男一女是谁?占她房子的女人为什么要把刘女士告上法庭?法院会如何判决?这真是一个颠覆的案例,事情还得从头说起。刘女士出生在广东省的一个偏远农村,从小父母就重男轻女,这也导致了刘女士上初中的时候,父母以家里没钱为由不让她继续上学。从小成绩不错的刘女士知道家里不是没钱,而是把所有的钱都存起来作为给弟弟的彩礼。刘女士怨恨自己的家庭,但又无可奈何。她辍学的时候,村里年轻人流行去大城市打工。刘女士在没有咨询父母的情况下,独自来到了附近的大城市惠州。因为刘女士学历不高,做的是最累最重的粗活。她每天要打好几份工,休息时间很少。刘女士用兼职充实自己的生活,因为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她无处可去。每当她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她就会想,一定要靠自己的双手在城市里安个家,自己挣钱自己花,不受父母束缚,是刘女士最高的梦想。因为刘女士很勤劳,很能干,很节俭,每次工作都把工资存起来,从不乱花钱。在几年的工作生涯中,刘女士攒了一大笔钱。看到银行卡上的金额,刘女士很开心。她知道她不能把手里的钱告诉父母,因为他们会把她辛辛苦苦攒下的钱都拿去给弟弟。外出打工,刘女士想到了一个保值的办法,就是买房。她以为既然出来工作了,就不回去了。不如用她赚的钱在惠州定居,这样她就更有动力工作生活,房子也能保值住进去。抱着这样的想法,刘女士每天还是打几份工,闲暇时去看房。好事多磨。刘女士看中了一个新开发的楼盘,价格好,环境好,距离也近。于是刘女士咬紧牙关,把工作五六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买房。买了房子就要装修。装修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此时惠州的就业市场已经饱和,工资不增反降。这让刘女士非常头疼。她用所有的钱买了一套房子,甚至向老板借了一些。现在市场不景气,刘灿甚至连温饱都没有。她怎么会有闲钱装修房子呢?看了房子,和刘女士一起出来工作的女生说要去深圳发展。女生说深圳现在发展很快,经济形势极好。在深圳一个月的工作,在惠州能挣三四个月的钱。其他女生都去了深圳,她们都劝刘女士一起去。 刘女士想走,但一想到房子还在惠州,就不想走了。过了几个月,当看到去深圳打工的姑娘们都穿上了名牌衣服,去了高档酒店,刘女士感动了。她辞去惠州的工作,咬紧牙关去了深圳。她走的时候想,等赚够了装修的钱,再回来装修房子。就这样,刘女士上了去深圳的火车。刘女士处处勤劳能干,口碑很好。她去了深圳后,即使收入不菲,但还是一天打好几份工,为房子装修攒钱。终于在坐火车去深圳两年后,刘女士攒够了房子装修的钱。她向老板请了几天假,打算回去收拾一下自己的房子,为以后的装修做准备。2019年2月的一天,刘女士回到惠州,打开自己的房子后,开盘现场出现了。她环顾房间,看到一男一女正在卧室里睡觉。一男一女被刘女士的动作惊醒。她看着这一男一女,问道:“你们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为什么在我家?”他们反而惊讶地问:“你是谁?你凭什么说是自己的房子?”刘女士说:“我是这个房间的主人,这个房子是我买的。房产证上也写着我的名字。”在女人睡觉的时候,房间里的男人意识到房子的真正主人回来了,但他的心思一转,他假装很平静。他看刘女士是个带外地口音的小姑娘,就把她拉到一边。卖家很惨的说:“我们是一对有病的夫妻,儿子女儿都不想养我们。我们被赶出家门,无处可去。我们意外地发现你的房子是空的。我们观察了很久,发现没有人来住,我就用铁丝撬开门,住了进去。”刘女士听后很生气,但看到床上的男子一瘸一拐,女子不时咳嗽,心就软了。她说:“我不在惠州很久了,但你不能撬开我的门住进去。还有正义吗?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住在这里。咱们签个租房合同,你每个月按时给我交房租,我就让你住在这里。”空屋人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变了。他补充道,“我们都在老骨头里,在那里没有地方,也没有钱。如果你要求我们搬出去,我们就没地方住了。这不就是我们必须死的原因吗?你家破房子全是水泥,基本装修都没有。你怎么敢问我要租金?说你是这个房子的主人,拿出房产证证明你是这个房子的主人。”刘女士对男性态度强硬,房产证现在不在自己手里。她怕过一段时间就关不了场了。阳刚之巅,另一边是两个人,只有一个人处于弱势。想到这里,刘女士离开了家。。由于房产证在深圳没有拿回来,刘女士也没有想到会碰到这种事情。于是刘女士离开房子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惠州房屋管理局打印自己的房产证手续。拿着房产证手续,又去了公安局报案。报警回执接待他的公安人员听到刘女士描述的事情匪夷所思,他没有想到现在都21世纪,还有这种抢占房屋的事情。在公安人员的陪同下,刘女士又一次踏进了自己的房子。这一次由公安人员出面和这对夫妻进行交涉。有了公安在,这对夫妻的态度比上一次温和了很多。在公安的询问中得知,这对夫妻在在这住了两年多,也就是说,刘女士离开惠州不久后,这对夫妻就抢占了刘女士的房屋,住了两年已久。刘女士听见这对夫妻住了两年后再也憋不住了,她大声斥责到:“你们这对不要脸的,我攒了很多年钱才买下这个房子,为了装修我又去别的地方打工。你们住了我两年的房子,整个房子乌烟瘴气垃圾成堆,我好好的一个新房被你们糟蹋成这样,你们得给我转房租,还得赔我钱。”公安交涉说完,刘女士求助在场的公安人员。但让公安人员头疼的是,虽然这对夫妻蛮不讲理,侵占别人房子是事实,但是公安不能暴力执行,只能两边都做工作,让双方各退一步。刘女士那边表示自己可以不追究这对夫妻,只要这对夫妻能立马搬出去。但是这对夫妻的态度很强硬,他们表示自己无处可去,如果刘女士和公安们想让他们送死,可以现在把他们赶出去。公安面对这对夫妻也是非常无奈,第二次的交涉无疾而终。下楼之后,公安给刘女士提出一个建议,他告诉刘女士这种情况可以去法院起诉,因为这对夫妻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侵占罪。只要刘女士能提供房产证和购买房子的证明,那么刘女士一定稳赢。公安给女子提建议刘女士认为公安的建议可行,但是刘女士只请了几天假,而且去法院起诉不仅时间长,还要花一笔钱,刘女士此时犹豫了起来。第二天,她打算最后和这对夫妻最后交涉一次,如果交涉不成功,自己就去起诉,不会再心软了。令刘女士没有想到的是,当她第三次独自一人打开房间的时候,发现这对夫妻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这对夫妻的家具和各种生活用品。这可把刘女士高兴坏了,她觉得这对夫妻还是有基本的礼义廉耻,终于良心发从自己的房子搬走了。搬走虽然房间已经被这对夫妻折腾得不像样子了深圳新闻,但两尊大佛能离开,刘女士就没有计较房子脏乱差。她连夜收拾自己的房子,并且还找人换了门锁,加固了防盗窗。由于刘女士只请了几天假,马上就要返回深圳了,但刘女士还不放心。她怕那对夫妻发现自己走后还会偷偷回来住,于是刘女士又在门口安了一个摄像头,与自己的手机连线。万事大吉之后,刘女士又去了深圳,刚去深圳的那几天,刘女士每天都会打开手机看惠州房子的动静,好在一切太平。那对夫妻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房子门口。就在刘女士以为自己心结解开的时候,这对夫妻给刘女士带来了更大的麻烦。2021年4月30日,刘女士在深圳收到了一张传票,是惠州市法院给自己寄来的。传票刘女士看见信的那一刻百思不得其解,这封信并没有寄错,上面有完整的个人信息,但是自己这一年半载没有惹出麻烦,没有官司缠身,为什么会收到惠州法院的传票呢?要想知道原因,就得拆开这封信。刘女士拆开信后,看到信中的内容十分震惊,原来自己被一年多前侵占自己房屋的夫妻给告了。原告表示,因为因为房子问题,刘女士和他们发生过吵闹。而在发生争吵后的18天后,非法居住的男子因脑梗去世。他们认为男子的去世和刘女士有直接必然的联系,如果不是刘女士与该男子发生激烈的争吵,那么这位男子就不会引发高血压,如果不引发高血压这名男子就不会在日后的18天内身体不舒服,最后直接脑梗去世。脑梗去世男子的妻子及亲戚因为男子去世把刘女士告上了法庭,还向刘女士索赔151万元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刘女士看见索赔151万元的时候冷笑一声,她心想,当初这对夫妻非法霸占自己房子的两年多,自己最后不想和他们计较,没让他们赔钱,没想到这对夫妻倒打一耙反倒讹起自己了。既然坏人作恶多端,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想到这里,刘女士顾不上深圳的工作,连夜回到惠州,将事情经过写在了反诉状上,并要求对方付入住两年多的房租。快到开庭前,刘女士都以为自己稳赢,还觉得自己能拿到两年的房租。但是法院的行为浇灭了刘女士的自信心。反诉状由于刘女士不懂法,所以她认为是对方非法居住自己的房子为先,男子去世其妻子告自己为后,所以刘女士将两件事放在了一个案子里讨论。但法院并没有受理刘女士的反诉状,因为在法律层面上,诉状与反诉状虽然是前后因果,但不是同一种法律关系。也就说,法院不能将诉状与反诉状一起处理。法院不受理的消息让刘女士慌乱了起来,法院只看重男子去世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刘女士打听到这类案子的处理结果大多按照“公平责任”原则。也就是说,若原告和被告都没过错,但受害人确确实实遭受到了伤害,那么按照“公平责任”,被告人刘女士也需要支付部分赔偿金。法院判决现场刘女士无法接受这个决定,她决定请了律师为自己辩护,现在不在乎花多少钱,只想还自己一个清白。刘女士在律师的建议下提交了房屋侵占案的起诉状,起诉了去世男子的妻子和亲戚们。刘女士还针对赔偿151万的案子提出了管辖权异议,为下一次开庭拖延了时间。好在上天是眷顾好心人的,前后两桩案子断断续续开庭了两个多月,最后惠州市人民法院判决刘女士不需要支付任何赔偿,去世男子的妻子则需要给刘女士交纳房租。但是好心的刘女士并没有收下那笔钱,她以后都不想与其妻子和亲戚们再打交道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咨询律师判决消息出来后,刘女士已经不想回到惠州的房子里,以前认为那个房子是自己的全部,现在却希望马上出手,避免再生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