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娱乐 - 国际巨头公司 你为什么不喜欢来深圳?

国际巨头公司 你为什么不喜欢来深圳?

发布时间:2022-06-17  分类:深圳娱乐  作者:admin  浏览:6976

作者|金欣怡编辑| Linsky深圳是不是外商喜欢的城市?从总数据来看,是的。以2015年为例,这七年深圳实际利用外资金额分别为(美元):65亿、67.32亿、74.01亿、82.03亿、77.1亿、86.83亿、110.2亿。2021年甚至史无前例地突破100亿美元。与1979-2004年相比,深圳实际利用外资401.73亿美元。然而,通过分析外国投资的来源,我们发现了一些相当奇怪的地方。2015年以来,外商直接投资(FDI)前五大来源地中,除香港外,最常见的是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等离岸金融中心。新加坡偶尔在前五,而美国、日本、欧洲很少进入前五,甚至前十都不见踪影。众所周知,这些外围的金融中心,包括香港、新加坡,都包含了大量的假外资,也就是本地资本绕了个弯,然后作为FDI进来。我们知道,在2000年前后,深圳经济特区的前8位外国直接投资来源是:香港、新加坡、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泰国、德国和英国。更重要的是,近年来,深圳吸收FDI中,房地产投资往往排在第一位,服务业约占80%,而科技制造业的跨国公司却难觅踪影。为什么会这样?01家电时代,日企首选北方投资。上世纪80年代,日本家电巨头很少在中国大陆设立生产基地,而是在当地生产并出口到中国大陆。以日系为代表的外资品牌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1996年,长虹掀起价格战,激烈的市场竞争消灭了几十家企业的大部分。最后只剩下6家,分别是康佳、创维、TCL、长虹、海尔、海信,但这6家很快做大做强,把原来的彩电产能合并重组。这场价格战的一个副产品是,外国品牌(主要是日本公司)的市场份额被六个崛起的中国巨头迅速侵蚀。到2010年,外国品牌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减少到20%。在此基础上,中国彩电巨头开始进军国际市场,与日韩彩电企业展开竞争。在这个过程中,日本彩电企业被迫在中国设立生产基地,以降低生产成本。有意思的是,康佳、创维、TCL集聚深圳后,日韩等彩电产业链巨头鲜有投资深圳的。无论是松下、东芝、夏普、索尼还是三星电子都更愿意在中国北方投资。例如,松下电器在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在中国设立合资工厂时,就选择了北京和天津。之后,松下在中国大陆设立了80多家企业(包括上海的等离子显示器厂和济南的液晶电视厂),但基本没有涉足深圳。东芝于1991年在大连设立了电视机工厂,随后在杭州设立了出口基地。东芝已经建立了33家工厂和研发中心。国内24个城市的d机构,但没有一家和深圳有关系。在那之前,东芝关闭了在中国的电器制造工厂,全部搬到了越南,而R & amp研发和精密零件生产迁回中国。夏普总部位于上海,生产基地分布在上海、常熟等地。索尼在中国的投资总额超过8亿美元,与彩电相关的生产基地主要位于上海、江西和厦门。在广东,它在中山投资了一家电视机厂,并在惠州建立了一家零部件厂。深圳是不是在广东三虎那边,外商睡不安稳?还是深圳已经成为一个不值得投资家电行业的地方?电脑时代,跨国公司在深圳来来往往,进入90年代。随着彩电市场的火热,深圳及周边地区的电脑硬件制造业也发展迅速。90年代,正是深圳被跨国公司IT巨头看好的时候。但是,现在在深圳已经很少看到这些跨国公司了。大部分都没有离开中国,虽然很多品牌电脑公司已经不再生产自己的产品,而是外包给代工公司。但是他们仍然有许多工厂和研发中心。全部居中 1995年,康柏电脑(90%股份)与四通集团(10%股份)合资成立康柏电脑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并在深圳华侨城东部工业区设立康柏全球第五家生产工厂,包括一条主机装配线和三条电脑电源线。2001年惠普和康柏合并后,深圳工厂被裁撤。惠普在上海和重庆有自己的电脑生产基地(2010年),台资精英、和硕、富士康是其代工厂。1988年,中国惠普(深圳)有限公司成立,生产集成商、医疗产品和电缆。然而,1992年惠普在北京设立中国总部后,其在中国的重心转向了北方。1994年,惠普在青岛设厂生产医疗产品;1995年在上海建立了两家工厂。打印机和计算机的生产。随后在1996年,原中国惠普(深圳)有限公司被转让给SMK公司。之后,惠普再也没有在深圳投资。戴尔在深圳设厂时,2004年迁至厦门,2005年在厦门建立第二家工厂。2010年,戴尔在厦门实现销售收入340亿元人民币。2008年,戴尔开始大规模外包电脑生产。告别深圳十多年后,戴尔于2020年在深圳设立了首个“企业解决方案中心”。在美国巨头中,IBM是深圳最有影响力的电脑公司。1994年,IBM与长城电脑集团合资成立长城国际信息产品(深圳)有限公司,IBM持股51%,长城持股49%,总投资1000万美元;1995年9月,IBM与长城开发科技合资成立了常可国际电子有限公司。IBM占60%的股份,两家中国公司分别占25%和15%,生产电脑磁头和主板。2001年,IBM关闭了在墨西哥的硬盘工厂,转而在中国生产。2005年,IBM出售个人电脑业务,继续携手长城电脑,在深圳成立合作企业——长城国际系统技术(深圳)有限公司(ISTC)。2009年,ISTC成为IBM的全资子公司,并正式更名为国际商用机器系统集成(深圳)有限公司,IBM在中国的一半投资都集中在深圳。IBM全球采购中心和全球服务执行中心的总部位于深圳。其对深圳的青睐可见一斑。联想在2004-2005年收购了IBM PC业务。后,IBM深圳工厂皆成为联想的生产基地。一直有传言联想计划关闭深圳工厂,但联想一直否认;直到2020年3月,联想投资20亿元人民币的南方智能制造基地在深圳开工,才彻底终结此种传言。日本理光株式会社于1991年1月在深圳皇岗北路投资兴建生产基地,以生产复印机、传真机、打印机、轻型印刷机及其零部件为主,投资总额达7000万美元。后又在宝安区福永街道设立理光工业园。2020年,理光关闭其在皇岗北的工厂,搬迁到东莞。03国际手机公司偏爱天津1990年代末手机产业兴起,直到华为智能手机进入全球三甲,这中间的很长时间里,在中国及全球手机市场呼风唤雨的其实是摩托罗拉、诺基亚、西门子、爱立信、索尼、三星等外资巨头们。但是很有意思的是,它们在中国的生产基地,大都有效地避开了深圳。摩托罗拉号称“中国IT界的黄埔”,中国手机研发企业群的崛起已经中国集成电路设计、测试领域的崛起都与摩托罗拉有着直接和间接的关系。1992年,摩托罗拉投资1.2亿美元,在天津开发区建立其中国生产基地。十年之后,全球9成的摩托罗拉手机都产自于这里。最鼎盛时期,摩托罗拉在天津的投资超过30亿美元,在中国的总投资额甚至一度超过大众。2001年摩托罗拉在中国销售407亿人民币(50亿美元),中国员工12000人。在中国本土采购81亿人民币。直接供应商176家,间接供应商700余家。摩托罗拉与深圳主要的直接交集,可能也就是其于2003年计划斥资75亿美元收购华为,当谈判进行到最后阶段,两位CEO交接,刚上任的CEO桑德尔认为华为的报价太高,没有意识到华为的潜在价值,于是取消了这场收购交易。据说这是桑德尔在中国市场所犯的两个重大错误之一。另一个错误是,当时中国市场正由2G向3G发展,摩托罗拉中国区没有及时推出满足市场需求的3G手机,而是沉醉于销售便宜的2G手机,最终被三星等公司吃掉中国市场份额,摩托罗拉的市占率也大幅下滑。2007年,摩托罗拉中国区业务彻底崩溃,霸主的地位由其天津邻居三星取而代之。2002年,三星电子进入中国时,同样选择了天津,甚至把工厂建在摩托罗拉天津厂区的附近。2003年,天津生产手机5000万部,占全国的25%,一时天津似乎成为中国的手机制造中心之一。当时深圳只有华强北的山寨机与其抗衡。三星电子后来将生产基地转移到惠州仲恺高新区,直至2019年撤出中国。诺基亚刚进入中国时,同样选择在华北的北京和天津设立工厂。1994年,诺基亚投资1.2亿人民币与北京邮通设备厂在北京设立合资工厂,2000年,诺基亚斥资100亿元人民币在北京亦庄建设星网工业园,吸引众多世界级的手机零配件厂商和服务提供商加入,据说该工业园2005年销售额超过700亿元人民币。2006年,诺基亚斥资4.5亿元在亦庄建设其中国总部。2008年底,诺基亚公司4条生产线落户天津市西青区,年产手机3000万部。爱立信1995年开始在中国设厂,其在中国的手机生产主要是在北京,即与普天集团合作的北京爱立信普天移动通信(2005年更名为“北京索爱普天”,索爱持股51%),后来索爱又在顺义天竺空港工业区设立巨型工厂。最高时北京生产基地年产手机达4000万部。西门子手机则于1993年在上海设产其中国生产基地。2001年是西门子手机在中国市场销售的顶点,卖出了500万部手机,在中国的市占率为13%。2005年10月,西门子将其中国手机业务卖给台资明基电通,明基将其苏州手机工厂迁往上海与其合并,但在一年亏损了6亿美元之后,于2006年底关闭上海工厂。我们能不能说,这些外资品牌手机之所以全都铩羽而归,其中一个原因是,它们没有选择深圳?选择了深圳的苹果(由富士康代工),至今仍笑傲江湖。当然这只是开玩笑。04零星的跨国公司投资笔者在回顾深圳地区在彩电、电脑和手机三大主导产品的兴衰史时,最为感慨的是,为何深圳经济特区在1990年代在跨国公司们眼里的香饽饽,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却被跨国公司们抛弃了?当然,说“抛弃”可能言过其实,2001年之后的20年里,跨国公司在深圳仍有零星的投资。零售巨头沃尔玛1996年进入中国,与当时的深国投商置(后改名为印力集团,辗转卖出,现在属于万科)合股(65:35),在深圳开设了第一家沃尔玛购物广场和山姆会员商店。2001年底,沃尔玛将其全球采购中心从香港迁来深圳,直到今年4月,沃尔玛宣布将其全球采购中心从深圳迁往印度。至今沃尔玛仍是将其中国总部设在深圳的为数不多的跨国公司之一。1991年,奥林巴斯投资2亿美元在深圳设立相机工厂,2001年,奥林巴斯深圳公司宣布增资4500万美元,奥林巴斯集团亚洲区域总部由香港迁至深圳。2018年5月,奥林巴斯关闭其深圳工厂。此外还有前面提到的,2008年,杜邦在深圳光明高新区投资薄膜太阳能电池板项目,以及旭硝子配合TCL华星光电,而在光明高新区设立的深圳信息玻璃基板项目。欧洲跨国公司甚少投资深圳,但西门子医疗似乎与深圳有缘。2002年,其进入深圳投资设立西门子(深圳)磁共振有限公司,据称这是西门子医疗全球磁共振运营体系中唯一拥有完整价值链的研发和生产基地。2013年,西门子医疗又加大了在深圳的投资力度,SSMR在原有的磁共振业务基础上,增加了AT(临床治疗)和ME(医疗电子)两大业务。当然,最早投资深圳的欧洲IT巨头意法半导体,飞利浦也是较早与深圳合作的欧洲公司。早在1980年代,其就与先科集团进行技术合作,之后2008年,飞利浦照明收购比利时“Massive”与香港誉威集团在深圳的合资公司,进入深圳,直到2016年飞利浦宣布关闭这间深圳工厂。GE也曾于2002年进入深圳。当时其在深圳坂田设立了深圳通用精细有机硅有限公司。此外德国老牌电机及周边电子组件研发制造企业德亨电机,2011年在深圳设立独资制造企业,主要负责生产BLDC电机和相关驱动泵产品。总的来说,2001年之后,特别是2008年之后,在深圳进行较大投资的跨国公司几乎屈指可数。这与跨国公司在长三角甚至中西部地区的大笔投资形成鲜明对比,也与1990年代有着巨大反差。想想看,2000年之前,日本有28家全球500强企业投资深圳,而美国也有27家,除了前述IT公司外,美国强生、施贵宝、惠尔浦、柯达、道氏等公司都曾进入深圳外资重点企业名单。被跨国公司忽视的深圳地区,却由本土民营科技巨头们打出了一片江山,并在深莞惠地区构建了中国大陆最为丰富的创新生态系统。这也许也有一定的因果关联。但有意思的是,这个地区创新网络在2014年之后,竟然又开始吸引部分IT跨国公司重新进入。当然,这回它们看中的是这地方的创新生态,而不再是20年前它们仅仅看中的是低成本制造因素。真正掀起一波重新认识深圳的风潮的,应该是英特尔。2013年英特尔执行长科再奇(BrianKrzanich)上任后,马不停蹄连续拜访深圳,不但于2014年2月将年度信息技术高峰会IDF移师深圳举行,更宣布首个智能设备创新中心落户深圳。科再奇还高调宣布英特尔将投资1亿美元,在深圳设立“英特尔中国智能设备创新基金”,用于拓展新的市场机会。2016年6月高通也在深圳成立创新中心,并在南山区成立全资子公司——高通通信技术(深圳)有限公司。2016年9月,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深圳新园区正式启用,座落于清华同方信息港,由微软亚洲硬件中心和微软移动互联网技术(中国)研发中心两支研发团队组成。同样在2016年10月,苹果CEO库克宣布将在深圳设立新的研发中心。2019年4月,埃森哲深圳全球创新研发中心落地,重点聚焦人工智能、机器人、工业X.0等领域的前沿应用研发。2019年11月,ABB开放创新中心在深圳成立,定位于全球协作和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