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圳教育 - 聚焦|深圳需要什么样的艺术节?

聚焦|深圳需要什么样的艺术节?

发布时间:2022-06-18  分类:深圳教育  作者:admin  浏览:8024

作者:罗毅,美术馆策展人兼顾问。深圳需要什么样的艺术节?被问到这个问题,我想到了德国的卡塞尔文献展(五年一次)、意大利的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两年一次,与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交替)、瑞士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一年一次)、日本的濑户内艺术节。原来这些在2020年之前的15年多里,都包含在我每年每个季度的“航班时刻表”里。我从“二把刀”(非相关专业毕业转行)成长为“专家”,都是因为多年来对这些全球核心艺术事件的浸淫,以及与其相关联的城市艺术动脉的共同成长。这些场景成为我一次又一次“搬砖”到深圳各种头脑风暴、研讨会现场的资源基地,也一直希望深圳能有这样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节。是深圳人只能回答的问题,“深双”的信心在哪里,深圳需要什么样的艺术节。原则上,要回答这个问题,我只能从我自己的专业角度,帮深圳人盘点一下与视觉艺术相关的艺术节(音乐和戏剧不涉及),然后看看中国和世界上还有哪些好的艺术节内容和模式,是深圳人可以向往和选择的。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在深圳办艺术节了。距离我上次作为策展人之一参加OCAT创意艺术节已经过去10年了。深圳现在有哪些艺术节?当然,核心还是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UABB)。UABB于2005年起源于深圳,2007年开始与香港合作(深圳为主体)。“立足于珠三角地区快速城市化的地域特征,关注全球普遍的城市问题,运用当代视觉文化的呈现方式,与公众进行广泛的交流和互动”。UABB现在是世界顶级的建筑双年展,其特点是天时地利人和。赶上了深圳和中国城市建设飞速发展的20年,赶上了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大发展的20年,赶上了几乎所有世界顶级建筑师都想在深圳设计的20年,赶上了具有国际视野的专家领军人物和理想的专业创始参与者。赶上这群人,恰好是所有世界顶级建筑师中最重要的“甲方代表”。“深双”今年已经成熟,从选择世界知名的建筑师和策展人作为策展人,到选择年轻策展人,再到今年第一年推出新人。这是“深双”的基础,也是“深双”的一个变化,让人期待。华侨城艺术街区是一种模式,但说华侨城是艺术节中的核心组织者和“创造者”还不够。主要有:深圳雕塑双年展,创办于1998年,脱胎于何香凝美术馆当代雕塑年展(一度停滞,2021年正式更名);2007年至今的华侨城-LOFT创意节;2008年推出的t街创意市集,是国内时间最固定、周期最密集、场地设施最稳定的街区式创意市集(每周两次);2011年举办OCT-LOFT公共艺术展;自2012年创办以来,华侨城-LOFT“一人一世界”讲座已成功举办21季80余场;始于2012年、以“双年展”为策展机制的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吸引了国内外近500位重要艺术家和学者,成为独立动画领域开创性的重要展览。还有2020年开始的“超级新年艺术工程”;2021年开始的Bng!儿童艺术节等等。还有华侨城-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和明日音乐节。作为运营深圳核心文化街区,将文化与地产亮点相结合的企业,华侨城比国内大部分同行都要早,也是国内为数不多敢于为深圳旅游艺术专业买单的企业,因此不仅有专门的博物馆管理部门,而且每个街区的运营者都单独投资,形成了丰富的艺术项目品牌层次。虽然规模不大,但关键是要有长期的持续性和一定的品牌效应。 专业归专业,娱乐归娱乐,各得其所。除了抢眼的KPI,坚持专业的东西,找专业的人。所以,这样的“艺术节集群”,基本上是中国“艺术文化地产”的一种模式。不仅被复制到其他区,比如光明艺术节,甚至影响到全国。南山华侨城地区还是最典型的。作为一个从无到有,由一个企业在城市中心区推动的文化集群,它其实在对标世界其他著名艺术街区方面有很大的优势。但遗憾的是,即使有何香凝美术馆、华美术馆、艺术中心等一些重要的中国艺术机构,以及一批小剧场,华侨城也没有经营伦敦南岸的泰特现代美术馆、海沃德画廊、皇后剧院、莎翁剧院等世界顶级艺术场馆,也无法与香港西九龙的M一争高下,我们从一开始就应该有国际化的视野。深圳是设计之都,它包括国家平台上的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ICIF),以及深圳最高规格的两个城市文化活动“创意十二月”和“深圳设计周”。这些都是国内城市文化事件中比较知名的。但是,好像没有全世界某个领域的人的朝圣,没有全世界人的盛会,没有广交会的全球号召力。同时,“中国(深圳)国际工业设计周”、深圳时尚家居设计周和深圳国际家具展、青年艺术周、深圳当代艺术双年展,甚至加入了全球品牌的深圳湾艺术香料节,都没有突出的存在感。应运而生的2014深圳新媒体艺术节和2020深圳湾科技艺术节还未崭露头角。所谓“应运而生”,就是深圳当下发展中对科技的重视得到了敏锐的关照,当代艺术与时代融合交织发展的状态和方向被“天下第一”的深圳人捕捉到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否一开始就有国际化的视野和野心?就像我们开始投资“深双”一样,如果选择一个方向,会影响到全球最优秀的人和机构3354还是未来可以评选出全球最优秀的人和项目?当然,退一步讲,像OCT. ——这种小范围内选择专业人士做专业工作也是不错的,只要慢慢积累,在全国建立口碑并不难。我最怕的就是找到一个篮子,把它放在无论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说到底,艺术不是艺术,筐也不是筐,造成了一堆四不同,与城市品牌无关,对大众更无效。再从当下政策中找个时髦点,年终总结的似乎有了个好“名目”,但这样的过场既不见响,更谈不上留痕,谁需要呢?又有何意义呢?“艺术节”是“泛指”,一个成功的博览会、交易会如能组织联动整座城市的展览、活动群,都可以是城市的艺术节日。不过还没有任何艺术博览会在深圳能达到“节”的效果。此刻在巴塞尔,一年一度的艺术博览会疫后第一次正常举办,让我怀念的不仅是琳琅满目的展会和盛装PARTY,更想念那些不期然在不同艺术场所或是哪个餐厅拐角遇上的面孔,怀念一张VIP卡全城免费乘车看遍全城几十场、场场都是国际顶级的博物馆展览——有些博物馆藏家仓库只在展会期间开放。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进驻香港后,我本来可以在香港感受到这样的城市艺术氛围,但2019年后的疫情时代,又让这一切化作了念想。来源 | 晶报APP编辑:陈建国